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十一章 猪狗

第十一章 猪狗

  执剑的男人转头看看两个少年,朝山坡下一指:“站过去。”

  于是李云心和乔嘉欣迎着镖局中人的各色眼神,慢慢走过去了。

  其实有那么一瞬,李云心是打算像上次一样再将九公子召来的。但他知道九公子那样的妖魔,喜怒无常,断然不会喜欢别人总是打搅他。前两次自己都死里逃生,但他说不好这一次九公子会不会嫌他“无趣”,将自己也吃掉。

  可哪怕这一次他又放过自己……至少身边这个叫乔嘉欣的少女——李云心对她并无恶感,甚至还有一点好感。没人会毫无理由地讨厌“喜欢自己的人”——大概可能也被九公子杀掉。

  当然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这几个人手里的剑,和当日那两个道士手里的剑惊人地相似。

  虽说大庆朝的兵器总有一个既定的形制,但他们的这种剑比较特殊。剑脊很薄,几乎看不到,剑身就仿佛一条平平的铁片。这种武器虽说会轻巧不少,然而坚固性上就差得太多,属于得不偿失的典型。

  李云心认为这几个人大概和两个道士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他想试试找出点线索。更何况持剑者一开始没有表现得像是要痛下杀手,也没有对自己表示特殊关注,暂且还可以观望。

  等这两拨人汇合到一起,六个穿道袍的持剑者就开始发号施令。

  很奇怪,他们要镖局的人烧了车,烧了红货。

  于是镖师们躁动起来。

  镖师遇到强人,本是平常事。一般来说走江湖的镖师黑白两道都要吃得开。经过某山头奉上一份孝敬,头领也不会过分为难。江湖上那么多镖局,那么多强人。如果是遇到了就要杀人越货,规矩乱了、没人敢做生意不说,搞不好官府还要围剿。

  偶尔遇到不守规矩打算捞一票就走的,目的大抵也是红货,没谁会喜欢杀人。可能陪上自己性命不说,还可能吃官司,抓到就枭首。

  于是这六个强人的要求就变得匪夷所思起来——他们不要货。

  乔四福站在乔段洪身边,压低了声音:“大伯,邪门。我说咱们要不要……”

  他边说边瞟了一眼落在脚边的单刀。

  乔段洪咬着牙吐出一口气,微微摇头:“不是对手。邪门。”

  这些人功夫高得邪门。

  从五个人打路边现身、交手、到被迫得一动不敢动,也不过是三息的时间。连发出一声警讯的时间都没有。

  虽然这些人手里的细剑就只打兵器,但乔段洪知道他们真有杀心,现在镖局里每个人的喉头都得有一个血窟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在江湖上,这六个人的身手已然是二流高手了。随便搁在哪个小帮派里,都是堂主香主之类的角色——怎么会聚集起来做这种事?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李云心。车队里其他人都知根知底,只有这少年来历不明。但他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少年走过来的时候,六个强人并无特别反应。

  跑了这么多年的镖,乔段洪第一次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一狠心:“烧。”

  不是没有血性,其实只是怕死。谁不怕死呢,尤其这些人大多沾亲带故。他自己大概可以和其中一个周旋一番,运气好还能逃得掉。但这么多人……大概动起手,一个都走不脱——必死之局。

  说了这句话,乔段洪向前走了一步:“在下洛城鸿福镖局乔段洪。承江湖朋友看得起,喊一声辟水刀。几位朋友今天开张,我们认栽。这东西要烧,也就烧。但几位朋友想要什么找什么,可以明说。在下如果帮得上忙……”

  “闭嘴。”一个高颧细眼的持剑人说,“再啰嗦一句,死。”

