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声控的公鸭嗓同桌 > 31.顺毛第十九天下午

31.顺毛第十九天下午

        声控的公鸭嗓同桌/十月凉唐

        看到其他组都带好了帐篷、野炊锅之类的,  林久火急火燎地给第八组的组员打电话。

        但是,  并没有一个是可以打通的……

        熬到了七点钟,第八组其他5个组员才掐着点来到集合地点。

        于宁还满脸困意地打着哈欠,  眼角都沁出了眼泪。

        虽然人到齐了很欣慰,  但是林久还是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们:“帐篷等基础装备带了没?”

        江新白揽住景荔的腰肢,清冷地说:“带了。”

        林久脸色越来越黑:“野炊锅之类的野炊用品带了没有?”

        于宁懒洋洋地连打了两个哈欠:“带了带了,班长大人交代的能不带啊。”

        林久告诉自己要忍住别生气:“生活用品带好了吗?”

        景荔小奶猫似的,  软绵绵地蹭了蹭江新白的手臂:“放心,  带了。”

        林久一张黑饼脸看向许蜜晨:“被褥等保暖物带了吗?”

        许蜜晨纯真地眨了眨眼睛:“带了呀。”

        林久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宋樱:“水和食物……带了吗?”

        宋樱理所当然:“嗯,当然带了。”

        林久阴测测的语气:“都带了?那你们为什么都空着手?”

        于宁打着哈欠,拍了拍他的肩膀:“班长,  别担心,一切都会有的。”

        然后径直上了校车大巴。

        只带了各类药品的林久,看着其他几个心大的组员也6续上了大巴,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已经做好被其他几个组接济的准备了……

        而且帐篷够不够睡还很难说……

        林久一张丧脸上了大巴,  告诉司机人到齐了,  才开始启程去野外露营基地。

        景荔和江新白坐在右边同一排,  左边没坐人,  放着大家的行李,  她就靠在少年肩膀上,  各戴了一只耳机在听歌,听的是舒缓放松的轻音乐。

        窗外的景物流水般掠过,  透明的玻璃窗上映出两个浅浅的、依偎在一起的倒影。少年清冷的唇角微微勾起,  迷人到炫目。

        景荔盯着玻璃了一会儿呆,  突然疑惑地说:“白白,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前怎么都不常笑?”

        江新白捏了捏她的下巴:“可能我上辈子是碳酸饮料吧。”

        景荔:“?”

        她一双清媚的眼眸流露出疑惑,像懵懵懂懂的小奶猫。

        江新白刮了刮她的鼻子,低低笑出声:“一遇到你,才会开心到冒泡啊。”

        景荔耳朵微红,从肩膀滑下来枕着他的大腿:“我困了。”

        江新白微微低头,帮她撩开挡住眼睛的丝:“那就睡吧。”

        景荔睁圆了漂亮的眸子,仰视着他年轻精致的脸庞,半晌后突然勾唇一笑,伸出双臂揽住他的脖子,轻轻咬了一口。

        “白白,我今天的口红是什么味道?”

        江新白的耳朵瞬间红了,他低低道:“……草莓味。”

        景荔软声诱惑他:“你不是很喜欢吃草莓吗?”

        江新白眸色骤深,看着她清亮如水的眸子带着无声的蛊惑和清媚,忍不住勾起她白皙的下巴,来了深深的一吻。

        ……

        江新白看着她甜美乖巧的睡颜,眼神变得越来越柔软。

        但是她又长得太好看了,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好像能在阳光底下光,让他的目光控制不住地,顺着修长如玉的脖颈往下流连……

        看到她白嫩的肩膀上,露出的一截松开的小小粉色肩带时,他耳朵又不受控制地红透了。

        但目光还是顽强地停留在那里,轻轻地伸出了指尖,想要帮她扣上。

        不过当他真的接触上那块暖香的肌肤时,突然现又没有那么简单了,软滑的触感像软磁铁一样牢牢吸住他的手,让他受到了诱惑般想要多摩挲几下。

        再多摩挲几下……

        “嗯……”

        直到怀中的少女蹙着眉,意识不清地呜咽了一声,江新白才猛然惊醒。

        他看向自己的指尖,那块区域的肌肤不仅被他揉捏得太久,已经泛起了可爱的深粉色,他的手指还像有了意识一样,自动撩开了衣领,露出一大片白皙如玉的肌肤,能看到精致漂亮的锁骨和白皙圆润的肩头……

        前面不知道是哪一片突然开始起哄唱歌。

        满脸通红的少年吓了一跳,连忙火急火燎地帮她扣上内衣肩扣,拉好敞开的衣领,一本正经地带上耳机假装听歌。

        不过可能是动静太大,把景荔吵醒了。

        她懵懵懂懂的样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来:“白白,我想喝水。”

        江新白眼神躲躲闪闪的没敢看她,站起身在大巴储物层拿出一个保温瓶,拧开给她:“温水。”

        景荔委屈地说:“车里闷热,我想喝凉的纯净水。”

        江新白安慰地揉了揉她的顶:“快到日子了,乖乖听话喝温水好不好?”

        小日子他都记得比自己清楚?

        “……好吧,听你的。”

        景荔接过保温杯抿了一口,不是很烫,和人体温度差不多,喝下去也不会觉得闷热。

        才喝了两口,江新白在旁边用手掌给她扇起了风,关心地问:“很热吗?要不要脱……”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声音,目光躲闪地掠过她的衣领。

        景荔没注意到,她想着反正身边没有其他人,就把薄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纯白色碎花小吊带。

        清纯性感的撩人模样让少年眸色骤深,瞬间回味起刚刚的触感。

        景荔注意到肩膀处有一块红红的区域,下意识地蹙了蹙眉说:“这里怎么变红了?”

