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民国反派大小姐[穿书] > 51.第五一章

51.第五一章

        本文防盗比例是5o%,  24小时,请支持正版。

        “这血是别人泼的。”林熠熠提醒他。

        林敬亭想抹把脸,  却现自己手上也沾了血,  只能作罢,回头才看到家丁已经把那疯女人制住了,便恶声恶气地说道:“押她送官府。”

        林熠熠连忙扯住他,  “哥,  她刚才又说高利贷又说比逼死人,你还是别急着送官府,先扣下来自己问问情况。”

        林敬亭皱眉,疑惑地说:“高利贷?”

        老夫人到这时才缓过气来,被丫鬟搀扶着,拍着胸口道:“这疯子一上来就骂林家又骂你,  这可是菩萨庙啊,  居然遇上这么晦气的事,看看我们这一身的血,作孽哦!”

        林敬亭也知道这里不是问话的地,  连忙叫丫鬟家丁收拾东西,  找最近的一家客栈给大家洗掉身上的血腥。

        林熠熠是受灾最严重的一个,她足足用了两大桶水才将自己洗干净,不过就算身子洗干净又换上新衣服,  还总觉得鼻头上残留着一股子腥臭味,  还好是鸡血,  要是狗血的话,  她今天就得一整天泡水桶里了。

        林熠熠穿上新送来的衣服,虽然不太合身,但起码干净,只要不再让她闻到一丝血腥味,她就很满足了。

        离开房间分别去看了老夫人和李玉,她们两也都洗过澡,正在各屋的床上喝参汤,林熠熠觉得奇怪,被泼血的人是她,为什么她们比她还要虚弱?

        见她们没事,她又跑去找林敬亭,拍了半天门,才有家丁从里面打开,林敬亭坐在桌旁,他身上带血的衣物还没换,只是将手上的血的洗了,看到她进来,皱着眉头问她,“怎么不上床歇着,跑来坐什么?”

        林熠熠走过去,坐到林敬亭身边,说:“我不明不白地被泼了一身血,难道还不能来问问情况?”

        抬着下巴的傲娇模样瞬间让林敬亭破功,笑骂道:“就你有理。”

        “她说什么了?”林熠熠看着缩在一角瑟瑟抖的女人,皱了皱眉头。

        “什么都没说,不管问什么,她就知道骂我和林家。”林敬亭说。

        林熠熠歪着头想了想,说:“你不觉得奇怪吗?高利贷的事情又不是你在管,她为什么跑来骂你,要不要找二哥来问问?”

        林敬亭摆摆手,说道:“我也觉得奇怪,还是先问清楚再说。”

        林敬亭还是很理智的,出了这个事情,马上敏锐地想到不能惊动林敬轩,高利贷一直是林敬轩在弄,现在有人出事,却骂道林敬亭头上,只要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其中肯定有蹊跷。

        可是不管兄妹两怎么威逼利诱,那女人就是不肯说什么,正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个女人找上门来了,指名说要找林敬亭,还说他们抓走的人,是她的嫂子。

        今天的稀奇事真是一桩接一桩,林敬亭让人将她带进来,现对方是个貌美的妇人时,林敬亭都觉得意外,“她是你家人?”

        对方也不惧怕屋内压抑的氛围,点了点头,“是我嫂子。”

        林熠熠在林敬亭耳边小声说:“她是新街口的豆腐西施,我去她家吃过豆腐脑。”

        林敬亭挑眉,问豆腐西施:“你嫂子是疯子?”

        “不是,她只是被吓到了才会这样,平时也是正常人。”

        林敬亭冷下脸色,说:“既然你们是亲人,那肯定知道高利贷的事,她说不了,那就由你来说。”

        豆腐西施深吸口气,看了看一旁的林熠熠,才说道:“我哥去年跟当铺里的林老板认识,林老板说他很会看玉石,便怂恿我哥去买,我们只是普通家庭,根本玩不起那些昂贵的东西,可我哥鬼迷心窍,真的去买了,他没钱,林老板就说可以借他,只要玉石开出来,赚了钱就马上能还钱了,我哥相信他的话,就签字画押借了一笔钱,可那石头开出来也只是块石头,后来才知道林老板那是利滚利的高利贷。”

        林熠熠听着直皱眉,但林敬亭却是无动于衷,他压根不关心别人有多惨,在他看来,林敬轩的手段虽然很卑劣,但那两人也算是愿打愿挨,根本怨不得人,他关心的是,为什么这种事最终会算到他林敬亭的头上。

        林敬亭挑出重点道:“既然是跟林敬轩借的高利贷,为什么要冲我来?你们应该去找林敬轩才对。”

        “典当行既然是你的生意,放高利贷的人自然是你,每次来要债的,喊打喊杀也都说是你派来的,你现在却说是别人,难道林老板敢做不敢当?”

