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掌家小农女 > 第七六零章 此女祸家

第七六零章 此女祸家

  他们在这里来着不走,的确是打扰人家出游,显得太不知趣了。不过他们巴巴地跑来看马,却被一条狗拦路,到现在连马毛都没摸着就回城,实在是窝火。爱玩的郑康聪鼠眼滴溜溜乱转,计上心来。他挪到带头的建王世子柴方身边低声出了个好点子:

  “小王爷,她们一家子去游玩,咱们在这里替她们喂马,顺带遛一遛?”

  这个注意妙啊!程贤文用力点头,“康聪言之有理!”

  “汪!汪!”大黄冲着郑康聪很是愤怒地叫了几嗓子。

  这次不用张冰翻译,柴方都知道大黄在说什么,一巴掌推开郑康聪,“蠢货,狗耳朵可比人耳朵厉害多了,它都听到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进跨院给众未小王爷、小侯爷、公子爷们行了礼,过去弯腰跟大黄商量,“姑娘说让方二公子帮忙照看马,大黄跟着两位姑娘出游,成吗?”

  这下太有面子了!方子宁啪啪拍着拍着胸脯,“大黄放心去,子宁在此守着,保证你回来时一匹马也不会少。”

  柴方等人喜出望外地彼此挤眉弄眼,大黄走了后,一个方子宁能奈他们何!

  大黄看着方子宁不动,似乎有点不放心,毕竟这是个连兔子都追不上的家伙……

  见到大黄果然不吭声,小厮转身回去,一会儿就将姑娘刚请过来的玄其大人领了进来。玄其进院后先向柴方等人抱拳行礼,才走到大黄身边,弯腰挠了挠它的脖子,“大黄放心去,这里交给玄某,不会有事儿。”

  “汪!”大黄立刻站了起来,围着玄其转了一圈,又围着方子宁转了一圈,最后走到马槽边撒了泡尿圈住地盘。临走时还盯了郑康聪、程贤文和郭永靖三个家伙几眼,才冲出养马的小院,去主院找小暖和小草。

  郭永靖遗憾地摸摸下巴,他挺喜欢这狗儿,但好似这狗不只不喜欢他,还将他归入不受欢迎的郑康聪一流了,这可如何是好?

  柴方望着马槽下湿了的一块,仰天长叹,“这狗成精了!”

  郑康聪冷哼一声,“咱也就是看在晟王的面子上,才不跟这畜生一般见识,否则我早就……”

  不等他说完,方子宁就不干了,“你就怎么样,这些话你方才怎得不说?大——”

  郑康聪吓得赶忙冲过来捂住方子宁的嘴,“行了啊,咱们谁跟谁!你还真把一只狗当回事儿了!”

  方子宁这时候确实难做,这也是小暖请玄其来镇场子的缘故。玄其板着三爷家暗卫的招牌冷脸,硬巴巴地道,“我家王爷对大黄的喜爱,不比秦安人和两位姑娘少几分,小侯爷若是不信,末将立刻派人去请我家王爷过来,当面跟您小侯爷讲一遍。”

  “不用,不用,王爷为国操劳,康聪不敢耽搁他的功夫。”玄其抬出冷面晟王,郑宏霖立刻老实了。他惹了别人,他家老头子可能给他撑腰;但若是惹了晟王,他家老头子准得把他抽死。陈小暖的永宁街上的棉坊铺子,就是因为他犯浑被晟王撞上,他家老头子割肉替他请罪的。

  那可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日进斗金的铺子,郑宏霖想起来就肉疼。小暖的铺子生意越好,他就越肉疼,看小暖越发地不顺眼,若不是碍着晟王的面子的,她陈小暖一个外来的乡下女能在永宁街上开起铺子?笑话!

  小暖虽然很忙,但是她答应家人的事儿却从不食言。坐在马车上,小暖一手搂着妹妹,一手摸着大黄,三小只美滋滋地往林子里去。

  上次专门带着大黄出来玩,都是几个月之前的事儿了。一身轻快衣裳的小暖望着马车外渐渐密起来的林子,居然有种外出旅游的喜悦心情。

  这阵子一直隐在暗中做事的玄迩忽然现身,出现在小暖的马车上,“姑娘,除了咱们的人、高仓颉的人之外还有几个尾巴跟过来了,看身法似乎是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侍卫,请姑娘示下。”

  四大皇子之间斗了这些年,玄迩对其他皇子的侍卫也很熟悉,不用看脸,看到身法就能判断个差不离。

  小暖笑了。高仓颉是建隆帝派出来监督她的,她与高仓颉虽没有明说,但两人心照不宣,她走到哪里高仓颉就跟到哪里,小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不知道;而暗中跟着的高仓颉也会主动示好,帮小暖扫一扫暗中的其他小虫子。

  不管那几个尾巴是哪里来的,都大不过建隆帝的大内侍卫,只要小暖让玄迩给高仓颉递个眼神儿,高仓颉准会帮她把人给清理了。而那些被大内侍卫清理的尾巴,只能吃哑巴亏,没地方说理去。

  小暖摇头,“咱们今日就是进林子玩,只要他们不妨碍大黄逮兔子,爱怎么跟就怎么跟。”

  玄迩领命,飞身而去。

  小草好奇问道,“姐姐,他们跟着咱们干什么?”

  小暖慢悠悠地解释道,“因为他们觉得跟着咱们可能会遇到好事儿。咱们运气好,就算咱们不去找事儿,事儿也会过来找咱们而且找上门的大都是好事儿。”

  小草了解了,“时也,运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

  “汪!”

  ……

  小暖勤快地捋着妹妹和大黄的毛,妹妹这么有学问,让她怎么接话……

  隔着车窗,骑马的玄舞低声道,“姑娘,方子安也到了第四庄,他看起来心事重重,似是有话想问属下。属下着人扫听了一下,刚得的消息是宁侯家陪嫁到柴家的婆子刚回了一趟宁侯府,应是给方子安带了什么消息。”

  那他应该是为了方挽离的事儿来的,小暖立刻吩咐道,“别给他开口的机会,宁侯府的事儿咱们不掺和。”

  “属下明白。”玄舞应了。

  柴智岁打媳妇的事儿虽被传得满城风雨,但玄舞已着人打听清楚,事情的真相却并非如此。柴智岁并没真的出手打过方挽离,不过是他在床笫之间缺了些分寸,方挽离又擅长装委屈罢了。

  若说起来,柴智岁待方挽离,还算不错,起码他真喜欢方挽离,为了她把家里的几个侍妾都赶走了。以方挽离的心机,若想她想安稳过日子,收服直肠子的柴智岁对她来说是手到擒来。但若是她犹觉得嫁给柴智岁委屈,所以不想安稳下来,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此女,祸家。

  https://www.mxguan.com/book/15165/445314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