梦想文学网 > 快穿之宠爱 > 59.拖油瓶(十一)

59.拖油瓶(十一)

        白曦捏着手里的支票。

        盛夫人优雅地,  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点心好吃么?”她很矜持地问道。

        “好吃极了。”小吃货用力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甚至因为这句话,还从盛轩的身边往盛夫人的面前走了两步。

        她今天穿了一件很漂亮的小裙子,  头上别着一个精致的樱桃卡,看起来天真又可爱。

        还很漂亮。

        “成何体统!”坐在盛夫人身边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沉着脸,  用一种能把小姑娘吓哭的眼神狠狠地看着白曦,  之后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你别怕。这没用的自己找不着未婚妻,  嫉妒死他弟弟了。”盛夫人继续优雅地拆穿着羡慕嫉妒恨,  此刻嘴脸格外狰狞的盛家大少。

        盛家大少看起来很想打人。

        “明天就给你安排相亲,  不要暴躁。平常心,平常心。”

        很稳重的盛家大少他老爸,盛董事长在一旁谴责地看了自己的夫人一眼。

        “你不能因为老大找不着未婚妻就歧视他。难道谁都能和小轩一样,  下手这么快,眼光这么好么?”

        盛董事长说完这些话,  盛家大少看起来更生气了。他威胁地看着自己的弟弟,用一双很威严冷酷无情霸道的目光扫过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面前点心的小姑娘。看着这个被弟弟带回家来,直言是以后毕业就结婚的小姑娘。盛桐,盛家大少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他冷哼了一声,  把点心往白曦的面前推了推。

        “谢谢。”白曦合掌虔诚地说道。

        似乎在小吃货的眼里,能给她点心的盛家大少是个大大的好人。

        盛家大少看起来十分郁闷。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盛轩已经不耐地把小姑娘给拉到一旁坐下,再想想自己明明作为大哥竟然到了现在还结不上婚,  只觉得心里的苦水恨不能弥漫到了天上去。

        他是盛家的继承人,  是未来的掌舵人,  很英俊,很有霸道总裁的风范的,随口的一句话,就能不用等到天凉就叫王氏破产的那种。可是谁知道,这么完美优秀的男人,竟然到了现在还孑然一身,反倒是小小年纪的弟弟已经找着了喜欢的姑娘,从此踏上了人生的巅峰成为人生赢家,不必担心日后晚景凄凉。

        盛家大少真想问问这个世界。

        自肺腑的。

        这个世界是不是霸道总裁不值钱?

        “大哥羡慕我,说明我的眼光好。”盛轩得意地看着白曦啃点心挑眉说道。

        如果是一个盛桐看不上的姑娘,盛家大少绝对不会多看一眼。

        霸道总裁一向走冷酷霸道风的。

        “哼!”盛桐没有否认。

        他很少会看到如同白曦一样有着一双清澈干净眼睛的小姑娘。而且他的眼神好使得很,白曦仰头看着盛轩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睛的深处仿佛有星光在闪耀。

        她是真的认真地在和盛轩相爱,对于盛桐来说,这才是他对白曦刮目相看的理由。小小的精致可爱的女孩子,天真单纯,还喜欢弟弟,这样的小姑娘没有道理会不心生好感。而且盛家大少已经听到家里人很多次在谈论白曦。

        盛轩的嘴里,她是小天使。

        盛至的嘴里,她是个野心勃勃的拖油瓶。

        盛家大少毫不犹豫地相信了盛轩。

        至于盛至的那些坏话,在盛桐的眼里,更是白曦的确很好的佐证。

        盛至眼睛瞎,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盛家大少看着对自己眨了眨眼睛的白曦,看她正用很惊叹的目光看着目光炯炯的盛董事长夫妻,翘着腿坐在一旁不说话了,许久之后侧头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的父亲母亲,冷淡地说道,“既然都已经开始交往,还是有个明确的身份才好。盛至不是说要和夏家那丫头结婚?等他们高考之后,一起先结婚。您觉得怎么样?”

