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三十七章 太上忘情

第三十七章 太上忘情

  他将刘老道抱进屋子安顿好,约摸他大概一早就能醒过来。然后坐在他身边发了会儿呆。

  作为一个曾经的心理医生他知道自己如今的状况不大正常。他焦虑了。

  眼下的事情算是阶段性顺利,但还有一个或者几个大危机在引而不发。

  九公子可能来找他。不是什么好事,可能会死。

  白云心可能来找他。也不是什么好事,也可能会死。

  眼下白云心跑去找九公子,好的结果是……也许两个大妖魔争斗起来,解决掉一个。李云心还记得那晚白云心的反应……那可不是什么“听说了老朋友”行踪之后该有的表现。

  坏的结果是两个家伙一起找过来——他简直无法想那样的情景。

  其实除此之外……通明玉简。

  他或许没见过,但知道道统和剑宗有种种神奇手段。三个剑宗流派掌门弟子就已经将他搞得焦头烂额,更不消说流派之上还有洞天。那三个在世俗间牛气冲天的“掌门弟子”,在整个修行界,大概就只相当于城镇基层公务员的角色吧……

  倘若真被得知通明玉简在他手上,整个修行界都来抢夺,他是绝不可能守得住的吧。搞不好,还要丢掉性命。

  世俗中人总爱将那些修为高深的修行者看作“神仙”,却不知道天心正法有一个“心”字,修的就是心。但可不是愚昧无知的世俗人传闻的“慈悲心”,而是“太上忘情”。

  修行五个境界,玄真化虚意。修到了化境,便要重视修心、修****了。想要再往上,到真境、玄境,更是有一道道心魔劫在等着他们。想要渡过那些劫,便要忘情。少一种情感,就少一劫。

  待到将自己所有为人的情感都摒弃了,便是“玄真化虚意”五境之上的“太上忘情”之境。到这时候,神魂肉体都淬炼得无比强横,便可以白日飞升了。

  但……这只是理论上。

  因为的确已经将近三千年没有人羽化飞升过了。

  李云心不知道“太上忘情”之境究竟是怎样的真实体验,虽然因为前世的特殊经历,他也能稍微理解一些。

  然而他可以确切地知道,修为越高的那些人,就越不会有什么“慈悲心”。倒并非说他们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实际上连“为非作歹”的那种情感,也是要被摒弃的。他们只是会变得无情。像机器一样计算一切利益得失,得到最优解。至于在得到最优解的过程中会不会伤害到其他人,那并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

  因为同情心,也是一种情感。

  有的时候李云心会想,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到了那种境界,拥有移山填海之能,却没有了七情六欲……

  又有什么用呢?

  无论如何一旦被那些人盯上,大概自己会很惨。

  那些人一定一直都在找。因此那天雷暴来了,不久之后就有人上了门。

  那次雷暴同样是个谜团。而自己的父母竟然可以带着这玉简,隐居避世十几年都未曾被发觉——这件事想一想,他也觉得深不可测。但这样“深不可测”的父母却在一夜之间被雷暴劈死。

  每每思及此处,他又觉得遍体生寒。

  到底是怎样层级的存在盯上了他,现在,是不是还在盯着他?

  但至少他知道自己还握有一张底牌。

  没有他,那些人打不开这玉简。

  再大神通也打不开,再聪明的人也打不开,再见多识广的人也打不开。

  因为那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办得到的事情。

  李云心叹了口气,用力搓搓自己的脸。屋外虫鸣声渐起,竹叶被微风吹得沙沙作响。他重新拿起那包酱牛肉一边一片一片地挑着吃,一边走出门外去。

  得做些准备。

  这个世界的妖魔、修士诚然强悍,但……他有另一些那些人不曾了解的东西。

  心魔才是最可怕的。

  在同样的一个夜里,一街之隔,乔家乔段洪的卧室里一灯如豆。

  他未断气,但也未醒。躺在大屋的床上像一个残破的人偶,身上发散出浓重的药味儿。

  伤口被覆上草药以及金创药,然后被人用并不专业的手法以绷带包裹。脸颊深陷、双目紧闭。如果不是胸膛偶尔还有起伏,就和一具尸体也无甚区别。

  一个老仆守在他床边,白发蓬乱,像是已经几天未梳理过了。

  老人的脸上遍布沟壑,一只眼是瞎的,呈现浑浊的白。他手里捏着擦脸巾。被捏住的地方还是湿润的,但其余的地方已经干了。这意味着他在这里坐了很久,或者说……靠在床边睡着了。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打更声从后街传进屋中,老人才忽然转醒,抬眼去看乔段洪。

  仍未醒。他伸手摸摸男人的额头,依旧烫得厉害。

  这老人就吃力地起身,到床边的铜盆里洗了帕子又给换上,才走到门边推开门。

  开门声惊醒了守在屋外的两个小厮。

  老人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睡了一夜了。药煎了么?”

  两个小厮擦了擦口水对视一眼:“这就去了。孟爷莫急嘛。”

  随后两个人赶紧匆匆地走了,边走边低声说话,又往西院瞧了瞧。

  西院有人声,在笑。有男有女,还有忽高忽低的说话声。春夜的风将那边的酒气吹了过来——是在庭院夜饮。

  老人佝偻着身子,用仅剩的一只眼往那边看了看,重又关上门。

  他知道那两个小厮不会去煎药。早没药可煎了。这两天是他用自己的钱给大郎请的郎中。但他的钱本就不多,这时候都用尽了。

  那两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和乔佳明更不会管。他们不但不会管,还只想由着大郎自生自灭。这乔家大院上上下下,三十多口人,原本都指望着这个镖局过活。现在大郎带人出去走了这一趟镖,全折了,只有他自己回来,生死不知。

  在老人这里想……有的时候他甚至会想……

  大郎也还不如死在那里。

  都一起死了这家或许还不会像如今这样,大郎也不用像如今这样,躺在床上……听那两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和那无赖作乐。

  当初大郎那原配,那乔文氏,才是个好女人啊……只可惜死得早了。只留下一个女儿,如今也疯了,被关在后面。女儿啊……毕竟是女儿啊。他老头子现在也暂时顾不上。

  只是可怜了大郎。他从小看着大郎长大,那时候他还是个镖师。广元十三年路上遇到盗匪,他为老镖头挡了一刀一剑。

  http://www.mxguan.com/book/560/3637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