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八〇章 隐忍不发

第一七八〇章 隐忍不发

  谢迁不打算帮沈溪入阁。

  在谢迁看来,当前入阁有不少合适人选,沈溪从原来的最佳人选变成最差人选。

  随着司礼监掌握票拟和朱批两项大权,可谓一家独大,现在内阁辅政大学士只能算是个摆设,远没有一个兵部尚书来得重要,只有沈溪继续控制兵部,掌管军事学堂,文官集团跟刘瑾斗争的最后一块阵地才能得以保存。

  否则之前的努力将付诸东流。

  沈溪问道:“阁老准备推荐哪几人入阁?谢阁老觉得,这些人是否能得到刘瑾赞同,顺利如愿?”

  谢迁凝视沈溪,道:“若老夫现在推荐你入阁,刘瑾绝对举双手赞成,甚至会在陛下面前说你的好话,你要入阁现在乃最佳时机……不过以你的年岁,的确不用操之过急,兵部尚书的差事,好好干上几年,积累经验和人脉,等而立之年你再入阁不迟,想必那时你羽翼已丰,做事也更沉稳。”

  沈溪不以为意,微笑着问道:“阁老的意思是……让我再等十年?不知阁老自己能否在朝做上十年首辅?”

  谢迁摇头叹道:“老夫在朝怕就是这一两年时间了,你还想老夫继续为你铺路不成?翰苑中,跟老夫年岁相当的,以梁储学问和造诣最高,他也是天子之师,入阁后会对朝堂有所助益。”

  “此外,相对沉稳一些的还有杨廷和,再就是费宏、靳贵、蒋冕这样年轻气盛的翰苑后进,跟你一起任事过,对他们你如何评价?”

  听到这话,沈溪感觉谢迁是在询问自己哪一位适合入阁,这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谢迁所说的几人中,就算“年轻气盛”其实也都是三四十岁了,跟沈溪的年岁至少相差一轮。

  沈溪暗忖:“按照大明官员论资排辈的传统,这些人全都是我的前辈,我评价他们好像有些不太合适。”当下朗声道:“阁老问我意见,是否有些多余呢?谁入阁,那是内阁、司礼监和陛下商议后得出结果,跟我这样一个后辈似乎无太大关系。”

  “谁说跟你无关?”

  谢迁声音提高八度,喝道,“若不是你现在在兵部尚书位子上,老夫第一个推举你入阁,不但老夫觉得你合适,陛下定也如此认为,而且你到内阁来帮老夫,内阁定能重获陛下信任。”

  沈溪摇头苦笑:“阁老这话,实在让人受宠若惊,我沈之厚何德何能,得到阁老如此抬爱?”

  谢迁道:“你可别不信,其实就算老夫不举荐,刘贼也会出手,甚至找人保举,你在兵部对他的威胁,远比你在内阁大得多,他若不疯不癫,定想将你调去内阁守着那清汤寡水的衙门。”

  “你若实在没有好人选,那老夫便选梁储或者杨廷和……如今一个掌翰苑,一个掌詹事府,算是朝中声望最隆的翰苑官员,你意下如何?”

  沈溪一时间沉默下来,不禁想到历史上梁储和杨廷和的境遇。

  虽然这二人跟阉党格格不入,甚至被刘瑾嫉恨,但杨廷和却凭借掌詹事府于正德二年入阁,之后起起伏伏,于正德七年代李东阳成为大明首辅,在正德朝至嘉靖朝初十多年里,可说大权在握。

  而梁储则因为得罪刘瑾被外放,一直到正德五年才入阁,在正德十年至十二年这不到三年时间里,因杨廷和守制而成为首辅。

  沈溪道:“我刚到翰苑时,恰逢杨学士守制,在他归朝时我已外调东南,与其并无交集,倒是梁学士与我相交多年,对其有所了解……”

  沈溪是弘治十二年进士,而当年杨廷和母亲叶夫人和他的妻子黄氏于年初先后过世,杨廷和回乡守制,到弘治十五年回朝时,沈溪已外调闽粤桂三省沿海总督,之后几年沈溪一直在地方任督抚,基本上没有跟杨廷和建立交情的机会。

  谢迁皱眉:“你的意思是……老夫举荐梁储?”

  沈溪微笑着摇头:“阁老举荐何人,实在没必要跟学生商议,以学生看来,无论是梁学士还是杨学士,都足以胜任阁臣的角色。但阁老可否想过,刘瑾是否会让阁老举荐的人才顺利上位?”

  谢迁黑着脸道:“他一个阉人,翰苑中谁会服他?即便有人归附,也多为宵小之辈,无入阁之声望!”

