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贤后 > 180.物尽其用

180.物尽其用

        只有订阅过4o%,  才能翻作者的牌子,否则需要排队72小时!  6言蹊这话,  若是说给不认识的人听,  估计还能哄住人,毕竟比起6言泽人高马大的样子,6言蹊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弱不禁风”了,  可惜,  在场的人,没有谁不了解6言蹊的尿性。

        果然,一听到6言蹊这番狡辩,云婉仪毫不客气地拍了拍小儿子的额头:“你还说,你大哥哪儿敢欺负你啊?从小到大你大哥哪件事不是让着你的?”

        被戳穿了6言蹊也不尴尬,都是自家人,  他是什么样子的,  家里人还不都是心知肚明?立马转头望了望门口,试图转移话题:“催促起了云婉仪:“娘,时间快到了,  我们快出吧!”

        “哼!”不用说,  也能知道,这一声冷哼,来自从刚刚开始就脸色不太好的大哥。

        在感受到小弟因为自己这一声冷哼望向自己的目光时,  6言泽同样回给了6言蹊一个没好气的眼神:急什么急?安景行那小子有什么好看的?

        在读懂大哥眼神中的意思后,  6言蹊摸了摸鼻子,  决定什么话也不说。吃醋的大哥什么的,  简直是太可怕了!

        云婉仪见状,也不阻拦,笑嘻嘻地看着兄弟二人你来我往地打机锋,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小儿子在大儿子手中吃瘪。

        “二哥今年还是不回家吗?”看着大哥不太好看的脸色,6言蹊决定找点话题,转念就想到了自己不知身在何处的二哥。

        “言修前几日传信回来,说是有事耽误了,只能争取在小年夜之前回京。”云婉仪点了点头,二子6言修喜自由,朋友遍天下,常年在外游学,除了过年,就没见他着家,甚至去年到了过年的时候,也没回家,“这次托言蹊的福,你二哥可能要在京城多待上一段时间了。”

        云婉仪现在对于赐婚的事业看开了,原因无非是看6言蹊对这件事并不抗拒,既然小儿子本人都不抗拒,云婉仪自然也就依着6言蹊了。

        “那我就能好好和二哥聊聊了,这次二哥出去了这么久,一定见识到了不少新鲜的事情。”6言蹊点了点头,眼中也带上了笑意,虽然二哥常年不在家,但是对于6言蹊的宠爱,却丝毫不必6家的其他人少。

        “哼!”果然,一听6言蹊这话,6言泽又是一声冷哼,老二那个笑面狐狸有什么好的?常年不着家!

        见6言泽的脸色越来越差,6言蹊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大哥哪儿都好,就是有些时候,像小孩似的,无奈,6言蹊戳了戳大哥的肩膀:“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大哥了!”

        “哼!”回应6言蹊的,同样是一声冷哼,只不过这一次,6言泽的脸色,比起刚刚来说,好上了不少。明显是被6言蹊的话给哄好了,这么好哄的6言泽,也难怪6言蹊从小能够“欺负”他到大了。

        看着两个儿子的互动,云婉仪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这个大儿子呆呆傻傻的样子,有些无奈,看来自己这个大儿子,是别想在小儿子手中讨便宜了。

        不一会儿,正在前行的马车就停了下来,6家下人的声音从车外传了进来:“夫人。”

        听到吓人的声音后,云婉仪掀开窗上的帘子向外看了看,才转头望向车上的两个儿子:“到了,下车吧,从这道门开始,就不能再坐马车了。”

        “嗯。”6言蹊和6言泽也知道,过了下马碑,就需要步行了。

        6言蹊撩开了马车的帘子,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看着眼前皇宫的大门,如同记忆中一样巍峨,也如同记忆中一样,令人望而却步……

        “言蹊?”云婉仪从马车上下来,就看到小儿子望着眼前皇宫的大门,眼中的神情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也让外人能够轻易从他身上散出来的气息,感受到那一丝薄凉与悲壮。

        “嗯?”听到亲娘的声音后,6言蹊从回忆中回过了神,“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儿,一时间看得有点入了神。”

        6言蹊这话倒不是作假,这一辈子中,6言蹊上一次来皇宫还是在九年之前。八岁的年纪生了什么,说不记得了,也能说得过去。

        云婉仪听到6言蹊的话,虽然直觉觉得不对,刚刚小儿子的神情,分明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样子,不过看着小儿子的笑颜,云婉仪却没有戳穿他的谎言:“这很正常,娘第一跟着你爹来的时候,也同样看入了神。”

        以为瞒过云婉仪的6言蹊将心中的各种想法收了起来,专心跟着领路的宫人向宴会举办的宫殿走去。走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6言蹊现,自己的心情居然异常的平静。

        没有怨恨,没有不甘,甚至也不激动,即使知道即将面对上辈子最大的仇人,6言蹊内心深处也依旧毫无波澜。大概是有恃无恐吧,知道了皇上内心深处的想法,甚至知道了皇上接下来的手段,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再坏,也不会坏到上辈子家破人亡的地步,不是吗?

