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数据江湖 > 第四章,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第四章,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任青青见此情况,舌尖一咬,立即喷出一道血雾,鼻子用力一吸,又立马将血雾从鼻子吸入体内,随着她的一声大喝,只见她顿时眼眶泛红,原本小家碧玉略显丰盈的身子立马拔高了三寸有余,瘦弱的身体要像是充气一般膨胀了起来,活生生成了一个肌肉女,她没有管影二影三的攻击,双手拳出如龙,双拳分别砸向影二影三的脖子,影二用双手交叉护住面庞,在空中影三直接扭身用肩膀抵挡,三人皆命中了对方,影二倒退了三步,影三在空中翻腾了一下,借以卸力,但是还是撞到了木屋的墙壁,房子直接倒了一半,任青青也被逼退了五步,嘴角渗血。见房子已将倒塌近半,取剑之事已不可为,就顺势退到了孟非身边。

  “哟哟哟。这不是失传多年的袈裟血弥勒吗?准备拼命了呀。嘻~”影一膝盖受伤,也没有再逼上孟非。就退到了一边,立即就有一个带着铜色哭脸面具的鹿狩给其上金疮药。见影一退后,影四五六七八九纷纷拔身攻向孟非任青青二人,影二影三也少略作调整也围了上去,影一只是目光炙热的注视着场上的拳风脚影,站在边上一动不动。

  孟非任青青见众人围了上来,皆扯下腰带,用手一抖,布锦碎裂,露出来的赫然是两柄软剑!

  任青青右手执剑,孟非左手拿着剑柄,二人共同施展羊角春剑,一式角羊奔袭,只见空中似有群羊奔袭,埋头抵角冲锋!

  众人围攻的节奏瞬间被冲散,但是孟非任青青二手所持的软剑也在拳风脚影的冲击下铛铛作响,剑身不断颤动,角羊奔袭的势头也随之一滞,后劲不足!本来软剑只是为了应急之用,本就不似精钢剑那样好用,二人又没有与软剑适配的功法。

  在九影退下的瞬间,十二罗刹纷纷拔剑便攻!白云剑阵瞬间成型,只见十二人上下翻飞,剑剑只取孟非任青青二人要害!

  白云剑阵施展时烟云升腾,白色披风的众人在其中又如白云翻腾而得名,也因为它强悍的杀伤力而凶名滔滔。

  孟非任青青二人随之变式,一招以防御著称的公羊抵角立即使出,只见二人所结出一只巨大的公羊,顿步埋首,以其羊角最坚硬的中间部分,地方众人的攻势。虽然只有一只公羊,但是十二人从他们的角度望去,都觉得那只公羊是正对着自己的!

  十二人的白云剑势随之倾泻在公羊硬角上,羊角受了一击,立马反身冲撞,十二人骤然后退,白云剑阵随之告破,而且十二人都受了轻微的内伤,但是比起他们来,孟非任青青二人更是大吐了一口鲜血,原本自损三百伤敌一千的招式,在这不适配的剑上变成了自损八百伤敌一千,十二个八百加起来怕也不是什么多轻的伤势。

  影一一挥手,十二人随即后退,二十四鹿狩上立马上前,补充了十二人后退后停滞的攻势,十二人或毒针,或飞镖,或飞刀,一口气向孟非任青青倾泻了一阵暗器,好似一场瓢泼大雨一样,密密麻麻的,只叫人无法抵挡!

  但孟非任青青岂会被这种情况难倒?一式角羊种草,二人的剑身好像有无数角羊从后腚喷射出无数草籽,播撒天下!众暗器不断在与草籽的碰撞中被击落,漏网之鱼也被任青青以裙摆扫落在地上,虽然裙摆变得破破烂烂,任青青也毫不在意。

  ‘啪,啪,啪,’突然一阵突兀的阵巴掌声出现,‘’嘻~二位可真是不减当年啊!”影一妖冶的声音又从他残破的笑脸面具下再次响起,“幸亏我还是早有准备,不然呐,我这些人,可比不得当年二位和那些好汉交手的那些呀!”

  孟非如剑一般的眉慢皱成了一个“川”字。说:“你们还有什么手段,尽管都使出来!今日,我夫妇二人都全接了!”

