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9

        此为防盗章  六月的太阳正是毒辣的时候,  即便是占地面积极大,到处都是绿草鲜花的御花园里也没有多少清凉的地方,就连往日里那些争奇斗艳,  想要在御花园里与皇帝来个偶遇的妃子,也都老老实实的呆在了自己的宫里。

        无他,  机智的皇帝老早就带着自己宠爱的妃子移驾去行宫避暑了,  剩下来的大多都是些不受宠的人儿,  主角不在,  彼此也没有什么可争得,  一时间这往日里总是事件高地点的御花园,倒成了难得的清净之地。

        秦子轩晃荡着两条小短腿,坐在高高的假山上,  舒服得伸了个懒腰,平日里为了避免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他都是呆在自己的小宫殿里,也只有这会,皇后贵妃得宠的娘娘和皇子公子们都跟着去避暑了,他才跑出来,  在这里溜达会。

        手中拿着一条刚刚折下来的柳枝,四五岁大小的人儿,就坐在那高高的假山上,白嫩嫩的小手撑在下巴上,  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不断的转悠着,  看起来很是可爱。

        现在正属于盛夏,  虽然天气有些炎热,但御花园里到处都是红花绿叶的,煞是好看,从这假山上面,还能望到不远处的莲花池,虽然爬上来有些费劲,但秦子轩还是觉得蛮值的。

        正悠闲的欣赏着不远处的莲花,一旁好像传来了一些动静,秦子轩耳朵一动,扶着假山上的石头站起身来,小脑袋好奇的探了过去,只见两三个穿着侍卫服的男子,正在到处追赶着一只白色的东西,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小太监。

        秦子轩感到有些好奇,眼看着那只白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东西向着他这边跑了过来,略一思量,便小心翼翼的扶着石头,从假山上走了下来,往那边靠近了一些。

        这一靠近,秦子轩才看清楚那白色的东西是什么,那是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说不出是什么品种,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身子小小的,就跟一只小哈巴狗一样大,正被那些护卫追得东窜西逃,看起来可怜极了。

        “五皇子,您怎么在这,这畜生会挠人,可别伤着您?”

        眼见着秦子轩那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跟着护卫后面的那几个太监都有些诧异,互相商量了几句,其他人继续留在那里抓那只小狐狸,只派了其中一个太监过来。

        对于这些人明显的怠慢行为,还有那小太监,表面恭敬,暗里敷衍的态度,秦子轩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他早已习惯,看着不远处就快要被那些侍卫追到的小狐狸,秦子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这是哪位娘娘的宠物吗?”

        望着远处那团雪白的身影,还有那湿漉漉的眼神,秦子轩有些心痒,他对于这样的毛绒绒的小东西是最没有抵抗力得了,看着那小东西被追得凄惨,便有了些不忍。

        “五皇子,这是地方进贡上来得,贵妃娘娘看着这毛色不错,想着秋冬做条围脖,谁成想,被这小畜生得了个机会,跑了出来,您放心,很快就能抓住了……”

        那小太监注意到秦子轩看像那狐狸的眼神,顿时笑呵呵的说道,半是威胁半是提醒。

        眼神一沉,秦子轩静静的看着那小太监,半响没有说话,可看着那小太监笑呵呵一点都没有变过的模样,心中又不禁有些无奈,可惜的望了眼那只纯白色的小狐狸,秦子轩犹豫了一下,便转身想要离开。

        贵妃娘娘一向是宫中最受皇上宠爱的妃子,就连皇后娘娘都要退让三分,哪是他这个不受宠爱的小皇子可以得罪的,在后宫生存,明哲保身不招惹是非是最基本的,秦子轩穿越过来这么多年,自是明白这个道理。

        可脑海中回想着那小狐狸望向自己,那求救般的眼神,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一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也挪不动步子。

        那小太监也没有再理睬站在这里不动的秦子轩,而是自顾自的又去帮忙抓那小狐狸去了,身为贵妃宫中的人,自是不会把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放在眼里。

        那小狐狸虽然有些灵性,但到底不是人,在几名护卫的围追堵截之下,到底还是被他们抓到了手里,出了一阵阵凄厉的喊声,像是也明白自己的下场一般,同时还不断的挣扎着,向秦子轩的方向望去,眼里满是求救的讯息。

        秦子轩抿了抿唇,看着那小狐狸仿佛人一般越来越绝望的眼神,还有那越来越轻微的叫喊声,心里一软,顿时忍不住了:“站住!”

