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国民老公宠妻1001式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受伤(二)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受伤(二)

        薛柯炀看着胡芊茵端着一盆热过来时候对着她说着,可是她根本就听不进去,“没事,我来就好,难道你讨厌我吗,宁愿去请个看护也不愿意用我?”&1t;/p>

        胡芊茵并不是想要质疑薛柯炀,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可是她觉得自己要是不亲自动手的话,心里始终是不放心的。&1t;/p>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害怕累到你。”薛柯炀看见胡芊茵那么执着的样子,也并不打算在继续这么做了,因为自己了解胡芊茵,知道就算是自己在怎么说,她还是会照样这么做的。&1t;/p>

        看见胡芊茵的这个样子,心里面实在是担心,“我真的很抱歉,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你这么的劳累。”&1t;/p>

        胡芊茵听见薛柯炀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也确实很难受,这明明就不是他的错,“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你能不能让我为你做点什么,不然的话我的心里会很难受的,你竟然替燕乔受了那么一刀,我都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你,所以也请你不要这样说。”&1t;/p>

        “嗯,没事,你看我身体那么好,区区一刀并不算什么,所以你也不要觉得难受。”薛柯炀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没什么事。&1t;/p>

        看着这个样子的自己也实在是很难受,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好过来,这样就不至于连累了他们。&1t;/p>

        “没事,你不要觉得你连累我,因为你是英雄,你为了救人才这个样子的,我并不觉得是累赘,我们是夫妻。”&1t;/p>

        胡芊茵捧住薛柯炀的脸颊对着他很认真的说着,但是薛柯炀确很无奈的笑了,“什么英雄啊,我真的很不想笑的,只是你这么说我实在是忍不住了。”&1t;/p>

        薛柯炀破功的笑了之后,胡芊茵也微笑着,“我是在夸奖你,你为什么要笑,拜托,能不能给点面子啊。”&1t;/p>

        胡芊茵不想笑的,但是被胡芊茵感染着就笑了起来,这样的感觉还真的就像是刚刚谈恋爱的小情侣一样。&1t;/p>

        这件事老的挺大的,还登上了报纸,正好被6苓瑶看到了。&1t;/p>

        6苓瑶看见了薛柯炀救人受伤的新闻,着急的就来到了医院,来到薛柯炀的病房的时候,胡芊茵刚好没有在。&1t;/p>

        “柯炀,你怎么样啊,我看见新闻就着急赶了过来。”6苓瑶很着急的坐在病床上,手紧握住薛柯炀的双手。&1t;/p>

        薛柯炀怎么样也没有想到6苓瑶会来这里,尴尬地笑了笑,“那还真的是谢谢你,这么大老远的赶来。”薛柯炀以为这个6苓瑶是特意赶来厦门的呢。&1t;/p>

        “你没事吧,我看见新闻上的你真的是太帅了,像个英雄一样。”6苓瑶特别浮夸的说着。&1t;/p>

        “我没事,真的很感谢你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看我。”薛柯炀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的就是讽刺。&1t;/p>

        真的是不知道这个情况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就在6苓瑶刚想要说话的时候,胡芊茵就出现了。&1t;/p>

        “你怎么在这里?”疑惑的应该是胡芊茵,不过这反问的话确实6苓瑶先问出来。&1t;/p>

        反而是胡芊茵并没有那么多的疑问,只是看见6苓瑶在这里稍微有点震惊,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事情。&1t;/p>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可是薛柯炀的老婆,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胡芊茵一边拧着毛巾,一边对着6苓瑶说着。&1t;/p>

        6苓瑶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柯炀,你想吃什么吗?你看你现在都瘦了,肯定是某些人没有照顾好你。”&1t;/p>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的就是在说胡芊茵,不过胡芊茵并没有放在心上,对于这样的人,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放在心上。&1t;/p>

        要是自己跟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的话,那就证明自己也太没有品味了,所以胡芊茵就当作是空气。&1t;/p>

        “我没事,我也没瘦,还请6小姐管好自己就行,病房里面实在是小,所以也请你看望过我之后就请回吧。”&1t;/p>

        薛柯炀真的是觉得这个女人在这里,让自己感觉很知窒息,于是就想要她抓紧时间远离这个病房,更何况她身上的香水味真的是特别的浓烈。&1t;/p>

        “柯炀,你怎么可以这样呢?”6苓瑶表现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眼睛又很恶狠狠的看着胡芊茵。&1t;/p>

        “柯炀,你说是不是这个女人跟你说了什么,你才会对我这么的冷淡。”6苓瑶这样不讲理的样子是薛柯炀最讨厌的样子。&1t;/p>

        胡芊茵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在白费力气,明明知道一个男人对你没有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还是不能够清醒呢。&1t;/p>

        看见这个样子的6苓瑶,胡芊茵都为她感觉到很不值得,但是自己也不能说什么,就只有无奈的叹息。&1t;/p>

        “并没有任何人说你,我和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你的好心我心领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你先回去吧。”&1t;/p>

        薛柯炀闭着眼睛对着6苓瑶说着,感觉自己的伤口这一会儿是真的很痛,估计就是看见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才会那么大的反应。&1t;/p>