  乔段洪的脸当即涨红,几乎就要冲上去。他走了这么多年镖,第一次受到如此待遇。但最终他还是将冲上心头的那股气强压了下去,拱拱手,不再说话了。

  “烧。”乔段洪又说了一遍,狠狠地看了那人一眼。

  但对方只在嘴角牵出一丝转瞬即逝的冷笑。

  李云心的心里一跳。

  对方要杀人。

  一个人伪装得再好,也总有些细微的表情会忠实地反映出他的心理活动。他看那高颧细眼的一位,意识到他虽然看起来冷漠镇定,但看这些人的眼神,的确就是像看死人一样。

  那人觉得他们早晚要死。

  这是他上一世赖以谋生的技能之一。不说炉火纯青,但在这个世界,大概无出其右者。

  最终火还是烧起来了。随后六个持剑者将车队的十几人赶在一起,向路边的野地里走。

  李云心走在队伍的中间,身边是刘老道。老道这时候有点慌神,嘴里啊呀啊呀地嘀咕个不停,大抵是说自己怎么就倒了霉,跟上这趟车。

  乔四福听了一会儿,忍不住回头瞪他一眼:“啰嗦什么!不是说自己是洞玄派掌门!到这时候连个屁也不敢放!”

  刘老道唉声叹气,不理他,大概实在担心自己的小命,没心思计较了。

  乔四福骂出了火气,又瞪李云心:“绣花枕头。一个男人护不住我小妹——我是你拼了命也要护着女人走!呸!”

  李云心笑了笑:“嗯。”

  他这态度弄得乔四福更恼火,但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又呸了一声,转过头去。

  乔嘉欣在乔四福身边看了李云心一眼,也转过脸。

  其实女孩子心里有点儿小失望。她知道这少年看起来像是个书生身体单薄没什么力气然而……怎么原来也没有心气儿呢……

  她觉得如果刚才李云心和四哥争辩几句,她心里都会好受很多。

  赶着他们走的六个人并不干涉他们之间说话,只板着一张倨傲的脸,像几个庄严的牧羊人。

  乔段洪压低了声音,让身边几个人都听得到:“看情况。如果情况不对……也不能就等着挨宰。”

  他看了女儿乔嘉欣一眼,咬咬牙:“他们要是下手……到时候就听我的,拼命。”

  乔嘉欣也一抿嘴唇,点头。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

  他们深入林间野地,周围的树木越发高耸。到最后树冠遮天蔽日,天都提前黑了下来。

  越走心里越慌。等到乔段洪忍不住、想要试一试能不能拼一条命,带几个人突出去的时候,高颧细眼的持剑者沉声道:“留步。暂且歇下。”

  这句话说得有些怪,但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云心微微皱了下眉头,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

  “留步”这词儿不应该用在这里。应该是“止步”吧。

  “暂且歇下”这个词儿倒不错,但是他对这群俘虏这么说,就太客气了。

  李云心看得出那人在说了这句话之后,似乎有些自得——这种情绪大概那人自己都没有感受到。

  这几个家伙,嗯……

  用他那个时代的话来说,就是想要装逼。

  或者想要扮得高冷一些。所以不打算好好说话,要拽词儿。不幸的是,大概自身水准有限,因此不伦不类。

  作为这群俘虏当中唯一一个冷静的观察者,李云心觉得他摸到了一些脉络。这六个人现在自矜身份,却又不能很好地适应他们当前扮演的角色定位。这意味着那可以令他们“自矜”的原因或者条件,是最近才出现的。

  其实还有一些蛛丝马迹。六个人板着脸赶他们走,一直想要作出对他们毫不感兴趣、视之为蝼蚁的模样。但眼神出卖了他们——在看到俘虏当中内讧的时候,实际上很有几个人显得有些幸灾乐祸。这可不是“心如止水”该有的表现。

  他们还穿了道袍。

  在李云心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当中,如果说有一种势力能让江湖上的强人崇敬膜拜甚至想要刻意模仿的……

  大概就是道统和剑宗了吧。

  他觉得自己猜对了。这六个人,也许真的和那两个道士有点儿联系。

  没人知道那一句话就让少年得出了这许多推断,他们都在试图得出自己的判断。

  六个人说要歇,乔段洪就挥挥手:“歇一会。”

  无论如何他总还是这个镖局的主心骨,他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镇定从容一些。他想这样子那六个人也许会明白他的作用与“分量”,大概在之后可以好好谈谈。

  天已经慢慢黑下来,林间起了微风。一刻钟之后人们生起两堆篝火。镖局里的人围在一颗合抱的高耸古树下,那六个强人离他们稍远些,也围坐在火边,偶尔交谈,不时阴着脸扫一眼这些俘虏,眼神轻蔑冷漠,就像看猪狗一般。

  他们似乎在等待些什么。



  http://www.mxguan.com/book/560/3636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