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盛唐血刃 > 第七十二章安西王世子亲上加亲

第七十二章安西王世子亲上加亲

  第七十二章安西王世子亲上加亲

  长安城太极宫两仪殿中,李建成望着礼部尚书道:“礼部尚书,李靖回京,郊迎大礼,准备得如何?”

  礼部尚书出列,躬身道:“启禀陛下,都已准备齐全。

  李建成点点头,转而望着魏征道:“魏征,仗打完了,善后的事情,政事堂可有方略?”

  魏征出列道:“启禀陛下,政事堂已经有个初步的章程。”

  李建成点头道:“说说。”

  魏征想了想道:“首先是,抚恤阵亡将士,其家属后人,免去终身租调赋税;其次是,嘉奖有功将士,这个要等陈应、李靖,将立功将士表单呈报上来,才能定下来,臣估算,这两笔费用,应不少于五十万贯之数。国库存金,恐怕不足此数,臣以为,校尉以上武官,可赏金,校尉以下有功者,一律以开元通宝奖励之,望陛下允准。”

  李建成朗声道:“阵亡将士家眷,一律以太原原从将士家眷视之!”

  群臣齐声称赞道:“陛下圣明。”

  李建成满意地点点头道:“诸位爱卿,还有事情要启奏么?”

  房玄龄出列道:“陛下,臣有一事,请陛下恩准。”

  李建成道:“房相国,但讲不妨。”

  房玄龄淡淡的道:“大军扫灭突厥,陛下大赦天下,百姓无不感激陛下的恩德,所谓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普通的囚犯们,都得到大赦,但犯下重罪,不得赦免的死囚,却没有得到陛下的恩德。”

  李建成皱起眉头道:“房相国,你该不会,让朕赦免他们的死罪吧?”

  房玄龄摇摇头道:“当然不是,臣请陛下开恩,准许这些死囚,暂时回家团聚,待秋后问斩之前,再回到监狱。”

  李建成环顾四下,哈哈大笑起来道:“房相国,你可真会开玩笑,那些死囚,无一不是怙恶不悛,穷凶极恶之徒,把这些死囚放出监狱,哪个还会再回来?”

  群臣顿时一片哄笑。

  房玄龄不慌不忙道:“陛下,自陛下执掌大宝以来,我大唐纵然经历百年难遇之天灾,又险遭突厥兵灾,但陛下仁德深厚,上下军民,无不咸服,不仅安然渡过灾荒,还一举消灭了为患中原数百年的突厥。陛下的业绩,足以媲美三代圣君……”

  李建成很受用的咳了一声,尴尬的道:“过了……”

  房玄龄道:“虽然让死囚回家团聚,在史书上闻所未闻,但臣相信,那些死囚,断不会丢弃陛下赏赐给他们的仁德。”

  李建成大笑不止道:“房相国,你这张嘴,真是舌灿生花。朕问你,若是这些死囚逾期不归,该当如何?”

  房玄龄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臣,甘愿以尚书右仆射一职为质,若是有一个囚犯逾期不归,臣甘愿辞去尚书省右仆射一职、门下省参知政事之职……”

  李建成顿时动容道:“房玄龄,这又何苦呢?”

  戴胄忍不住出班道:“陛下,万万不可!那些死囚触犯了大唐律令,本都是罪无可赦之徒,若是贸然放纵他们回家,那大唐的律令,岂不是形同虚设。”

  房玄龄道:“臣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还请陛下施恩。”

  戴胄转向房玄龄道:“真是荒唐,若是走脱了囚犯,陛下岂不是成为千古笑柄?”

  李建成不予置否地摇摇头道:“房相国说得,不无道理,我大唐能够渡过空前难关,还一举消灭了突厥,必定是得到了上天的庇护,如此大的福源,若不能让大唐每一个子民都沐浴到,朕当然遗憾。既然房相国,都敢压上尚书右仆射的职衔,朕又何惧留下千古笑柄?准奏,命中书省拟旨。”

  房玄龄跪倒叩拜道:”能得陛下如此庇护,此乃我大唐千万子民之幸!”

  群臣纷纷跪倒称颂。

  李建成满意地露出笑容。

  戴胄却一脸不甘。

  群臣退朝。

  王珪追上杨恭仁道:“陛下怎么突然心血来潮,答应房相国的请求?”