        如果可以,盛家大少真想把弟弟那张可恶的炫耀的脸给踩进地里去。

        天知道,大少是在用怎样心酸的心情建议两个弟弟一块儿走进婚姻的殿堂。

        殿堂的大门咔擦一声,把大少拒绝在外。

        一想到以后盛家家里只有自己一个没有结婚,霸道总裁就默默地生气。

        “挺好的。”盛董事长威严地说道。

        他扫过嫉妒得脸都黑了的长子,又看了看恨不能日天日地的老三,深深地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可爱的儿媳的安慰。

        “如果是要那个时候结婚,那时间很近了。”白曦很快就会考试,盛夫人端庄而优雅地看着白曦,对她招了招手,看着小姑娘乖乖滴走到自己的面前,转头看着章子目视之。

        没有未婚妻就没有人权的盛家大少黑着脸走开,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小姑娘。

        盛轩嫉妒得意洋洋。

        他觉得大哥真的很没用。

        竟然结不上婚!

        白曦正坐在盛桐方才的位置,她看着盛夫人两只眼睛微微放光地把手探过来,就跟捏小猪仔儿一样儿捏了捏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的,许久之后,盛夫人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真的太瘦了。穿婚纱还是要圆润一点才好看。在外头自己住能有什么好,吃得都不精细。”她眼巴巴地看着白曦,歪了歪头问道,“小曦,我可以叫你小曦么?你可以搬到家里来么?”

        “搬到家里?”白曦呆呆地问道。

        “这个别墅,真的很寂寞呀。”盛夫人垂泪说道。

        白曦沉默地看着这位一秒泪眼,寂寞而疲惫的豪门太太。

        “有你在这别墅里,我才觉得还有一点的安慰。”盛夫人显然没有去看盛董事长那张漆黑的脸,她看着白曦,白曦觉得在这样期待的目光里压力真的很大,努力想了一会儿方才艰难地说道,“我不好提前住过来的。”

        她知道盛夫人是真心地喜欢她,这样就足够了。可是她同样也知道,如果自己毫无身份地住过来,这总是不太好的。她小声说道,“您愿意认同我,想要叫别人都知道我能住进盛家是您认同了我,我真的很高兴。”

        她看着突然一愣的盛夫人小小地弯起了眼睛。

        “你是个好孩子。”盛夫人突然温和地摸了摸她的脸。

        在浮夸的演技之外,她到了现在,终于露出了更柔软的表情。

        这样一个命运坎坷的小姑娘,却依旧没有在她的盛情邀请之下志得意满,欣喜若狂地想要先占据了盛家三少未婚妻的名义搬进盛家。

        她觉得白曦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而且真诚得令她觉得,自己心里那隐蔽的一点怀疑,都是对她的侮辱。

        “也没什么。主要是盛轩对我很好。”白曦也并不是一个对谁都充满善良和柔软的女孩子。她还给了刘露两耳光呢。

        可是当盛夫人温暖的手抚摸自己的脸颊的时候,她感觉心里的一点有那么曾经隐藏在这个身体里最昏暗角落的东西在慢慢地消融。那是曾经的白曦对于母爱的怀疑,还有阴郁。而这些,都在盛夫人温柔的注视之下变得慢慢地放开。她还想起上一世的盛家。

        白曦嫁给盛至,所以住在了盛家。

        盛夫人对她真的很好。

        她的出现,才叫白曦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刘露这一种令人厌恶的母亲。

        母亲,是很温暖的名词,叫人想想都觉得很幸福。

        因为盛夫人,所以白曦才开始改变。

        她褪去了在夏家的阴沉还有自己对于生活的迷茫,开始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也开始积极地想要和盛至一块儿携手走下去。她开始期待自己的未来,然后把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当连盛至的目光都开始投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却有了夏雅的回归。