  “非哥,我们的。。。”任青青刚想说什么,但是被孟非一挥手给拦住了。

  “嘻,嘻,嘻,哈,哈,哈!二位不是已经接了吗?”影一笑的手舞足蹈,好似膝盖上的伤都好了一样,但是上面已经止住的鲜血又开始渗出却又是个不争的事实,他笑的都直不起腰了,一滴眼泪却从他笑脸面具的下的眼眶流出,从下巴滴到了地上。

  “你什么意思?”孟非疑惑道,神情更加戒备了。因为他不知道白衣楼到底准备了什么后手。

  “意思?”弯着腰的影一突然抬起头,吼道。“意思就是,我们白衣楼已经成功了,你懂了吗?你马上就会感受到了。马上!只是马上!十年了!你们会为当年付出代价的,你们只是第一个!嘻,嘻,嘻!”虽然隔着面具。但是也能感觉到影一面具下的狰狞和疯狂!

  孟非和任青青二人听到这句话,瞳孔骤然一缩,互视一眼,都感受到了彼此眼中从未有过的恐惧。

  孟非用颤抖的声音道:“真的。。。真的吗?那个风流萤?真的做出来了?”孟非眼神突然坚定了下来,大喝道:“你们这群疯子!那种东西怎么可以!江湖啊,江湖会被你们毁掉的!”说完心中一痛,仿佛失去了什么,只见孟非任青青二人周围突然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些许光点,一明一暗,好似萤火虫般在空中飞舞,梦幻而美丽,孟非和任青青二人一下子仿佛被夺去了神智,目光呆呆的注视着空中的流萤,眼中逐渐失去了神采,原本尖锐的目光,默默的涣散了,好像只剩下两具空壳。

  孟静夜千辛万苦,终于从雪堆中挖出一个能爬出来的洞了。但是他挖错了方向,挖到了竹子堆里,他透过竹子间的缝隙,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场上经久不散的杀气,震得他丝毫都不敢动,吓的想喊,却这么也喊不出来,毕竟他现在是孟非和任青青的儿子,血浓于水,浓浓的亲情腻的他快乐的要飞起来了,这时,他想哭,却这么也哭不出声。身体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在雪堆里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阵微风拂面,孟非的脸上突兀的出现了一道裂痕,仿佛像是裂开的冰层,刺刺拉拉的,蔓延向全身,‘砰’的一声,两人都如玻璃板碎裂开来,连衣物一起,散成了一堆粉末,仅仅留下了两把布满裂纹的软剑!

  “嘻。效果不错!果然是世间奇毒!”影一蹲了下来,丝毫没有管膝盖上源源不断渗出的血液,伸出手指,捻了一点粉末,用拇指和食指来回的搓了搓,嘴唇一吹,粉末于是来到了空中,随风飞扬!喃喃道:“人呐,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有人,哪里还能退出?退隐?可笑!可笑之极!”

  影一站了起来,带头走上了竹林小道,剩下的八影十二刹也紧跟其后,他头也不回的说道:“鹿狩,洗地!”

  “是!”二十四鹿狩抱拳回答,然后各自分工开来,有三个人拿出三个大小不一的磁盒,对准地下的暗器,暗器随即分别飞向三个不同的磁盒,并竖着整齐排列开来,三个人带着手套,将暗器一一拿出,按每种暗器标准的数量,装载到每个鹿狩的暗器匣里。

  五个人掏出打火石,从腰间的袋子里抽出一卷卷油布,裹起一两枚石子,点燃后扔向原本充满温馨的木屋,顿时,木屋就被一片大火所吞没,只有些许火星在不断的升腾,飞向天空,周围的雪都开始慢慢受热融化了。

  剩下的人就取下小腹上腰带前的那块铁片,从暗器匣的侧面抽出一根铁棍,一组合,就是一把铲子!他们等大火熄灭后,就开始掘土,将这里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全部都掩埋在竹林略带暗沉的土壤里。

  待一切夯实完毕,众人拆解工具,将它们放回到原来的位置,一窜上竹林顶端,几个腾挪,就只见些许背影了。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半懵半傻的孟静夜终于缓了过来了,慢慢的,把僵硬的身子,吃力的从雪堆里抽了出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原本是家的空地上。一步慢的,好像是过了半个世纪一样。

  望着平坦的地方,眼前恍惚出现了曾经温暖的家,那个他上辈子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温馨,现在,他又失去,失去了溺爱他的父母,他孟静夜,又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了!

  眼泪犹如关不上的阀门,奔涌而出,无声的抽噎着,眼泪滑下他的脸颊,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四分五裂,就如同他的心一样!砰的一声,全碎了!

  孟静夜猛的用手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冻得发紫的双手握紧,心里对自己狂吼道:“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除掉白衣楼!”孟静夜想起自己无双的系统,觉得,这就是上天给他复仇的机会!让一定会亲手灭掉白衣楼!一定会的!

  http://www.mxguan.com/book/728/361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