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席卷天下 > 第314章:是来逗乐的吧?

第314章:是来逗乐的吧?

  麻秋之前可是石碣赵国的征东将军,应该算是位高权重又有实权的人物。他人生可算是起起落落,那一次败在慕容恪手里虽然很惨,但也令包括他在内的羯族人知晓慕容鲜卑的剽悍,开始重视起了慕容鲜卑。

  正是羯族开始重视慕容鲜卑,才会让拥有不俗军事能力的石斌在幽州屯田练兵,但事情也就是仅仅到这一步,想要再次征辽却是遭到多数文官的劝谏。

  石碣赵国的文官基本上就是晋奸,他们最想干的事情是渡过长江灭亡东晋小朝廷,以至于石碣赵国多次与李氏成汉商谈结盟共同瓜分长江以南。

  那批在石碣赵国的晋奸那么想要灭亡东晋小朝廷并不是事出无因,想法大概与慕容燕国手底下的晋奸相同,差别就是慕容燕国的那些晋奸认为只有占据中原才能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有眼光,石碣赵国的这批晋奸要灭亡东晋小朝廷则是出于对正朔的追求。

  毕竟还是要脸的年代嘛,投奔并未胡人效力还是一件比较有羞耻感的事情,越是感到羞耻就越想要正名,那么干掉让自己觉得有羞耻感的人或国家就成了第一选择。

  石碣赵国的那批晋奸,也就是那些儒士之前还有一些话语权,是到了石虎开始变得狂暴之后才丧失话语权,其中沙门的那批沙弥可是出了不小的力气,导致石碣赵国的儒士与沙门中人成了死敌。

  沙门是佛1教的另外一种称呼,目前佛教的教派并没有那么多,以吴进为首的一批人是坚决的灭晋派,佛图澄为首的一批人则是建筑狂人。

  没有错的,佛1教其实很喜欢到处盖建筑物,尤其是喜欢建造高塔。

  在石虎的支持下,佛1教的人在中原真的盖了不少的寺庙,规模有大有小的同时必然会有高塔,这一类的建筑物会有强烈的西域风格,到了南北朝时期尤其盛行,后面隋唐时期就出现了融合汉文化与西域文化的建筑格式。传闻盛唐时期的长安建筑就是融合的民族风,与之上古先秦、两汉、三国、两晋形成鲜明的区别。

  麻秋也是一个佛1教徒,他出征之前特地去了襄国最大的寺庙祈福,还见到了封放,得到了一些模拟两可之间的偈语。

  封放也是石碣赵国相对出名的沙门中人之一,不过相对于佛图澄和吴进则是低调太多。

  偈语本来就是会模拟两可,会往什么方向想完全就是靠个人去猜,遇到好的或坏的都会觉得灵验,麻秋想得入神之际,孙伏都滔滔不绝了一小会才重复呼唤。

  “什么?”麻秋怔怔地看着孙伏都,等待孙伏都又重复了一下,才说:“明显的诱敌之计。”

  孙伏都刚才是在说济北郡发现了汉军的踪迹,翟斌率军与之小战了几场,退却前往遂乡。

  遂乡是在济北郡与东平郡的交界处,向西四十里左右是麻秋屯兵点之一的富城。

  说起来翟斌也算是运气很好,他大败之后回到襄国竟然没有被处置,仅仅是削爵降级留用。他被规划到麻秋麾下后,是被作为先锋官使用,而这一次进入中原的丁零人也有三千被选出来做了选锋军。

  “那些废物还是有点用处的。”麻秋不是看不惯翟斌,是从漠北来的丁零人基本都像是没有脑子,显得极度的愚昧。他问道:“有上报战果或是战损吗?”