        已经把小狐狸抓住,正准备离开,找个地方剥皮的几个护卫,顿时停住了脚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秦子轩,皇宫中一共就三位皇子,秦子轩他们自然不可能不认识,只不过这位皇子的存在感一向很弱,又不受宠,后宫里稍微得些宠爱的妃子都不会将对方放在眼里,他们自然也是一样。

        刚刚那小太监便已经感觉出来秦子轩看那小狐狸的眼神不对,怕对方插手,他还特意把贵妃娘娘给提了出来,可没想到,这平日里很是懂得深浅的这位五皇子,今天竟然连贵妃娘娘的面都不顾了。

        深深的皱了皱眉,这小太监脸上顿时没了原先的笑意,板着张脸,没有什么好态度的对着秦子轩,话语里也带了些阴阳怪气:“怎么,五皇子是看这小狐狸可怜,想要带走不成,这可是皇上特意赏给贵妃娘娘的,可不是什么人想带走就能带走的!”

        见那小狐狸,被侍卫禁锢在怀中,还不断扑腾着朝自己伸过来两只粉嫩嫩的小爪子,秦子轩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手有些痒痒。

        上前了几步,走到那些侍卫的面前,眼睛环视了一圈,见面前的这些人大多一脸嘲讽的看向自己,丝毫都没有想要放了小狐狸的打算,秦子轩不禁沉下脸来。

        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望了一眼那些完全无所谓的太监和侍卫,秦子轩抿了抿唇,心中一狠,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便把石头对准自己的胳膊划了下去。

        尖锐的石子顿时把那白嫩嫩的皮肤划出了一道血痕,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秦子轩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在他身前的那些侍卫和太监,瞪大着眼睛,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秦子轩,完全不知道对方这是要干什么,这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让这些人都有点蒙。

        眼见着这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呆呆的站在那里,全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秦子轩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撇了这群低智商的人一眼。

        真是有够蠢得,竟然连这意思都不懂,还要他来解释,不过想想马上就能救出来的小狐狸,秦子轩顿时觉得所有的耐心又都回来了。

        “令皇子受伤,按我大乾律法,是个什么罪过来着,本皇子还未进上书房,不知几位能否为本皇子解释一下?”

        秦子轩语气淡淡,歪着头一脸天真无害的抬头看着对面的那群人,就好像是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让人解惑一般。

        秦子轩笑得一脸天真无邪,可对面那群人瞬间就被惊悚到了,在这皇宫中当差的人,自然没有一个是情商低得,真正情商低得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刚刚秦子轩做出那动作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觉得不妙了,只是没有来得及阻止,而后又有些心存侥幸,可现在看来,事情还真得就是像他们不愿意看到的那一面划过去了。

        “五皇子,您看您,想要这小狐狸就直说嘛,干嘛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呢,若是伤了身子,那可怎么是好……”

        没用秦子轩再说什么话,刚刚过来跟他交流的那个小太监,很是果断的就把小狐狸从旁边侍卫的怀里抱了出来,交到了秦子轩的手里。

        本来很是敷衍的态度也瞬间变得恭敬了许多,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一个皇子,便是再不受宠,也不是他一个奴才能够得罪得,原先只不过是仗着秦子轩小,什么都不懂,所以才敢那般放肆。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不简单,那自然便要恭敬一些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主子再不受宠也是主子,他要陷害你,要整你,有得是法子。

        小心翼翼的接过对方怀里的小狐狸,感受到那柔软的毛,秦子轩幸福的眯了眯眼,又摸了摸那短短的毛绒绒的小尾巴,望着小狐狸那看向自己圆溜溜的小眼睛,瞬间心都要被萌化了,就连手上的伤口也不觉得疼了。

        艰难的把视线从萌萌哒得小狐狸身上移开,秦子轩淡淡的恩了一声,看了眼旁边笑得一脸谄媚的小太监,没有再过多的理会这群人,抱着小狐狸便离开了这里,他记得,寝殿里好像还有一盘桂花糕,也不知道小狐狸喜不喜欢吃♪(^∇^*)

        “恭迎父皇……”

        “恭迎皇上……”