        白曦还记得自己疲倦地在盛至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甚至都不敢和盛夫人道别。

        她很怕自己无法离开这位温暖的母亲。

        白曦也想到那个时候,当盛至和夏雅的事败露,盛家并不允许盛至离婚。

        婚姻是神圣的,是不能这样简单地,用一种很没有责任心的方式来打破的。

        既然结了婚,就是承担了彼此的人生。

        所谓遇到真爱,对于盛家来说,是最令人不齿的一种说法。

        也是因为这样,盛至为了离婚才会躲躲闪闪,躲着家里人和白曦偷偷摊牌离婚。

        白曦歪头去看自己的男朋友。

        盛轩在原主的记忆里十分模糊,只不过是一个对她保持着礼貌距离的弟弟,他那个时候已经在开始成为盛桐的左右手,开始参与盛家集团的高层决策。

        那样一个尚且在脸上带着青涩痕迹的少年,开始展露出了属于男子汉的沉稳和可靠。当时盛至和夏雅在外面虐恋情深闹得满城风雨,盛轩对于这个把妻子丢在家里却和别的女人在外面卿卿我我抱成一团的二哥只有一句话。

        “出轨的男人还配当什么丈夫。”

        他看不起盛至,不过也并没有在盛至和原主的婚姻里擦手更多,毕竟他和白曦不熟。

        不过白曦很喜欢盛轩的这句话。

        有着这样骄傲的男人,嫁给他之后,永远都不会担心他也会有叫自己伤心的那一天。

        “既然是这样,那叫小轩陪着你,你在外面咱们也放心。”盛夫人觉得白曦和自己很投缘,当然,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白曦对于她的甜汤与点心的捧场。

        她是喜欢真诚的女孩子,无论死什么样的女孩子,在她会守住自己的本心,愿意和自己的儿子一块儿好好生活下去的时候,盛夫人就开始喜欢她。她一双手把白曦的小手握在中间,笑着对白曦说道,“不过以后你可以和小轩一块儿回来吃吃饭。你喜欢吃什么,我叫佣人做给你。”

        “都很好的。”白曦坚定地以为自己还没有完全暴露自己的属性。

        盛夫人笑了。

        她拉着白曦站起来笑着说道,“我带你看看这栋别墅。”

        她觉得每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子都值得被好好对待。

        盛家已经足够有钱,也并不需要所谓的商业联姻,所以,只要是儿子们喜欢的,并且没有伤害到别人,她也会接纳并且喜欢。

        就比如夏雅。

        如果说一定要商业联姻,那么在盛家的眼里,夏氏集团并不够看。可是盛夫人在知道夏家的夏雅之后,亲自去看了夏雅一次。

        那是一个美丽的,却很软弱的女孩子。没有主意,生活的环境还很单纯,也没有更多的狡诈。这样的女孩子很适合嫁给她的次子。因为她作为母亲知道盛至的性格,也知道次子在三个儿子之中是泯然于众人,却又很容易被人迷惑的那一个。

        所以,并没有本事去哄骗盛至,还很漂亮的夏雅,在盛夫人的眼里很适合盛至。

        而盛轩不同。

        盛夫人相信盛轩的眼光,也相信盛轩会喜欢的女孩子,一定是最好的那一个。

        盛轩不会看错人。

        这和夏雅不同。

        盛夫人心里知道,看着白曦对自己笑起来的样子,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人到中年,眼角有着细密的鱼尾纹,并没有和其他豪门太太一样喜欢在这个年纪拼命地进行保养又打针什么的看起来更年轻。

        来自那一条条细密的纹路之间透出来的那份优雅和从容,叫她更加美丽。这是与白曦青涩年轻的娇艳完全不同的美丽。她跟在她的身边,很希望能够学会这样的优雅和从容。听着盛夫人带着几分笑意地给自己介绍着别墅,白曦抬起眼的时候,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声音停住了。

        盛夫人站在一处房门边上笑着对白曦眨了眨眼。

        “这是小轩的房间。”