  孙伏都刚才已经讲了一遍,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才接着说道:“翟斌不会拿丁零人去拼命,那么小心还折损了近四百,可见来的汉军足够精锐。”

  麻秋之所以说翟斌的先锋军有用,那是至少试探了汉军一下。他摸着下巴:“汉军真的是富庶,三千骑兵竟然全为突骑。”

  没有错,被刘彦选出来挑衅麻秋的是禁卫军的两千五百突骑兵和五百弓骑兵,一开始是分散的状态,为后面的辅兵干一些驱赶平民的事情,方便辅兵将平民带回青州。

  翟斌带着丁零人到达济北郡是去收集粮草,再则就是征集当地的部落骑兵,然后让随行的晋人民伕干一些搭桥铺路之类的活,真不是为了去和汉军干仗。

  从漠北迁徙到中原的丁零人也就四千帐,大概是两万三千左右的人口,可以说人是精贵得很,翟斌才舍不得拿自己的部民去送死。

  “在襄平县公姚弋仲渡过黄河之前,我们采取守势。”麻秋谨记石虎的吩咐,羯族几十年来是人口翻了几倍,可国族依然显得精贵,送死什么的还是让非羯族人去。他想了想,又说:“队伍里不是有接近三万的杂胡和晋人吗?划拨一些给翟斌,严令他必需将汉军驱赶回去,展现保持在蛇丘沿线。”

  孙伏都在脑海里面回忆一下地形,蛇丘是处于汶水边上,北岸的周边是下灌亭和遂乡、巨平,南岸有刚平、汶阳和阳关。

  “我们在阳关是不是布置一下守军?”孙伏都说的阳关算是泰山郡的一处古老关隘,原先是春秋战国时齐国的重要城关,但早就年久失修,也就是地形上可以利用一下。他说:“虽然知道汉军擅长攻城,但还是有必要拖延一下。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反诱敌策略?”

  麻秋知晓孙伏都的心理,泰山郡到东平郡是相隔着济北郡,沿途却是没有什么险要地形。

  事实上只要看地名就知道了,华夏文明喜欢根据地形来给某地命名,像是泰山郡就是一个多山地的地形,平原郡则就是平坦地形居多。东平郡也有一个“平”字,可想而知是个什么状况。

  麻秋会带着军队来到东平郡,无非就是他们之中骑兵的数量占了多数,又理所当然地认为汉军该是以步军的数量居多。

  “他们在诱使我们,我们也可以诱使他们。”麻秋笑呵呵地说:“在那之前,让丁零人、杂胡和晋人去流血吧。”

  孙伏都深深地看了麻秋一眼,认同地点头:“这一场战争我们只算是偏师,真正的主力是襄平县公的部队。在襄平县公的部队渡河之前,我们稳固好战线既是胜利。”

  羯族人心照不宣的事情,羌族的人口太多了,姚弋仲对石碣赵国是表现出忠心耿耿的模样,可实际上包括石虎在内的所有羯族人依然认为会是隐患,如苻洪为首的氐族也是这样。对于石虎来说,让羌族和氐族消耗一下太有必要了,那关乎到两个字,也就是“国本”。

  黄河是在解冻,但完全解冻估计是一个月乃至更久之后。

  所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也不完全是华夏文明的特色,那么麻秋和姚弋仲的军队是开始入场,但真正发动攻击的时间节点其实并不是春季,该是到秋季时分。

  牧畜和战马养好膘之前,任何的战事都只会是小打小闹,算是作热身准备。麻秋安排前去热身的就是那些炮灰,连带翟斌和麾下的丁零人都是。

  远在遂乡的翟斌接到麻秋的命令后是在骂娘,他发泄了一通之后,略略茫然地问:“阳关是在哪?”

  没办法的事,翟斌这些丁零人大字不识一个,再来是对中原的地形没有太大的概念。就是鉴于这个问题,麻秋为翟斌配置了幕僚。

  “汶水南岸,距离汶水不超五里。”郭太一点都不喜欢给翟斌当幕僚,尤其是本族的郭祥被汉军俘虏之后,再来是整个石碣赵国排斥晋人异常明显。他看着依然显得茫然的翟斌,内心里叹了口气,表面上却是笑呵呵,解释道:“那里原先是关隘,依水而建,有较高的军事价值。”

  翟斌愣愣地说:“我是问离遂乡多远。”

  郭太答道:“该是有一百来里?”