  杨恭仁笑了笑道:“一时兴起而已,满朝文武,都眼巴巴地看着陛下,这个时候,落了房相国的面子也不好,况且,房相国这出戏,演得也不错。你没看陛下,眉开眼笑的模样。”

  王珪道:“现在高兴有什么用?门下省不副署,这道敕命,也就在嘴上说说,出不了太极宫。”

  杨恭仁一副看戏的表情道:“那就看魏玄成,愿不愿意高抬贵手了。”

  王珪撇嘴:“玄成玄成,我看玄,十之八九,陛下要空欢喜一场。”

  ……

  李建成拎着一包东西,大步走殿内,笑声清亮道:“观音”一众侍女宫娥宦官纷纷行礼,李建成摆摆手,径直走向郑观音。

  郑观音也要起身,但是马上被李建成伸手阻止。

  郑观音仰头看着李建成一脸笑容,笑道:“陛下,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李建成逗弄着被侍女抱过来的李治,抑制不住的大笑。

  小李治伸手薅着李建成的胡子,李建成疼得呲牙咧嘴。

  小李治却格格直笑。

  李建成一边逗着小李治,一边向郑观音道:“昨天趁着魏征没上朝,朕特意胡闹了一回,给他找点儿事情做。”

  郑观音挑眉,好奇的问道:“陛下,干了什么?”

  李建成更加放肆的笑着道:“朕把牢里的死刑犯都放了。”

  郑观音罗愕然瞪大眼睛。

  李建成欣赏着郑观音惊讶的表情,在她身边坐下,宽袍大袖拂过桌案的同时,也握住了她的手,随即,眉头深深的皱起来道:“你手怎么这么凉?”

  郑观音下意识的抽回手,瞪起眼睛道:“说你自己的事情,你是皇帝,这不是胡闹吗?”

  李建成却明显失了兴致,含混的道:“这是房玄龄提议的,朕不好驳他的面子。”

  郑观音摇摇头道:“那这也太不像话了。”

  李建成不以为然的道:“没事儿,反正有门下省那一关。戴胄也是出了名的犟脾气,待魏征入值,戴胄肯定要去找魏征说项。”

  郑观音一时间哭笑不得。

  李建成自责甚深的揉搓着郑观音的双手,眉头死死地皱着。

  郑观音没好气的道:“难怪大白天的,就这么悠闲的跑来我这儿,大臣们那么辛苦,你还胡闹。”

  李建成笑道:“你就别操心朕的事情了,有魏征他们看着呢,出不了岔子,倒是你自己,劳烦后宫和孩子们……”

  李建成说不下去的叹了口气。

  郑观音看着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和心疼的李建成,满足又幸福的笑着。

  郑观音的目光落在李建成带来的包裹上,笑道:“我没事儿,哎,你带了什么?”

  李建成一愣,赶忙放开郑观音的双手,兴冲冲的把自己带来的包裹打开,几颗红薯从里面滚了出来。

  郑观音眼前一亮道:“是什么?”

  李建成兴奋的拿起一个红薯,随手掏出一刀子,快速削皮,然后掰成两半。

  李建成道:“这是从扶桑大陆移值过来的,朕就特意带些来,你尝尝。”

  郑观音面色一凛,语气郑重的道:“陛下!”

  李建成把一半红薯举到郑观音的面前,无奈的点头道:“朕知道,朕知道,保证没有劳民伤财,这是三姐在芙蓉园地窖里储存的。”

  听到这话,郑观音心中好受一些。

  毕竟,李秀宁和陈应才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郑观音浅浅的笑,就着李建成的手,把红薯吃下去,眼角眉梢都不自觉的舒展开来。

  李建成也跟着满足的笑了笑道:“好吃吧?”

  郑观音笑道:“好吃!有些甜……”

  李建成道:“此物名叫红薯,产量极高,原产地扶桑,陈应让人从扶桑大陆移植而来,辛苦培育了三年,终于有了成果。”

  很多人都认为有了红薯、玉米,土豆,就可以解决粮食危机。

  事实上,这是错误的认识。红薯传入中国的时间是大明万历二十一年,由福建海商陈振龙以及其子陈正伦,不顾西班牙殖民军的封堵,藏在缆绳中,带入福建种植。可是,红薯并没有快速蔓延整个中国。按说如此高产的农作物,绝对可以避免明末大饥荒,可是,事实上,粮食饥馑遍野问题一直到清乾隆时期,才算根本解决。