        “您……不会觉得我很过分么?”白曦却突然忍不住问道。

        她把盛轩从盛家给引诱出去,叫他现在每天晚上都住在外面。

        “我很感谢你小曦。”看白曦诧异地长大了眼睛,盛夫人笑了起来。“你让他变成更值得被依靠的男人。我也感谢你,给了他真挚的感情。”

        只有心中拥有守护,才会成长为更加值得被人依靠信任的男人。盛夫人想到儿子会为了白曦的安全,以保护的姿态陪伴在白曦的身边,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她并不是个刻薄的女人,生活的顺心叫她的心变得更加宽容,而且更加柔软。

        她听过盛至在自己的面前说起白曦很多事。

        说拖油瓶处心积虑地勾引了盛轩,就是为了嫁入豪门。

        当然,也不会忘记说一说白曦的母亲是怎么上位的。

        母女都是如此。

        她觉得次子的刻薄的样子很难看,也很荒唐。

        什么叫拖油瓶?这个名词,本身就是一种侮辱。

        夫妻之间组建了家庭,彼此双方的儿女,就都是家庭中的一份子,而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拖油瓶。

        这和夫妻之间谁更有钱,谁更卑微没有关系。

        也因为这样,盛夫人最近一直都没有同意盛至要把夏雅给带回盛家别墅,也开始在犹豫和夏家的这门婚事。

        夏家的家风看起来并不好。

        会口口声声地喊一个小姑娘什么拖油瓶,不仅夏明升,就连刘露,盛夫人也对她的印象大坏。而且她隐约地记得曾经某位交好夫人和她说起过,刘露和夏雅的关系很好,夏雅也很亲近这位继母。

        曾经都是在同一个交际圈中打转,抬头不见低头见,盛夫人也不是没有见过夏雅过世的母亲,也不是没有听到过刘露是什么身份上位。那个时候她事不关己,并不怎么在意,可是现在想起来……

        夏雅竟然会和曾经做了夏明升情妇十几年的刘露感情深厚。

        盛夫人不能否认,自己是被恶心着了。

        她觉得,自己或许更应该好好想一想次子的婚姻。

        夏雅或许看起来,也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安分守己。

        不管她和刘露的亲密是真是假,这个女孩子都……

        “要不要进去看看?”她心里想着心事,脸上却对白曦笑眯眯地蛊惑道。

        “这个就不需要您了。”盛轩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们的身后,他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地就把白曦给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曦看见这个房间看起来充满了低调的内涵,不过大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床之外,更大的一部分看起来倒像是一间工作间。大大的案台上都是文件,她想到盛轩已经开始接手家里的一些产业,也不感兴趣,在这个很大又充满了盛轩气息的放进里四处看着。

        盛轩凑过来,从她的身后环住她的肩膀,炙热的身体贴在她的背上。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少女甜蜜的气息,都环绕在他的鼻息之间。

        这个年纪的少年血气方刚,他抱住白曦的手臂又紧了紧,嘴唇压在了她的脖颈间,不动了。

        白曦眨了眨眼睛。

        呼吸都带着灼热的少年突然在她耳边轻轻地笑。

        “你真是比我都要受欢迎。”

        “诶?”

        “你知道老爸和大哥跟我说什么么?”在白曦茫然的目光里,盛家三少挑眉说道,“他们说你是个好女孩,如果我伤害你,他们就打断我的腿。”

        “那你会伤害我么?”白曦急忙问道。

        盛家三少想了想,露出了一个恶劣的坏笑。

        “会。”他带着几分邪佞地说道。

        《撩拨女人心》里,就是这么说的。

        “我会叫你疼,叫你哭……”出来对他求饶。

        这撩拨来没有完成,精致可爱的小姑娘若有所思地摸起来了下巴。

        “那在你伤害我之前,我是不是要和你先拜拜?”她问道。

        这么坏还谈什么恋爱!

        虐恋情深的都是傻瓜。

        照本宣科的盛家三少今天依旧在沉默着……

        他老爸是怎么娶到盛夫人的?

  http://www.mxguan.com/book/10007/69082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