  “这样啊”翟斌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点着头:“我的本部征战了数月,需要停留原地休整。后面会有援军过来,就让援军过去吧。”

  麻秋的命令是让翟斌率领本部和到来援军迁移,可是听听翟斌说什么?所以说郭太讨厌翟斌,这个丁零蛮子根本就没有太严格的认知,依然是拿愚昧当道理。

  大概是两日后,被麻秋七拼八凑的援军抵达遂乡,结果翟斌根本没有让歇口气,立刻让新到来的头批七千乌合之众继续向东。

  丁零人缺乏对军律的认知其实也没有好到哪去,说到来的七千是乌合之众有绝对的道理,那是比丁零人更加没有纪律的小部落骑兵和一些被强拉壮丁的晋人。他们怨声载道地向东继续移动,没有走出遂乡三十里的路,竟是在遭遇汉军骑兵之后当即四散,仅仅是八百不到的人讨回遂乡,其余人等不是被杀就是被俘。

  “看吧,没有解决那股汉军骑兵之前,任何向前移动的行为都不合适。”翟斌就是打定主意消极怠工了,至于死多少非丁零人都不管他的屁事。他盯着郭太,说道:“写信,立刻写信,向后方告急。有精锐汉军骑兵沿途拦截,咱们杀不过去。”

  “”郭太老老实实地按照翟斌的说法写信。

  其实吧,郭太算是明白了,翟斌根本没有卖死力的想法,那么作为翟斌幕僚的郭太乐得这么混日子。

  在无盐的麻秋接到军情和翟斌的信后,他出奇地没有动怒,是对孙伏都说:“如咱们所料,那个丁零杂碎能窝着就不会动弹,将那七千多人葬送掉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那支汉军孤军深入的可能性又大了不少。”孙伏都说着眉头皱起来,尝试奉劝:“军主,打一场胜仗有必要,但是不是再稳一稳?”

  按照麻秋的收集的情报,刘彦麾下的骑兵数量并不算多,被派遣突入济北郡的三千汉军骑兵一旦损失掉,那么汉军肯定是要丧失前突征战的信心。

  “被动防御的风险太大,搞不好会成了我们与汉军先开战,介时姚弋仲就该笑掉了牙。”麻秋何尝愿意冒险,可是战争本来就是在冒险。他说:“必须阻止汉军向西移动的步伐。想要阻止汉军向西移动,那三千在济北郡的汉军骑兵就成了关键!”

  孙伏都像是被麻秋说服了那般,开始与麻秋商议起接下来的部署。他俩也没有打算干一些太复杂的事情,无非就是利用翟斌的那支部队吸引汉军,再带着精锐骑兵隐蔽行军,等待汉军攻击遂乡的时候,他们从后面进行拦截。

  说隐蔽行军就是一个说法,还要汉军真的完全被遂乡所吸引,导致斥候对周边的侦查力度降到最低程度。

  麻秋为了保险起见是亲自带兵,让孙伏都留在无盐安排后续事宜。

  后面还会有部队陆陆续续开拔到东平郡,一些是从周边进行征调,再来是襄国那边也会有羯族的本族骑兵过来,最终麻秋麾下的兵力会达到十五万左右,其中有四万会是羯族人。

  身在最前沿的翟斌根本不知道麻秋在打什么主意,他最近骂娘的次数频频增加,原因是那支汉军骑兵不断出现在遂乡周围,甚至有一次是突进到了五里之内,从遂乡守军的眼皮子底下驱赶着不知道一些什么人路过。

  前一段时间石碣赵国不是干了坚清壁野的事情吗?泰山郡是直接空了,济北郡靠近东边的地界也是真空状态,要不怎么可能一要开战汉军就突到了东平郡边界处。

  翟斌转悠着眼睛,问道:“咱们周边还有什么友军没有?”

  郭太神奇的发现自己成了翟斌眼里的万事通,要是换做羯族将领这么依赖他会很高兴,可一个明显是被放弃了的丁零将领就显得有些令人哭笑不得。

  郭太老老实实地告诉翟斌:“周边就我们这支部队啦!”

  “什么!?”翟斌像是第一次知晓这个消息,咋呼:“就只剩下我们了?”

  郭太在安静地等待翟斌的下文。

  果然听见翟斌理所当然地说:“孤军深入不好啊,咱们还是收拾家当往回撤!”

  郭太那一刻的脸色无比奇妙,觉得搞笑又心里松了口气,想着:军主也没有传言中那么不堪嘛,连这个丁零野蛮人会怎么干都能预料出来。那么这一次有了诱饵,就看汉军会不会追击了!未完待续。


  http://www.mxguan.com/book/372/48391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