        就在6言蹊想着往日的种种之时,其中一名领路的宫女转过身向云婉仪弯了弯腰:“两位公子从这里进去就是了,夫人请随奴婢到旁边的殿内等候。”

        虽然在6府,6远一房并不太注重男女大防,用膳之时也从未分开,但其主要的原因是因为6远一房除了云婉仪就没有别的女主人,6远自然舍不得夫人孤零零地一人用膳,也就没了不同席的规矩。但是这样的习惯,自然是不能用在宫宴之上的。

        在听到宫女的话后,云婉仪朝两个儿子摆了摆手:“将军已经在殿内了,快快进去吧,别让将军久等。”

        6言泽与6言蹊自然也是知道宫中的规矩的,向云婉仪拱了拱手后,转身向殿内走去。

        6言蹊刚踏进大殿的门口,就看到了在殿内最深处的那抹绛紫色的身影,即使身上的宫装满身贵气,也俨然一副儒雅贵公子,遗世独立的模样,不是安景行,又会是谁?

        而在6言蹊踏入殿门的那一刻开始,殿内原本有些嘈杂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没一会儿,就变得鸦雀无声。许是感受到了殿内的变化,安景行皱了皱眉,向殿外望去,不知是谁,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6言蹊的身影直直地撞进了安景行这一回眸之中,红衣胜火,映照着殿外的点点白雪,更是惹人注目。就在安景行思考着需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去和6言蹊对视之时,之听6言蹊冷哼一声,转身向殿中另外一边走去,徒留下衣袖在空中划出地一道艳丽的红花。

        天知道6言蹊是多想与安景行交换一个眼神,但是殿中骤然安静下来的样子,让6言蹊知道,现在殿中的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他的反应。

        他6言蹊何德何能能让文武百官注目相迎?无非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自赐婚以来,京中的风言风语就没断过,跟何况这可是他在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和安景行会面。

        果然,6言蹊的这一声冷哼之后,殿内的声音又开始渐渐恢复起来,京中的勋贵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些什么。

        望着向6将军走去的6言蹊,安景行微微有些失神,眼中心中,满满都是刚刚6言蹊冷哼的模样,还是和以前在玄武大街上打马而行之时一样,那么鲜活,那么潇洒自在。

        “皇兄?”看着皇兄失神的样子,安景卿轻轻拉了拉皇兄的衣袖。从刚刚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哥哥进来开始,皇兄似乎就变得有些不对了,见皇兄回过头之后,安景卿终于可以开口问问了,“皇兄,那是谁啊?”

        “那是你未来的皇嫂。”看着面带疑惑的皇妹,安景行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愉悦。

        “皇嫂?他就是6言蹊?感觉……”安景卿说到这里,脑袋歪了歪,似乎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可以来形容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人,终于,似乎是想到了一个比较贴切的词语,安景卿眼睛亮了亮,“感觉好厉害啊!”

        听到妹妹的话,安景行的嘴角勾了勾,摸了摸安景卿的脑袋,没有再说话。

        对啊,很厉害,当着满朝文武,京中勋贵的面,说甩脸色就甩脸色,怎么能不厉害?看着皇妹眼中的向往,安景行微微勾起的唇角有些凝固,眼中慢慢染上了一层深意——

        不用羡慕,以后,你也可以活得,这样地肆意潇洒!

        6言蹊这话,若是说给不认识的人听,估计还能哄住人,毕竟比起6言泽人高马大的样子,6言蹊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弱不禁风”了,可惜,在场的人,没有谁不了解6言蹊的尿性。

        果然,一听到6言蹊这番狡辩,云婉仪毫不客气地拍了拍小儿子的额头:“你还说,你大哥哪儿敢欺负你啊?从小到大你大哥哪件事不是让着你的?”

        被戳穿了6言蹊也不尴尬,都是自家人,他是什么样子的,家里人还不都是心知肚明?立马转头望了望门口,试图转移话题:“催促起了云婉仪:“娘,时间快到了,我们快出吧!”

        “哼!”不用说,也能知道,这一声冷哼,来自从刚刚开始就脸色不太好的大哥。

        在感受到小弟因为自己这一声冷哼望向自己的目光时,6言泽同样回给了6言蹊一个没好气的眼神:急什么急?安景行那小子有什么好看的?

        在读懂大哥眼神中的意思后,6言蹊摸了摸鼻子,决定什么话也不说。吃醋的大哥什么的,简直是太可怕了!

        云婉仪见状,也不阻拦,笑嘻嘻地看着兄弟二人你来我往地打机锋,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小儿子在大儿子手中吃瘪。

  http://www.mxguan.com/book/9387/6711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