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叶哥的传奇人生 > 第202章 冰冷的现实

第202章 冰冷的现实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萧建豪呢,他人呢?”

        萧建豪敢以这种方法算计自己?杜丽说什么都不信,那后果萧家承受不起,至于得到杜家的认可,更是一个笑话,自己可是堂堂杜家大小姐,杜家家主的女儿。

        见这般情况下,杜丽还一副没有自觉的傲娇样,马克西姆眼中透出丝丝兴奋的光彩,这样的女人才够味,心气越高,优越感越强,跌落的时候才更碎心刺骨,征服的快感才更强烈,更妙的是,还是个豪门寡妇...

        “他现在怎么敢来见你,杜小姐,你觉得我会在这种事情上和开玩笑吗?在我的国度,法制化比华夏要健全得多,以我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冒险去触及法律的底线。”

        马克西姆换了整只手掌托住杜丽的下巴,略微把玩了一番:“既然还存有幻想,我不介意和你分享一下内幕,你引起为傲的杜家大小姐身份,在足够的利益面前,根本就一文不值,萧氏为了争取与朗格药业的合作,萧建豪自愿充当了执行者的角色,而杜家之所以会将你抛弃,那是因为朗格药业接下来会寻找一个省级商家作为合作伙伴,这份合作的价值,纯利四亿美元左右,折换市值五十亿。”

        杜丽的自信动摇了,脸上泛起了许些苍白,身在豪门,她当然知道在足够的利益驱使下,没什么是不可以抛弃与牺牲的,而自己作为女儿身,在家族的眼中,本来就是一份交换利益的筹码。

        “你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在家族眼里已经失去了通过婚姻为家族带来利益的价值,我只是答应了给予杜家一个优先的竞争机会,非要以数字衡量的话,能算十个亿吧,你可以理解为,我和杜家做了个交易,你是我用十个亿的代价换来的。”

        随着“解密”深入,马克西姆手上的动作也是逐渐放肆起来,一对手掌托起杜丽的脸颊,轻轻拨弄她精致的五官,以及如二十岁少女般的肌肤。

        “信不信我报警,就算我是个平民百姓家的女子,你敢对我做出非分的事来,警方一定不会放过你。”浑身疲软的杜丽无法阻止对方的行为,一颗心也是因为对方的话而变得冰凉,眼中却透出一丝倔强与不屈。

        理智告诉她,对方并没有说谎,可她本人无法接受成为家族利益的交易品。

        马克西姆仰头笑了起来,笑声爽朗,落在杜丽的耳中却如同恶魔在笑声,小片刻后,忽地低头深深吻了一下杜丽的眉心,微嘲道:”杜小姐,这话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我的家族在坚利美的地位并不比杜家在华夏的地位低,正因为我们都是出自那样的大家族,所以我非常清楚大家族的处事风格,你觉得杜家会允许你把今晚的事宣扬出去吗?杜家为了谋取利益,将大小姐当作交易品,这会让杜家名誉扫地,日后还怎么在商界立足。”

        听这“精辟”的反驳,杜丽脸色更白了几分,眼神变得呆直,心头一片灰冷,没错,自己是杜家大小姐,这种家丑又怎么可能外扬,只能用利益补偿的方式,而马克西姆已经把这份利益给予了杜家。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件被杜家出售了的商品。

        当年,自己嫁给了一个无根无底的男人,等于是让家族失去了一份该得的利益,为此,家族里头很多人都不待见自己,叫做这些年自己把星辰娱乐搞得有声有色,为家族赚了不少钱,这才略微改观了一些,可残酷的事实证明,自己这些年的付出,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命运,当有一份可观的利益放在家族面前的时候,自己还是被毫无悬念地卖了。

        是为当年自己对家族的亏欠还债吗?多么具有嘲讽意味的黑色幽默。

        忽然间,她感觉自己就如同无依无靠的浮萍,任由着水流瞟向远方,想要扎根立稳根本就是一种奢望。

        “最后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寡妇在别人眼里是残花败柳,可我却视若珍宝,在我看来,只有内心受到过创伤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特别是杜大小姐这样,出身豪门的寡妇,在我眼中十个墨菲都比不上。”

        将杜丽整张面孔细细摸了一遍,马克西姆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整圈,眼中燃起了滚滚浴火,就如同一匹恶狼将一只小白兔戏耍够了,接下来该是品尝那鲜美的滋味,他起身倒了两杯红酒,在杜丽惊骇的目光中,将一包小粉倒入其中一个酒杯,摇晃溶解。

        “杜小姐,别紧张,我可不会对女人干那种龌蹉事,这杯酒是属于我的,喝了它会让我更令你满意。”说着,他将一杯没放过小粉的酒杯伸到杜丽的嘴边,而另一杯则是留给了自己。

        杜丽面如死灰,眼中流过一抹悲戚与绝望,这个马克西姆分明是有着心理变态,男人喝下催情的药物那就会变成真正的禽兽,而自己一个丁点力气都使不出的女人,又是保持清新的头脑,接下来会是何等残酷的摧残?

        自从五年前接管星辰娱乐以来,她就没有再掉过一滴眼泪,她告诉自己,她不要做一个软弱的女人,而此刻,泪水却是全不受控地从眼眶中涌出来。

        她只觉得天就要塌下来了,以能出的最大声音,嘶声叫道:“吴程敏,我杜丽恨你一辈子。”声落,她放弃了最后一丝心理抵抗,认命地由着杯口将自己的唇齿撬开...

        而就在酒汁潺潺滚入她的檀口,穿过她的喉咙,归入她的腹中之时,一道身影突然闪至,如鬼魅般伸出一对手掌,直接是从马克西姆手中将两支酒杯给夺了过来。

        变起仓促,马克西姆先是心头一惊,随即豁然转过目光,只见得一个身材削瘦的年轻人,正拿着两支酒杯闻了闻,随后似笑非笑地与他对视,点评道:“安哥拉的卡宾达树皮,你倒是挺懂行的。”

        听得这个有着几分熟悉的声音,杜丽后知后觉地看了过来,当模糊地辨清对方的容貌之后,脸上涌起一抹绝难置信的表情,怎么会是他?

  http://www.mxguan.com/book/10470/7281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