        6苓瑶听见薛柯炀这么说,只好生气的冷哼一声,看着胡芊茵的眼神更是愤怒的很,之后就走出了病房。&1t;/p>

        “人家也是来看你的,最起码让她在多待一会啊。“胡芊茵真的是为6苓瑶抱不平,毕竟这样的感觉到谁身上都不开心。&1t;/p>

        看见胡芊茵向着6苓瑶说话,心里面就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太善良了,难道不知道这个女人对她做过什么事情吗。&1t;/p>

        “你就这么希望别的女人来看你老公?”薛柯炀的话把胡芊茵给说的顿时就脸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1t;/p>

        看见这样的胡芊茵,薛柯炀也觉得自己的伤口瞬间就不疼了,也觉得这个事情好像就是看人来的,看见自己喜欢的伤口也跟着开心,不喜欢的,就连伤口都会疼。&1t;/p>

        “哪有,不过你当时还说要看护的?”胡芊茵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对着薛柯炀说着,不过这句话里面吃醋的意思很明显。&1t;/p>

        薛柯炀的心情更加的好了,“说,你是不是吃醋了?”薛柯炀抱着胡芊茵,想要让她靠自己近一点,让自己感受她的温度。&1t;/p>

        可是不好意思的胡芊茵一直在挣扎,好像是用力过大,碰到了薛柯炀的伤口,就听见他闷哼一声。&1t;/p>

        “怎么样,没事吧,怎么跟你说的,不要动不要动,你还是动了。”胡芊茵很关心的的查看薛柯炀的伤口,并没有现渗血之后心里面也就舒服多了。&1t;/p>

        薛柯炀微笑的看着胡芊茵担心的样子,“刚才是真的碰到了,不过看见你紧张的样子,就算是渗血了也不敢让它流出来。”&1t;/p>

        薛柯炀的这句话又很成功的逗笑了胡芊茵,“你还真的是有本事,就连血都要看你的脸色才决定流不流啊?”&1t;/p>

        “是呀,我就是这么的厉害。”两个人愉快的交流,让两个人都觉得很完美,这样的好感觉其实还是不错的。&1t;/p>

        薛柯炀身体恢复的很快,医生说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回去里面去修养了,“哎,终于可以回家了!”&1t;/p>

        胡芊茵也觉得很轻松,燕乔在出院的那天也来了,当了搬运工,把薛柯炀的用的吃的穿的全部都拿回了酒店。&1t;/p>

        回到酒店里面薛柯炀就觉得还是酒店里面舒服,“闻了那么久的消毒水味道,感觉还是这里的味道比较好闻。”&1t;/p>

        薛柯炀特比夸张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里的气味,就像是这里的味道能够让自己满足一样。&1t;/p>

        看见薛柯炀的这个样子,胡芊茵也觉得很好笑,不过并没有去管他,就来到了厨房,打算好好的给他补一补。&1t;/p>

        “燕乔,这次的事情是不是长记性了,以后的你一定是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所以一定要三思,问问芊茵,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去。”&1t;/p>

        薛柯炀坐在沙上,看着收拾东西的燕乔,对着他教育着,突然薛柯炀就感觉自己老了,竟然到了这样教育人的年纪了。&1t;/p>

        “我知道,我下次一定注意,这次真的是谢谢你。”燕乔确实是因为这个事情长大了很多,在危险的边缘走过了一回,也知道这种感觉不好受,下次就会注意了。&1t;/p>

        看见燕乔的样子,薛柯炀也感觉到他的难过,“我知道你想要找到爸爸妈妈,但是你也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着急就能满足你的,一定要慢慢的来。”&1t;/p>

        薛柯炀教训燕乔的样子实在是让在厨房里面的胡芊茵看着想笑,就像是一个爸爸在教训自己的儿子一样。&1t;/p>

        “你也看过新闻吧,里面有十几二十年,甚至到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才找到自己的亲人的。”&1t;/p>

        “嗯,我知道。”燕乔就只负责听,也觉得这个样子的薛柯炀还是第一次看见。&1t;/p>

        自从那一次去医院看望薛柯炀碰壁了之后,6苓瑶并不气馁,继续向着医院前进,可是到达薛柯炀之前住的病房之后什么人都没有,就只有一个护士在那里铺床。&1t;/p>

        “这里的人呢?”6苓瑶很好奇的看着那个护士。&1t;/p>

        “出院了。”&1t;/p>

        听到这个消息,6苓瑶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鲁莽了,应该先打个电话问一问的,不然的话自己就像现在这样白跑一趟。&1t;/p>

        不过这并不会让她觉得难受,直接就来到了薛柯炀所住的医院,这样不会碰壁了吧。&1t;/p>

        “柯炀,柯炀你在吗,我是苓瑶我,我来看你了。”一边按着门铃,一边冲着里面叫喊着,这让一边的住房都出来观望拿过来。&1t;/p>

        薛柯炀当然是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声音,“燕乔,你去开门,就说我死了。”薛柯炀说完转身就上楼了,留下纳闷的燕乔。&1t;/p>

        &1t;/p>

  http://www.mxguan.com/book/9286/67114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