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孬魔邪圣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群英荟萃

第七百六十一章 群英荟萃

        圣气学院招生,历来都是天定。地仙柏候始,都无法完全掌控。

        就说下面仙钟问道的钟,便是道德天尊盘古太清圣人,所骑青牛佩戴的铃铛。当年,柏候始遇到太清圣人,经其指点迷津,才得以入道。二人分别时,太清圣人以铃铛相赠,为其醒世之用。

        柏候始得道后,此铃铛化为金钟,成为龙山的镇山之宝。

        考生的最后一关,便由此钟评判。金光闪闪的大钟,似乎是有点迫不及待地出场了。从天而降,笼罩在主席台上。

        考生只需由钟下走过,钟鸣人留,钟寂人走。

        照旧是从黑石平台的学子开始。每人相距五丈,一个一个通过。

        凡是仙钟认定的学子经过时,仙钟便会出嗡嗡的声音。没被仙钟认定的学子,照旧是消失。被幻境传送出去。

        很快,黑石平台的学员,全部通过,留下的,大约二百来人。自然又是一番欢天喜地,喜极而泣的,占了大多数。

        “原以为最后一关,会有更多精彩,想不到,反而最没趣味......”紫衣少年情不自禁地嘀咕出声,不说是声达全场,却有许多人听见。

        无数的目光,再次集中到少年身上。特别是周围的目光,似乎都喷着火,恨不能将他点着,当天灯烧掉。少年一缩脖子,急忙住嘴。

        圣气学院的考场,可能不是天下最华贵的,也可能不是最严厉的,但却是最庄重的。这份庄重,并非圣气学院要求或者制定的,而是无数参加考核的学子们,在千百次的考核中,给予的。

        即便名落孙山的无数学子,也没有人口出怨言,对考评说长道短。

        眼下这个已经得天眷顾的小家伙,居然说考评不精彩,没趣味儿。

        难道说,他将这天下瞩目、独一无二的圣气学院的考试,当成是江湖上打把式卖艺的了,还要有趣味性。

        别说学子们想揍他,让他眼冒金星,满地找牙,就连一些个观众,也恨不得甩他一脸大鼻涕,给他来一个满脸开花!

        主持人青荷子,更是全神贯注地盯死少年。想要看看,他是什么东西变的。青荷子甚至怀疑,这小子不是来考试的,是来踢场子的。要不然,凭什么他得到九字朱环?

        仙字择人,那可不是瞎猫撞死耗子,碰上的。千百年的经验证明,凡是被仙字选中的人,不是名宿大儒,便是知名的青年才俊。

        就拿眼下这些身中多字的学子们来说,身中七字的,便是无极帝国前科状元,申无忌。

        申无忌年约二十五六岁,面如满月,气宇轩昂。腰悬三尺青龙宝剑。挺拔的身上,披着青麻袍,脚穿青麻吊耳鞋。显得飘然出尘,

        此人素有神童之称,幼年之时,便用瓦砾为城,拦阻过人皇去路。

        当年,他还是幼童之时,在路上用瓦砾摆了一座城池。人皇秦始的车驾,经过此地,被他的城池拦住。

        人皇令他让路,他问人皇,是城大还是车大,城如何给车让路。

        人皇被问住,无计可施。最后称他一声老师,他才教给人皇过城的办法。令人皇叫门,他拆去瓦砾,放人皇过去。被人皇称为神童。

        可以说,申无忌的神童之名,是人皇亲封。从此,他才名满天下。

        在申无忌之后的那六个人,也没有一个无名之辈。

        第一个,是妙手回春华鹊,不仅仅是文采飞扬,更是杏林圣手。

        第二个,不仅是无极帝国前届科考的探花,还是棋坛国手,七彩大6百国手谈大赛的冠军柳飞扬。

        第三个,是有少乐圣之称的钟曲。钟曲不只是文采出众,八岁能诗,且乐曲通神。一曲百鸟朝凤,曾经震惊天下。

        第四个,并不是无极帝国之人,而是七彩大6极北部,冰魔帝国的女王子。冰魔帝国与无极帝国大为不同。以女子为尊,帝王是女子,并且帝位是传女不传男。因此,女皇的女儿,不叫公主,而称为女王子。

        此女绿睛白,高鼻深目,薄唇白眉,虽然长相有点怪异,但面目却精致俏丽之极。尽管已经是盛夏季节,依旧是满身的裘皮。此女叫什么,有什么才能,尚且不知。不过,仅仅是最炎热的夏日时节,穿着一身精美高贵洁白的雪貂皮,一丝汗意没有,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第五个,与此女正好是南辕北辙。这是一个男子,干瘦如猴,黑若锅底,精赤着上身,一块麻布包裹在腰间,脚下拖着两块铁板。仿佛是饿鬼逃出地狱。这样的人,也能被仙字选中,不是大贤也必定有大来头。

        第六个,就更加古怪了,居然是一个妙龄的小尼姑。

        眉目如画,小脸儿吹弹得破。一身鹅黄色的僧衣,遮挡不住勾魂摄魄的曲线。妙目微垂,不肯看人。否则,定然迷倒一片。

        余下十几个被多字击中之人,也无不是气宇不凡,才能出众之辈。

        无论如何,哪怕是从得一字的人中,拉出来一个。也要比这个面目扁平的少年,让人看着顺眼。不是赫赫有名的文人,便是知名武士。

        唯独这小子,面目可憎、无名无姓。若说他不是来砸场子的,为何那些仙字,会突然躁动?并且无巧不成书地,就偏偏落在他的头上。

        青荷子已然认定,紫衫少年,铁定大有文章。

        仙钟不管青荷子如何想,很快又将青玉平台上的学子,问了一个遍,只留下五六十个学子。

        轮到白玉平台上的学子们出场。众人又一次屏气凝神,认真观看。

        这是九年来的最后一场压轴大戏,一旦尘埃落地,就又得等九年。

        照例,是得一字者先出场。与前面选择不同的是,这次,仙钟的嗡鸣声,显然大了许多。并且,没有引起钟鸣者,也没有被传送走。

        被选中者,自动地站到右边,落选者,被排放在左边。这里有个说法。能被仙字选中之人,绝对都不是凡夫俗子。但有些人有仙缘,有些人没有仙缘。没有仙缘的落选者,如果愿意,可以成为旁听生。

  https://www.mxguan.com/book/11380/77166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