  沈溪摇头:“那可说不定。”

  谢迁打量沈溪,不解地问道:“怎么,你觉得刘瑾能找到有能力入阁且愿意归附他的人?”

  沈溪当然知道历史上谁入阁,且归附刘瑾,甚至之后几年都得势之人,正是如今的吏部尚书刘宇,还有年中因依附刘瑾调任甘肃巡抚的前山东左布政使曹元。

  不过因后来担任吏部尚书的张彩,才刚刚由吏部主事之身投靠刘瑾,尚未获得重用,刘宇吏部尚书的位置相对也比较重要,下一步最有可能是朝廷连续越级拔擢任用的曹元和杨廷和、梁储展开竞争。

  沈溪知道有些话不宜说得太多,因为他的到来,蝴蝶效应已经形成极大影响,如今是谢迁留在朝中担任首辅而不是李东阳,便已经具体体现出来。

  沈溪道:“阁老问现在应防备何人?学生实在划不出具体范围,不过阁老可以留意一下近来跟刘瑾走得近的那些官员,即便不是翰苑出身,也有可能入阁。”

  “嗯!?”

  谢迁先是一愣,随即不屑地摆手,“不可能,就算刘贼胡作非为,也不敢如此乱来,你放心,这件事老夫会处置好,总归一时半会儿不会征召你入阁……等刘瑾倒台,老夫会想办法让你增补入阁,迟早会有你当首辅的一天!”

  沈溪心想,可不是,等杨廷和、梁储这些人都致仕了,才轮到我来当首辅!反正我年轻,耗得起。

  不过话说回来,我好端端的兵部尚书不当,去当名为阁老实则只是帮助皇帝处置公文的秘书和顾问,意义何在?

  因我的年纪,别人见到我也不会太尊敬,最多是阁臣里最没地位的那个,与其把那些前辈一个个熬死,不如早些寻求封公封侯。

  有世袭的爵位,在沈溪看来最为稳妥,总比当个顶级文臣强。即便是阁臣,子孙最多荫袭个监生或者中书舍人,又或者得到锦衣卫千户的世袭官位,如果想世代荣华富贵,只有封公封侯才行。

  至于封异姓王,在大明几乎无法做到。

  ……

  ……

  沈溪并不想在这个时代混吃等死,一心改变这个时代,留下独属于自己的历史烙印。

  而他对于兵制的一些改革,算是到任中枢后做的第一件大事。

  地方兵马换戍京师,是沈溪所做第一项安排,通过这件事,他间接掌控京营,也就是十二团营。

  沈溪回到京师几个月,彻底清查了一下正德朝京营世袭军户数量,士兵已降到六万人左右,这还是在加上近两万老弱病残的情况下得出的数字。

  京营的日常训练都难以得到保证,更别说有什么战斗力了,沈溪拿到情况汇报后忧心忡忡。

  造成京营人心涣散的根本原因,在于军队无处不在的腐败。

  京营每年大概五十万两银子的开支,大半被官员克扣,以至于士兵每年俸禄基本只有两贯钱左右,兵器也不配发,甚至过冬的衣物无人提供,军服一穿便是数年。

  士兵们如果没有别的营生,基本上难以养活自己和家人,如此一来,很多军户几乎到了绝户的地步,或者干脆潜逃,毕竟靠一年二三两银子想养活一家老小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沈溪换地方兵马戍卫京师的奏请获得朱厚照通过后,户部迟迟不调拨钱粮,而户部的理由很简单,不能再无端增加朝廷开支。

  你沈之厚不是有本事,想借换戍一事获得军权吗?

  不给你钱粮,看这些兵马到京师后吃什么穿什么,有本事你来养活他们!

  沈溪想要银子,只有去求皇帝,在朱厚照不管事的情况下,只能跟刘瑾申请。而刘瑾之前就已在克扣兵部配发的钱粮,根本不将朱厚照所定国策放在眼里。

  “补齐十万兵马,意味着每年兵部开支至少要增加二十万两银子,这数字可不是哪一个人能满足的!”

  “难道要我来养活京营上下这么多张嘴?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沈溪知道光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行,他手头能调动的,也就惠娘刚从南方给他带回来的银子,这会儿宋小城帮不上忙,毕竟福建和湖广等地的商业拓展还在进行,短时间不可能抽调太多银子。

  沈溪除了为宣大总督府虚报战功的事情劳心,还为接下来一段时间换戍京师的地方人马的钱粮用度感到担心,毕竟各地抽调来的卫所兵马已陆续抵达京师,将士们正张开嘴等着米粮下锅。

  在这种情况下,沈溪只能去跟朱厚照反馈,他已做好准备,如果朱厚照不管,那他就从京营内部弊政入手,把京营财政大权彻底掌握到自己手中,不过这样会让他得罪众多权贵,尤其是那些世袭的公侯。

