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生存的价值 > 第401章谆谆教导

第401章谆谆教导

  秦松沐一看老者并没有忘记这茬,便嘿嘿一笑:“你的闺女因为心情一直不好,就拿我当出气筒呗。我怎么敢惹她呢?”

  方晓婉听他这样一说,不由涨红了俏脸,赶紧低下头,却不敢向老者说明缘由。

  老者一听,感觉认证了赵双之前的判断,心里暗自高兴,但表情依旧凝重道:“松沐,晓婉这闺女是最优秀的。我知道你对她还三心二意的,现在就正告你,无论你心里是否有别的女人,无论你对我楼上的那位女患者付出多少爱,但晓婉却是最适合你的女孩。因为她不仅有一颗金子般的心,而且是最爱你的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能得到这两种品质兼备的女孩可是机会不多。你可千万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呀···”

  “冯伯伯我···”

  “你先听我把话讲完!”老者阻止了秦松沐的辩解,“晓婉虽然有时候会对发火和怄气,但你别忘了,只有把你当作自己最亲近的男人,她才会把自己的一切的委屈和不快向你发泄。你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要深刻记住一点,整天对你甜言蜜语和吹捧的人未必是你的亲人和真正的朋友。而向你撒娇或者绷着脸对你冷言冷语的人未必不是你的贵人。你如果心里有晓婉,就就把她对你的坏脾气当作一种爱的宣泄。这样,你才会感觉她就是你一生可遇而不可求的爱人。”

  秦松沐被老者的这一番话弄脸色发烧,想反驳和澄清跟方晓婉的关系,但考虑到方晓婉目前的感受,自己如何能当面向老者泼一盆冷水呢?况且,这样做又无疑重重伤害了还没走出痛苦阴霾的她。

  于是,他只是喏喏地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方晓婉赶紧冲嗔怪道:“冯伯伯说什么呢?他目前爱的是魏姐姐,我才不稀罕他呢。”

  方晓婉的话倒是认证了老者的判断,便把脸一沉面对方晓婉:“松沐对那名女患者的态度没错。因为作为医务工作者就该把患者当作自己最亲的亲人。你既然把我视作父亲一样,那就该把那名女患者视作自己的亲姐妹一样。为了她的感受,你牺牲一点情感也是一种爱的付出。只有这样,当松沐最终送走那名女患者的时候,才会把失落的感情在从你的身上找回来,才能对你有一种历久弥新的爱情。”

  秦松沐对老者这一番话有些张口结舌,心里暗道,这些至理名言哪里像是从一个年逾七旬的老人嘴里出来的?他不愧是位作家。唉,自己如果有时间一定要拜读一下他的作品。

  方晓婉这时的认识已经今非昔比,之前在车里已经向秦松沐做出了表态。可是,她心里清楚,秦松沐其实还有一个备份的陈丽娟呢。虽然他俩在一起还有重重的障碍,但如果他俩的感情真到了无法割舍的地步,就凭借他俩的智慧,难道还不能化解一切的矛盾吗?她这时心情是复杂的,知道决不能因为秦松沐之前哄哄自己,对自己温存一下,就证明他爱上自己了。

  赵双因为刚经历一场生离死别的爱情,对老者的话很受感染,不由想起了自己与田涛和王春来的三角关系。如今王春来在关键的时刻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并向自己诠释了永不放弃的爱情,这难道说,他正好验证冯伯伯刚才的那番话吗?当她回想王春来对自己的无怨无悔的呵护,不由内心澎湃,也减缓了许多对田涛的哀思。

  “冯伯伯,我们快上车吧。”

  方晓婉这时面带一点羞涩,要赶紧结束令她尴尬的对峙局面。

  老者就像一位父亲一样,对待未来的姑爷进行一番教诲,一看到秦松沐的态度显得良好,心里便感到一片轻松:“好吧,我今天难得出来一趟,而且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咱们干脆在外面一起吃个饭吧。”

  方晓婉心里一动,不由偷偷瞥了一眼秦松沐。

  秦松沐心里异常复杂,开始没有表态,等把老者、方晓婉和赵双先后请上车后,便坐进了驾驶室。

  “冯伯伯,我···在病区里还有事,要赶紧回去,恐怕不能陪您们在外面吃饭了。”

