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又回来了

第六百三十七章 又回来了

  崇康十四年,三月二十六。

  大明宫含元殿,大朝。

  崇康帝将昨日收到的过百封折子留中不发,今日廷议。

  这便是一个明显让步的信号,因此,满朝文武,尤其是兰台寺御史言官,纷纷请求天子仁德为怀,减少大辟之刑。

  连久病不出的兰台寺御史大夫杨养正,今日都特意上朝。

  杨养正是朝中难得的既非新党也非旧党,却执掌兰台的两朝元老大臣。

  素来嫉恶如仇,刚强正直。

  但就算是他,也同崇康帝道:“陛下,如今叛逆悉数就擒伏诛,朝野间再无奸邪,但大乾也因此元气大伤。好在乾坤已正,时局均衡,新法大行天下,只要休养生息,不出十载,盛世必至。值此时机,若大兴杀戮,与天和有干,非社稷之福也。”

  连杨养正都出来表态,愈发引得满朝热议。

  一直木然着脸,目光漠然的崇康帝,环视一周后,目光落在了武勋班臣排在第二位之人身上,眼神忽地凝了凝,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的问道:“冠军侯,你以为如何?”

  崇康帝开口那一瞬间,喧闹的朝班已经瞬间安静。

  随着他的发问,无数双文武大臣的目光,落在了贾琮身上。

  有审视,有冷漠,有疑惑,也有期待……

  贾琮出列,朗声道:“回陛下,臣依旧以为……除恶务尽!”

  崇康帝嘴角忍不住往上挑了挑,不过随即恢复正常。

  即使他心里已经知道,当前局势容不得一硬到底,弊大于利。

  但看到自己的臣子有如此坚持,还是满意的。

  不过贾琮这一言,却捅了马蜂窝。

  许多大臣的确畏惧他如今的权势,但那畏惧的是他身上天子亲军首领的光环,不是畏惧他本人。

  现在连天子都在迟疑中,意见未定,贾琮自己拿定的主意,显然和天意无关。

  所以,满朝大臣批判起来,毫无顾忌。

  “不恤天德,不悯人情……”

  “位高不仁,爵贵无义……”

  “虽居显位,却无高德……”

  七嘴八舌的讨伐声,总结起来便是,贾琮如今位高权重,爵位极高,然却不思虑着为国分忧,以国事为重,一味好杀,残暴不仁。

  “贾琮,你怎么说?”

  看着面色漠然,好似浑然不觉周遭弹劾,静静站在那的贾琮,崇康帝缓缓问道。

  贾琮答道:“在其位,谋其政。臣为锦衣卫指挥使,天子亲军,故当以维护皇权稳定为己任。以臣之职位来看,最好的法子,必是除恶务尽。叛逆之人若不诛尽,岂非渎职?”

  宁则臣皱着白眉,侧着干瘦的身体看着贾琮,道:“冠军侯,并非不诛叛逆,只是此案牵扯极广,许多人都是糊里糊涂就从了逆。即使这些人同样该杀,但其家人,其九族,是不是也必须要杀?如此牵连下去,十万众都不止。”

  贾琮淡淡道:“元辅,本官为锦衣卫指挥使,便只从此位看事。依律,谋逆者为十恶不赦之罪,本就当诛尽九族。

  至于此举会不会影响朝廷,影响朝政,影响天下安定,那需要陛下和军机大臣们来判定,却轮不到本官这位锦衣卫指挥使来担忧。

  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便不该谋其政。本官除却思虑皇权安危外,若还去思虑朝局,那才是僭越。到那个时候,才应该被如此喊打喊杀。

  从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来看,再没有比将叛逆斩尽杀绝更妥当的措施,来维护皇权。

  而其他的得失稳定因素,则该是元辅这位国朝首辅并其他军机大臣统一思量,再与陛下给出建议。

  若本官把这些都想到都做了,还要你们做什么?”

  宁则臣:“……”

  一滞之后,宁则臣老眼逐渐明亮,深深看了贾琮一眼后,正过身,看向龙椅上眼神傲然的崇康帝。

  君臣相得了一辈子,宁则臣太了解此刻龙椅上这位帝王此刻的心情了。

  当初,他将旧党打的节节败退,没有招架之力时,这位帝王便是这种眼神吧……

  极度的赏识!

  不过也是,宁则臣都没想到,贾琮能有这番见识,能说出这番话来……

  他躬身对崇康帝道:“陛下,听完冠军侯之言,老臣才明白过来,倒是臣等昏聩了。的确当如此,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便不该谋其政。若人人皆有此领悟,则朝堂上将少太多是非内耗。陛下,冠军侯以锦衣卫指挥使的官位来看,当除恶务尽。但国朝却不能只以此一观点为重。陛下以大毅力,将惑乱朝纲图谋不轨的义忠亲王一伙儿逆贼揪出来,使得玉宇澄清,此为大善之事。但被逆贼蛊惑者众,若皆诛之,实不利朝廷安稳。一诛十万众,包括数万妇孺,对国运都有干碍。臣等还望陛下宽仁,饶恕彼辈死罪。再者,宗室……”

  听闻至此,贾琮不由抽了抽嘴角,心道宁则臣得意忘形。

  宗室之事何其敏感,尤其是崇康帝生命不久,元春腹中孩儿却还有大半年才能诞下。

  这个时候宗室之事提都不能提,就算开恩,也要等到新皇登基之后,以新皇的名义,大赦宗室,以积皇恩帝德。

  有此恩德在,宗室诸王不管再想做些什么,都会失去大义,成为忘恩负义无德之辈。

  哪里轮得到宁则臣此时来提?