        林敬亭听了这话,咬了咬牙根,压下怒气道:“这事不是我做的,我为何要担?你们不问清楚缘由就来闹事,这事我肯定不轻饶,有什么话,你们留着去衙门说吧。”说完就示意家丁把地上的女人押起来。

        林熠熠连忙拉着他的衣服说:“哥,放了她们吧,她们已经够可怜的。”

        林敬亭皱眉,说:“可刚才她拿血泼你了,这么严重的事,怎么能说算就算。”

        林熠熠道:“这事我确实生气,但既然是有内情,也不是不可原谅,而且这一闹,让你知道很多你原先不知道的事,也算是功劳一件。”

        看着自己的宝贝妹妹帮着别人说话,林敬亭心里真不是滋味,不过还是摆摆手,对豆腐西施道:“算了,你把她带走吧,至于高利贷的事,我自会查个清楚。”

        豆腐西施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对着他们两千恩万谢,很快就带着她嫂子离开了。

        林熠熠也是暗暗松口气,回头看一眼沉默着的林敬亭,林熠熠说:“哥,要去找二哥对质吗?他显然瞒了你很多事。”

        林敬亭抬手扫了扫她的脑袋说道:“小丫头,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

        “你总当我是小孩,我董事着呢,你要去典当行找二哥的话,一定要带上我,上次我跟茜儿打赌输了,将玉佩押在新街口的那家当铺里了,你得去帮我拿回来。“

        林敬亭瞬间被她气笑了,问:“哪个玉佩?”

        “就是以前你送我的,有我生肖的那个。”林熠熠小声地说着。

        林敬亭难以置信地说:“那么贵的白玉佩你居然敢拿去当着玩?当了多少钱?”

        林熠熠自知理亏,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地说:“11个大洋。”

        “你……”林敬亭瞪大眼睛,一脸急火攻心的模样,“我的小祖宗耶……那玉可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你居然拿去当11个大洋?”

        “真有那么贵?那你快去帮我拿回来,我当时想着是我们自家的当铺,应该没关系的。”林熠熠说着说着,眼泪都掉出来了,“哥,我错了,我不知道那玉那么值钱,你快去帮我拿回来,呜呜呜呜……”

        “好好好,哥马上去拿回来,你别哭别哭……心肝耶,你就是我祖宗!”

        林熠熠想,这的确很好,她终于要去面对她自己笔下架构出来的世界,一个由虚构转变成了现实的世界。

        大约半个小时后,船终于在虹口的和祥码头停靠稳妥,林敬和带着林熠熠和翠柳已经在甲板上等待下船,船上船下一片喜气洋洋。

        林熠熠跟随人群往前走,不时抬眼眺望远处的上海滩,这就是民国时期亚洲最繁荣的国际大都市,比香港还要达,以往只是在书本的字里行间感受她的魅力,没想到居然有幸能亲眼目睹一番。

        港口停泊着好几艘客轮,林熠熠看到其中有两艘挂着日本旗,旗帜很大,迎风招展的模样很是嚣张,其他的有美国和德国等。

        除了客轮,码头附近还停靠着许多货船,大船小船都有,有的在卸货有的装货,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做这种体力活的,大多是满脸沧桑的布衣苦力。

        码头上还有许多衣着光鲜的达官贵人,他们或是由黄包车送来,或是坐着小轿车来,有乘船的有接亲友的,他们脸上都溢满优越的神采,那是上流群体特有的贵气。

        林熠熠用目光溜达了一圈,现整个港口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色。

        可她知道,这只是个假象而已,现时这个社会,其复杂性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平静的表象下,是无数澎湃的暗流在涌动,侵略、瓜分、贪婪、软弱、贫穷,它们无所不在地蚕食着这个社会,当人们的贪欲得不到满足时,战争理所当然地成为矛盾的最佳解决办法,而弱肉强食这个词,广泛适用于这个时代。

  http://www.mxguan.com/book/9501/6711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