  秦松沐在启动汽车前,试探地向身后的老者表示。

  方晓婉心里一沉,不由侧脸瞥了他一眼。

  老者的表情显得很坦然:“你是要回去陪伴那位女患者吧?我看就不差这一次了。因为对我来说,却恐怕是最后一次出来。你还是打电话向那位女患者好好解释一番,就陪我、晓婉和双儿一起吃个饭吧。毕竟,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方晓婉更希望在外面一起吃饭,于是放下自己的尊严,向秦松沐恳求道:“今天对来我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因为我无意之间获得了一套住房。还有要为双儿回来洗尘,所以想在外面吃个饭,感谢冯伯伯送我一套房子。你就给魏姐姐打个电话说明白。她身边还有朵朵照顾呢。”

  秦松沐一看她有对自己低三下气的样子,哪里再敢拒绝?

  他启动汽车后,便询问方晓婉:“你打算去哪家饭店?”

  “还是去医院后门的惠众饭店吧。那里的价格实惠一些。我现在还去不起好饭店。”

  还没等秦松沐表态,老者在后面不干了:“那家饭店档次太低,怎么能让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呢?我们还是在市里一家有特色的饭店吧。”

  赵双好奇道:“冯伯伯,您既然在住院期间一直没出去过,怎么知道那家饭店不行呢?”

  “我虽然没有去吃过饭,但经常吃晓婉带回来的菜。那里的口味都是普通的大众的口味嘛。”

  秦松沐不由笑道:“冯伯伯还是一名美食家呢。那您说去哪家饭店,咱们就是哪。”

  老者思忖一下,才为难道:“我没有在海河市的大饭店吃过饭,真不知道哪家饭店适合咱们。还是由你定吧。因为你是东道主。”

  秦松沐一听老者要吃自己,不由得有些头大了。

  方晓婉赶紧表示:“这顿饭应该由我请嘛。”

  老者立即嗔怪道:“你是一个女孩子,又把所有的工资都花在我的身上,哪里还有钱在外面吃饭?理当有男士请客嘛。”

  秦松沐一听,差一点没让汽车跑偏,等稳定住情绪后,不由诧异道:“晓婉真的把钱都为冯伯伯交医药费了?”

  老者点点头:“是呀,难道你不清楚?”

  秦松沐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瞥了坐在旁边副驾驶座位上的方晓婉一眼:“她从来没向我提起过。”

  老者解释道:“你别怪她。她其实对我也隐瞒着。如果不是老房子拆迁,我还不知道她压根没替我卖掉房子,而是一直用她自己的工资垫付我的医疗费呢。唉,就凭我的那点医保和社保工资哪里支付起昂贵的医疗费呢。这一年多,真是苦了我闺女···”

  老者哽咽得说不出话了。

  秦松沐看方晓婉惊诧的目光便得柔和,随即是钦佩的目光。他这时才清楚了方晓婉凭借主治医师的工资水平,却活得这样简朴。当初在西餐店都拿不出钱付账。即便对最亲近的小莉莉,也仅仅去地摊购买了一些廉价的玩具,在小莉莉治疗情况最吃紧的情况下,她只有着急,却没有捐出一分钱。现在,一切都有答案了。

  秦松沐不得不把目光从方晓婉身上移开,因为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并毫不犹豫地把车开到了海河市最好的饭店。

  当他把车停稳,便向车里人宣布:“为了庆祝冯伯伯了却一桩心愿,也为了双儿平安回来,更为晓婉喜获新居,我们就到这家美食城好好大吃一顿庆祝。一切由我买单!”

  方晓婉不禁眼含热泪,这种激动不是因为今晚可以有口福,而是因为自己似乎得到了秦松沐的认可,通过一起度过的那些经历,他最终把心放在自己心上了吗?