  果不其然,贾琮就见崇康帝本就木然的脸色,在听了宁则臣喋喋不休劝他大度后,愈发冷峻,没等宁则臣说完,崇康帝便站起身来,竟一丝体面都不与这位崇康朝第一功臣第一老臣给,只留下一句“再议”,就转向后宫了。

  看着宁则臣愕然甚至无助的神色,百官心中都生出了一种悲色……

  贾琮淡淡看了宁则臣一眼后,在百官注视下,转身离去,出了含元殿。

  再围观下去,就是在逼死宁则臣。

  ……

  “大人!”

  刚出大明宫,和展鹏等亲随汇合,就见韩涛巴巴的在一旁候着,见贾琮到来,忙迎上前问好。

  贾琮眉头微皱,问道:“什么事?”

  韩涛赔笑道:“大人,有一事卑职实在没法解决了,只能来叨扰大人,求个法儿。”

  贾琮看着他,没说话。

  韩涛干笑了声,知道贾琮公事上不喜欢啰嗦,便开门见山道:“大人,牢房实在不够用啊!都中各处牢房,有一处算一处,都挤满了人,卑职腿子都要跑断了,也再寻不出空闲之地儿关人了。平常一处牢房只关十个人,现在一关关三十个,就这样都关不下了……”

  贾琮想了想,道:“我记得指挥使衙门那边有一个缇骑号房,空出来,关人。另外,也别让人犯闲着,除了直接谋逆的那一拨外,其他壮年拉出来,南城民坊好多街道都要成臭水沟了,让他们去清洗。最好能把整个神京城都弄干净了,也算洗涤一下他们身上的罪过。”

  韩涛闻言,差点没给贾琮跪下,强挤出笑脸道:“如此……如此卑职手下人手可能有些不够。大人,您看能不能让沈兄弟手下稍微松一点,卑职这几日,手下兄弟被打了百八十个,下面人怨声载道,队伍不好带啊……”

  贾琮冷下脸来,厉声道:“你还有脸说?念在你这几日操劳的份上,我原不准备敲打你,给你留些体面,你倒自己撞上门儿来了。看看你手下那些混帐干的王八事,锦衣卫才成立几天功夫,欺男霸女、敲诈勒索百姓的事都敢做了!万幸宪卫发现的早,才没酿成大错,否则锦衣卫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还敢求情?!韩涛,我警告你,再有这等治军不严之事发生,就不是打几十军棍踢出锦衣卫就能了账的事了,我要你脑袋!你做不好这个镇抚使,自有人能做。”

  说罢,拨转马身离去。

  展鹏看着郭郧跟上后,才笑嘻嘻的对满头大汗的韩涛道:“老韩,你脑子里灌猪油了?连我都知道眼下不是出岔子的时候,你还给你手下那些王八蛋求情?你不知道这时候多少人盯着咱们,就等着出岔子么?沈冰山这两天连眼睛都不敢合,就怕锦衣卫内出问题,你还求情?你以后干脆别叫老韩了,叫猪大肠算了。真要出了事,大人其实也就一个御下不严的罪过,谁都知道大人舍得放权。可到你这,就是要掉脑袋的事!嘿!也是邪性了,你还求情?那你好好求情吧,啊,继续求,回头我也帮你求!”

  韩涛闻言,老脸苍白,一拍额头悔青肠子道:“我他娘的就是头蠢驴!!驴肏的蠢驴!!好兄弟,多亏你提醒我,不然真是……”

  见韩涛一脸后怕,展鹏哈哈一笑,一边拍马一边道:“你是驴肏的蠢驴,谁敢和你当兄弟,找你驴兄弟去吧。”

  ……

  “爷回来了!”

  贾家东府,宁安堂。

  见贾琮归来,平儿、晴雯等人忙迎上前去。

  晴雯最没城府,漂亮的眼睛盯着贾琮咯咯笑道:“三爷你猜怎么着了?”可问完问题都不等人答,就憋不住自己乐道:“老太太她们又搬回来了,哈哈哈!”

  平儿笑着拍打了她一下,嗔道:“你少兴!”

  然后对看着她的贾琮解释道:“西面一下进了那么些人,又搬石头又扛巨木,刀劈锯拉的,动静太大。老太太、太太她们实在经不住,所以就又回来了。”

  正一边说着一边为贾琮更衣,去了朝服,就听外面廊下传来小丫头声:“二.奶奶来啦!”

  ……

  PS:嘿嘿嘿!

  

  https://www.mxguan.com/book/15977/4331998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