  ……

  ……

  宣府副总兵王全见过刘瑾后,刘瑾算是得到宣大总督孙秀成的“承诺”。

  王全于七月初四抵达京城,等了两日才去刘府见刘瑾,初七这天一大早刘瑾便赶到豹房觐见朱厚照。

  豹房内,朱厚照看了一晚上南戏,随后又跟几个姿色出众的戏子胡天黑地,这会儿正困顿不堪,可没等他上榻休息,便见刘瑾已在卧房前等候。

  “刘公公?这么早跑这儿来做什么?别打扰朕休息。”朱厚照态度不善,瞌睡来了他说话的语气很冲,瞪着刘瑾喝问。

  刘瑾走到朱厚照跟前,笑着说道:“陛下,老奴派去宣府调查情况的人回来了。”

  “哦?”

  朱厚照提起兴趣,打量刘瑾问道,“结果如何?跟沈尚书所说的那样,有虚报战功的情况吗?”

  刘瑾坚定地说道:“绝无此事,老奴派去的人甚至亲自点算过首级和俘虏的数量,跟宣大总督府奏禀的情况并无二致,因而可证明,兵部沈尚书实乃无中生有,造谣生事!”

  朱厚照微微点头,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道:“倒也不能说沈尚书造谣。他本来就是出于谨慎才提出建议,认为若地方存在虚报军功的情况,会对朕的声望造成影响,而没说一定就会有类似现象发生……还有你,提前不去查明,居然需要沈尚书点醒,这是你的过失,好在这次没出事,下不为例知道吗?”

  刘瑾就算知道朱厚照对沈溪非常信任,却没想到会信任到这等程度。

  原本是很好的一次攻讦沈溪的机会,但因朱厚照的绝对信任,等于说这次的事情对沈溪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刘瑾酸溜溜地想:“姓沈的不但得到陛下的信任,在奏禀这件事上还显得小心谨慎,尽量把什么事都说得模棱两可……”

  “哼,他想借着这件事坑咱家,却低估了咱家在边军中的影响力,现在三边和宣大之地已有咱家的人,姓沈的虽然当了一任三边总制,但想控制西北……哼哼,他还嫩了点儿。”

  刘瑾道:“陛下,为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应早些将庆典完成,不如定在七月十八,中元节后第三日,如何?”

  朱厚照皱眉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刘瑾这才知道,原来小皇帝在豹房闭门不出,夜夜笙歌,连是什么日子都忘了。当下赶忙道:“今日乃七月初七,距离大典尚有十一日,足够宣府那边派将士回来。”

  朱厚照“哦”了一声,好像明白什么,道:“那这件事就交由你处置……哦对了,这件事原本就是由你统筹负责的,现在还是交给你办理,等七月十八那天,朕只需亲自去参加凯旋庆典便可。”

  刘瑾笑道:“陛下放心,老奴定能将这次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

  朱厚照斜眼打量刘瑾:“你不安排得妥妥当当,有脸来见朕?这次朕对你算是委以重任,以后这种立功的机会多得是,如果做得好,朕以后还会再给你机会,若做得不好……哼哼,你知道朕会如何责罚你吧?”

  刘瑾打个寒颤,连忙道:“陛下,老奴为了您,就算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朱厚照冷声道:“最好是这样,别老在朕面前说漂亮话,下次再出什么纰漏需要别人来提醒,决不轻饶。你应该去感激一下沈尚书,也是替朕去感谢沈尚书惦记着朕的事情,你啊你,还是要多跟沈尚书这样的能人学习啊。”

  听到这话,刘瑾心中非常恼火,简直想杀掉沈溪泄愤。

  但现在沈溪要圣宠有圣宠,要兵权有兵权,还有那么多文官站在他那边,让刘瑾感觉应对乏力。

  刘瑾笑道:“陛下说得是,老奴这就前往兵部,好好感谢一下沈尚书对老奴的指点,将来在行军打仗的事情上,老奴也会多问问沈尚书的意见。”

  朱厚照拍拍刘瑾的肩膀,多余的话没有,每一下都让刘瑾感觉无比沉重,让他几乎站不稳……一方面是因为皇帝的信任,更主要还是因为虚报战功作为皇室家奴刘瑾有些心虚。

  刘瑾退出卧房,暗忖:“陛下让我去见一下姓沈的小子,我趁机去试探一下他的口风,看他究竟知道多少……这件事的确不宜拖得太长,最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筑京观的事情完成,这样沈之厚还想阻拦也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刘瑾收拾一下心情,准备去兵部衙门见沈溪。

  *********

  PS:前面有个错误,天子把中元节错打成中秋节了,抱歉!

  http://www.mxguan.com/book/150/6711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