        即便皇帝还在御撵上坐着,连个面都没露,但随着德公公话音刚刚落下,便是一阵整齐跪地恭迎的声音,那一致的动作,齐声的呐喊,若不是知道,秦子轩还以为这些人是事先便训练过的呢。

        双膝跪在地上,头微微垂下,眼睛上瞄望着这样盛大的场面,心中不禁有些震撼,虽然穿越过来已经有了四五年了,又是皇子,但这还真是秦子轩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脑海里不禁想起了小学时学过的那篇文章,刘邦所说得那句话,大丈夫该当如此,这不是秦子轩心思变得太快,而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人,真的是想象不到那种几千人跪在地上,只为迎接一个人的画面。

        从前他也没少见过他那位父皇,但今日却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皇帝的威严,那万万人之上的权力,即便是秦子轩一向对这些东西看得都比较淡,此时也不禁有了些羡慕。

        不过这种想法只是一个转念之间的事,很快就被秦子轩给忘到了脑后,这样的威严气势固然很好,但却非他心中所想,更与他为自己规划的人生道路严重不符。

        已经能够看到人的距离,便不算远了,没等秦子轩等人跪上多久,御撵便停了下来,一身龙袍的秦君从御撵上走下来,点头示意了下旁边的德公公,便抬步往秦子轩这边走来。

        “平身……”

        德公公甩了一下手中的浮尘,便再次高声的喊了起来。

        “谢父皇……”

        “谢皇上……”

        口中敷衍式的低声喊道,秦子轩站起身来的同时,还不忘感叹一下德公公的不容易,这要是成天都这么喊得话,嗓子怕是都要废了,吃多少个金嗓子喉宝,怕是都不管用吧。

        正乱七八糟的想着,秦子轩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抬头一看,便见一身龙袍的秦君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前,正低着头看向自己。

        眨了眨眼,秦子轩抿着唇,绷着一张小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未迎过驾,跟着那些人依葫芦画瓢的那么做,还能撑得过去,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哪里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况且他跟自己这位父皇又不熟,一年也就见个那么五六面的,还不如内务府的荣总管见得多呢,就算是想要随便说点什么也说不出口,总不能像前世那些宫廷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吧,万一做错了岂不是要闹笑话,还不如什么都不做呢。

        秦子轩这般直愣愣的站在这里,一张小脸又面无表情的,看得旁边不远处站着的小六子心顿时咯噔一下,汗水便一层又一层刷刷的淌了下来,他倒是不知道秦子轩这纯粹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做,而是以为自家主子还没有睡醒,在那迷瞪了。

        恨不得直接过去把自家主子给摇醒,可看看身边的这场合,小六子却又做不了什么,只能再那里干着急不说,还不能转磨磨。

        伸手摸了摸秦子轩毛绒绒的小脑袋,秦君语气轻松,话中还带着些笑意:“怎么,才一个多月没见,小五就不认识父皇了?”

        微微一躬身,秦子轩便避开了对方摸向他头顶的爪子,双手合拢,恭敬的开口说道:“儿臣恭迎父皇回宫……”

        秦君那带着调笑意味的话语直接便被他给忽略了过去,不过对方的那句话倒是提醒了他,让秦子轩知道到底应该说些什么比较合适了。

        绵软的触感消失,那本来嫩滑的小脸被一个黑乎乎的脑袋瓜子取代,秦君心中有些不舍,不过,这样的机会多得是,他倒是也不着急。

        放过了秦子轩,与那些后宫中的妃嫔还有几位小公主说了几句话后,秦君便大慈悲的让这些人散了。

        秦子轩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躬身行礼,便要离开,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便呆得他浑身都不自在,若不是因为得等秦君话,他怕是早就开溜了。

        “小五,你这是要去哪啊?”

        秦君看着行了个礼,便打算离开的秦子轩,皱了皱眉,有些郁闷,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用得着这么避之唯恐不及吗。

        没看那些小公主一个个的都巴不得跟他这个父亲多呆一会吗,怎么到了对方那里,就变了个样呢,刚刚若不是他多关注了一下,怕是对方就要这么直接溜走了。

        “父皇刚刚不是说让儿臣退下吗,儿臣自然是回锦文阁啊!”