  当他们返回病区时,老者的亢奋劲还没有过去,在被簇拥下往楼门里行走的时候,他特意地秦松沐表示:“松沐来我的病房坐一坐吧。我想还有话对你和我闺女说呢。”

  秦松沐因为老者也喝了点酒,不仅担心他的身体过于亢奋了,也加速他离开世界的步伐,同时也不想应付让自己难为情的场面,于是便婉言拒绝:“冯伯伯,您毕竟身体不好,必须要好好休息了。我看您的气息不畅,应该回病房吸氧。咱们以后有的是聊天的机会。”

  方晓婉也是害羞,这时正好走进了楼道,便交待赵双:“双儿,你快扶冯伯伯回楼上病房。我要去二病区看看去。”

  赵双一看她大黑天慌张地奔向二病区,不由诧异道:“你去二病区干嘛?”

  方晓婉刚伸手去触摸那扇玻璃门,就像过电一样,迅速甩开了小手。她没有立即转身,因为心酸的泪水夺眶而出。段莉莉虽然走几天了,但她还是习惯性地往二病区跑,仿佛她的小莉莉从来没离开过她。

  秦松沐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情也是异常沉重,便轻声吩咐赵双:“你先扶冯伯伯回病房休息吧。我想陪晓婉在外面走一走,散散心。”

  老者自然明白方晓婉的心理,知道她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由谁来陪伴,于是知趣地点头:“好吧,双儿跟我回病房吧。”

  赵双挽住老者的一只胳膊,一边往电梯处走,一边回头看看方晓婉面对二病区的背影,心里也恍惚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秦松沐因为这时候过道里没有什么人走动,便大胆地从方晓婉的身背后抱住她,用自己的下巴轻轻揉蹭方晓婉的秀发,想通过这样男性的温柔去化解方晓婉悲伤和失落的心灵。他这几天亲眼目睹方晓婉是怎么度过的。就当她接到赵双在电话里通报田涛去世的消息,同样让她心痛不已。幸亏在这几天,她负责的三病区并没有患者离开,否则,真不知道她的精神是否还能承受得住?

  方晓婉在秦松沐的温存下,不由心里一热,终于收敛起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们肆无忌惮地往下流淌,并慢慢地把身子扭过来,去用秦松沐的胸部衣襟来擦干自己的残留在脸颊上的泪水。

  秦松沐一看她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了,便不敢在此地就留,于是建议:“咱俩出去走一走吧?”

    方晓婉心里一动:“难道你不着急上去陪魏姐姐吗?”

  秦松沐摇摇头:“我在那家饭店给朵朵打电话说得很明白,因为外面有应酬,要很晚才回去。如今,咱们回来并不算晚,还可以再外面逗留一会。”

  方晓婉有些不满,不由嗔怪道:“你陪我和冯伯伯一起吃饭,还算是应酬吗?”

  秦松沐莞尔一笑:“我不是找个借口吗?难道你希望她知道真相吗?”

  方晓婉心情显得很复杂:“我既不想欺骗魏姐姐,更不想伤害她。”

  “哦,那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了。还是不要让她受到伤害为好。”

  他俩这时候已经一起往门外走了。

  这时候,那位被秦松沐封为保安队长的保安出现在门外,一见到秦松沐陪方晓婉走出来,顿时立正敬礼:“秦主任辛苦了!”

  秦松沐向他含笑点点头:“我不辛苦,只是想在外面走一走。”

  “哦,难道你想视察一下外面的安保情况吗?”

    秦松沐这时瞥了方晓婉一眼,随即向保安反问:“我会带着一个美女在夜里突击检查工作吗?”

  保安嘿嘿一笑:“哦,那我就不打扰您们的好心情了。”

  秦松沐心里“哼”了一声,并暗想,谁说心情好才出来散步?自己完全是陪同晓婉排泄一下忧伤的心情而已。

  他嘴上没有解释,但随口问一句:“一病区最近没什么情况吧?”

  保安立即回答:“报告主任,有一对年轻的的夫妻离开得比较晚,其他一切情况正常!”

  秦松沐一听,顿时停住了脚步,诧异地望着保安:“哪对夫妻?”

  “就是107病房女患者的女儿女婿。”

  秦松沐一听,顿时警觉起来了,又追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在您们刚回来不久。”

  秦松沐眉头一皱,他们为什么会离开这么晚?随即把目光投向了方晓婉。

  方晓婉明白他的心意,便主动建议:“我陪你去一趟107病房吧?”

  秦松沐点点头,二话不说,立即返身向病房里走去——

  https://www.mxguan.com/book/13268/4331995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