  这其中过去了三百多年。

  主要是因为,任何物种,从原产地迁徙,有一个适合过程,当然最重要的是,需要培育良种。

  比如,棉花。古印度作为世界上棉花的原产地之一,但是,印度的棉花质量不佳,产量也低,反而长绒棉在世界上广泛种植,主要也是培育的结果。

  陈应最初的试种红薯的时候,亩产并没有后世那种惊人的产量,只是亩产五六石,不足千斤。

  当然,这还是湿重,如果把红薯做成红薯干,然后磨成面粉,顶多三百斤的样子其实,如辣椒、玉米、土豆、包括西红柿,都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产量极低。

  好在陈应有了一定的基础,利用大唐工业大学农学院的技师们,进行反复研究、试验,终于培育出了亩产可以超过十五石的红薯。

  李建成一边向郑观音解释着红薯的由来,以及作用。

  同时又让人搬来一座红泥火炉,在这座红泥火炉上,李建成将红薯放在火上烘烤着。

  李建成解释道:“红薯不仅可以生着吃,也可以烤着吃,煮着吃……”

  不一会儿,红薯的香甜气息就刺激到了郑观音的味蕾。

  郑观音嗅着烤红薯的味道道:“味道很好闻……”

  李建成道:“陈应用了三年的时间,培育的红薯终于达到了亩产十五石!”

  “什么?十五石?”郑观音难以置信的问道:“会有这么高?”

  李建成点点头。

  郑观音看着认认真真烤红薯的李建成,从眼角泻出浅淡的笑意,双唇微扬,笑容清浅却出奇的美好。

  郑观音伸开双手,抱着李建成的胳膊,安稳的靠在他的身上。

  夫妻二人倚靠在一起,美好的像一幅价值连城的画卷!

  郑观音轻声道:“陈应是一个人才,会打仗,会赚钱,就连种田也比一般人强万倍……”

  李建成皱起眉头道:“你想说什么?”

  郑观音指了指身边的小李治道:“小七与三娘的长女,相差无几,不如,咱们亲上加亲……”

  李建成眉飞色舞的道:“让治儿娶若曦为妻?”

  郑观音道:“还不止呢?李嗣业是庶出,不然我倒想招他为万顺驸马……可是,陈谦不行,他要继承凉国公的爵位……”

  李建成摇摇头道:“不是凉国公了,朕与阿爹已经商量了,等陈应班师回朝,他与李靖晋封郡王,李靖封爵靖边王,陈应封为安西王……陈谦就是安西王世子……”

  李建成心中一动。

  虽然说,陈应与李建成关系莫逆,亲上加亲,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这个时代,像陈谦与万安公主这等姑表亲成亲的事情,已经是正常现象了。

  ……

  门下省大门口,戴胄一脸不悦地守在政事堂门口。

  魏征远远走了过来。

  戴胄上前拦住魏征道:“玄成公,这件事情,你无论如何必须阻止。”

  魏征一脸茫然道:“什么事情?”

  戴胄道:“今天早朝,房玄龄请陛下将监狱中的死囚放回家团聚,说什么皇恩浩荡,死囚们到了秋天问斩之际,必定会回来。”

  魏征“哦”了一声继续埋头走路。

  戴胄紧走两步,再次将魏征拦住道:“玄成公,如此荒谬绝伦的事情,岂能让它发生!”

  魏征又“哦”了一声,仍然继续前行。

  戴胄忍不住再次将魏征拦住道:“玄成公,听到此事,你不愤怒么?”

  魏征挠了挠发髻道:“我生了场病,误了几天,没有署理公务,想必门下省已经积压了很多奏章文牍……”

  魏征说罢,绕开戴胄走进门下省。

  戴胄有些不明就里。

  戴胄自言自语道:“这个魏玄成,莫不是病还没有好?”

  魏征走到案几旁坐下。

  案几上,已经摞满了奏章文牍。

  魏征铺开奏章开始审阅。

  两名书令史,站在魏征旁边,面面相觑,两人谁都不敢上前。

  魏征抬头看见这两人道:“有什么事?”

  “中书省……中书省刚送来一道敕旨,还请相公画可。”

  魏征抬手道:“拿来看看。”

  书令史胆战心惊地,将盛放敕旨的盒子递给魏征。

  魏征拿出敕旨细细阅读。

  两名书令史互相交换无奈的眼神。

  魏征慢条斯理地拿起毛笔,在敕旨下面写了个可字,然后盖上印章。

  两名书令史,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魏征。

  魏征将盒子递给犹在发呆的书令史。

  魏征道:“怎么?不满意?”

  书令史忙不迭接过盒子,拉扯一下同伴,飞快地离开门下省。

  https://www.mxguan.com/book/15101/460867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