        这么一会的功夫,秦子轩便已经往外走了十几步,可到底还是没出秦君的视线范围,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秦子轩身子一僵,无奈的转过身来,一脸无辜的说道。

        “朕是让文贵人带着她们退下,并没有说你……”

        有些好笑的看着秦子轩故作无辜的小脸,懒得和对方扯皮,秦君直接挥了挥手,便让德公公过去把秦子轩带过来。

        一旁还没有行礼告退,有心想要带着小公主与皇帝多亲近一会的文贵人,瞬间身子一僵,脸上的笑容变得很是尴尬,再也不敢耽误什么,连忙拉着小公主便与其他人一起告退。

        这与皇帝亲近的机会虽然难得,但以后总归还是有的,现在皇上摆明了是想要亲近一下五皇子,沟通一下父子感情,她若是非要在旁边当电灯泡,恐怕会惹了皇上厌烦。

        见德公公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伸手就要把自己抱起来,秦子轩顿时抿着唇,很是凶狠的瞪了眼对方,希望能够用眼神打消掉对方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他才不要跟秦君一起待着呢,他要回他的锦文阁,抱着他毛绒绒的小狐狸睡午觉,才不要跟他那个便宜父皇玩呢,不知道小孩子睡不好会长不高得嘛╭(╯^╰)╮

        手一顿,德公公好笑的看着还带着婴儿肥的五皇子,气鼓鼓的嘟着一张脸,故作凶狠的小模样,不顾对方隐隐的抗拒,直接伸手便把秦子轩抱了起来,带到了皇帝的面前。

        “看把小五高兴得,与父皇在一起很开心吧,连小脸都圆润了许多呢!”

        掐了掐自家儿子那气鼓鼓的小脸,秦君故意无视了儿子就快要喷火得双目,笑呵呵的曲解着秦子轩的意思。

        “皇上说得是,五殿下许久不见皇上,自是欣喜不已……”

        虽然心里觉得皇帝一定是眼瞎了,才会把五皇子这抗拒的模样当成是高兴,但这却并不妨碍德公公配合着皇帝说得话,做御前的太监总管,就是要有这种当睁眼瞎的本事。

        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两个自说自话,摆明了要无视自己态度的人,秦子轩丧气的垂下头,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明明以前不是很待见自己的父皇,今天居然这么随和。

        他都摆出这种模样了,难道不是应该不耐烦的让人把他带下去,心里觉得他没有一点皇子的样子,从而更加讨厌他一些吗,现在这种兴致勃勃,和蔼慈祥的模样,到底是个什么鬼。

        见刚刚还是一幅斗鸡模样的小孩,现在那懊恼的样子,秦君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了一些,他就知道,他这个儿子很是不一样,果然,当真是有意思的很,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这般想着,秦君也来了些兴趣,竟然伸出手把秦子轩从德公公怀里抱了过来,学着后者的动作,把这小小的团子抱在了怀中。盯着龙袍上的花纹,秦子轩双手环着秦君的脖子,小小的身子瞬间便僵硬到了极点,一动都不敢动的被秦君抱着,脑海中可谓是无比混乱,已经被满满的问号刷了屏。

        天啊,这真是我那个高高在上的父皇吗,不是被人掉了包吧,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还没醒,怎么感觉世界玄幻了呢(  ⊙  o  ⊙  )

        一旁的德公公倒是要比秦子轩淡定一些,像是已经习惯了皇帝那突然间的抽风举动,但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不知道转过了多少心思。

        小狐狸像是听懂了一般,顿时安静得坐了下来,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子轩的动作,让后者不禁有些诧异,这狐狸倒是难得得有灵性,也不知道那位贵妃娘娘是怎么想的,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既然要做成围脖。

        想想小东西差一点就被剥了皮的经历,秦子轩心中一软,再旁边站着的春儿和小连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用自己的筷子夹了些牛肉和别的吃食放在了小蝶之中,递到了小狐狸的面前。

        没有管一旁的春儿和小连是怎么想的,看着小狐狸欢呼一声,吃得香甜,就连酱牛肉得汁水沾到了毛上都不管不顾,一身雪白的毛变得有些滑稽,秦子轩眼中闪过一抹柔色,也似乎更有胃口了一些,竟比平时还要多吃了好几口粥。

        小孩子的胃实在是有些小,平日里秦子轩也就只能吃得下小半碗得粥,现在多吃了几口,已经算得上是不少了,用过了晚膳,秦子轩跳下了凳子,便抱着小狐狸跑到了院子里。

  http://www.mxguan.com/book/9531/69082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