        少年掩饰性地轻咳一声,神色清冷,一本正经地说:“可能是被蚊虫叮咬了。”

        景荔又仔细看了两眼,疑惑地说:“可是我没有找到被叮咬的红包。这个痕迹看起来……倒像是被人捏出来的。”

        江新白心跳加,脸色清冷地说:“那可能是过敏了。”

        景荔更加疑惑了:“我小时候做过最详细的过敏源测试,检测结果中常见的过敏源只有两个。所以我打了三年的过敏针之后,日常生活中应该没有可以让我过敏的东西了。”

        江新白心跳如鼓,继续一本正经地瞎编:“可能是当年的医疗条件比较落后,没能把某些过敏源检测出来。”

        往后多活十年都没再过敏的景荔还想要质疑,林久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整个车厢的人都能听得到。

        “到野外露营基地了,大家准备下车!”

        整个班6续都下了车,排队等着领自己组的行李。

        林久羡慕地看了很久。

        然后才目带幽怨地转向自己组两手空空,正站在原地聊天玩手机的组员们。

        班主任叫全班集合的时候,只有第八组鹤立鸡群地站在人群当中。

        其他班露营的学生目光诡异,又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

        “嗯?居然是几大校园风云人物的经典组合。”

        “啧啧,心好大。”

        “啥都不带,以为野外露营是逛大街儿呢?”

        ……

        周围熙熙攘攘,话题都是围绕着他们转。

        成绩一向很好,受人关注也是崇敬目光的林久,第一次被大伙当作耍杂技的猴儿看,浑身不自在。

        班主任的视线转过来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刚想委婉地为自己组争取一点可怜兮兮的福利,比如分配进其他组之类的。

        于宁突然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吹着声口哨懒洋洋地说:“来了。”

        然后林久就听到远处传来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叹声,把野外露营基地所有老师学生工作人员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挡住路的人太多,于宁走在前面开路,让围观的人群纷纷让开。

        第八组的其他组员跟在他后面往前走。

        林久一脸的不明所以,不过既然大家都跟上了,他也只好默默地跟着了。

        走出人群后,几辆黑色轿车一字排开,景荔等人走到各自家的轿车后备箱拿物资。

        不是故意炫耀,实在是出之前他们现带来的物资比一般人多很多,所以才没有跟着学校大巴一起运来。

        周围沉默了一瞬后,又开始熙熙攘攘地喧闹起来,这次是羡慕到想要尖叫。

        “卧槽,想和土豪做朋友!”

        “那个是林久吧,他简直太幸运了!居然同时和几个土豪分在一组!”

        “啊啊啊啊,我也想和土豪分一组!”

        ……

        站在原地的林久早就呆住了。

        前一刻他还羡慕其他人。

        这一刻他成为了全校最羡慕的人。

        从地狱升上天堂——

        这滋味真不是一般的酸爽。

        —

        七点从学校出。

        到达野外露营基地八点半。

        整装待花了半个小时。

        九点整的时候,各个班都排好队6续出了。

        班主任走在队伍中间,提高音量又强调了一次:“今天我们要跨过这座山,全程六公里,中午十二点休息半个小时,预计下午四点可以到达第一个山谷营地。”

        “如果有不舒服的同学,千万不要憋着,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有学生举手问:“老班,不舒服的就不能去露营了吗?”

        班主任:“如果是症状比较轻微的,可以归入队伍后面的后勤队,比大家慢上几个小时到达营地。如果症状比较严重,那就只能取消野外露营活动回家休息,或者坐车去到最终营地等待我们。”

        又有同学举手问:“老班老班!我们的最终营地是不是海边?”

        班主任笑了笑:“海边营地比较远,所以最终营地是哪里,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同学们一下子充满了冲劲儿,呼哧呼哧往前快步走。

        江新白走在景荔向阳的一侧,时不时伸手替她擦额头的热汗。

        景荔背上背了一个小包,装着私人物品,脖子上挂着单反,手里还拉着一袋很重的东西。

        江新白伸手抢过来:“我来拿吧。”

        “不行。”景荔坚持要抢回来:“你都背了这么大一个包了,手上也拿了不少,负荷负重前行晕倒了怎么办。”

        江新白展开她通红的手心,轻柔地揉捏起来:“但是我会心疼,你看你的手心,都勒成这样了。”

        景荔:“可是我也心疼你啊。”

        两个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江新白突然拉起袋子快步往前走,丢下她在后边。

        景荔顿时很委屈,眼眶里转着泪,生气地站在原地不肯走。

        少年蓦然转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灿烂又宠溺。

        “小傻瓜,还不快跟上来?”

        景荔瞬间破涕为笑,小跑着追上去,抱住他的胳膊作势要咬他。

        “坏蛋,居然敢丢下我!”

        ……

        同学们干劲十足,下午三点多就到达了第一个晚上要居住的山谷营地。

        各班各自找了一块营地开始支帐篷。

        林久看着组里的三个帐篷问:“好了,那问题来了,三个帐篷怎么睡人?”

        宋樱说:“我想自己睡一个。”

        许蜜晨立马反驳:“想得美,三个帐篷就分你一个?班长,我和景景睡一个。”

        于宁貌似认真地想了很久:“我睡觉不打呼噜,所以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和我睡一个帐篷的人也不打呼噜,不然会影响睡眠质量。”

        林久看着自己的组员们,额头的青筋又隐隐有跳动的趋势。

        场面一度陷入僵持状态。

        直到江新白突然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很简单,班长和于宁一个,许蜜晨和宋樱一个。”

        正在喝水的景荔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这、这么快的吗???

  https://www.mxguan.com/book/10836/7276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