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盛世太子李承乾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卢湘的处置

第二百二十二章 卢湘的处置

  李承乾的车驾走到这群官员面前时稍一停顿,刘葵站在车边大声道:“太子殿下有旨,诸官平身,继续赶路。”

  然后李承乾的车驾就从郑贺等一行人头边走过去了。

  郑贺等李承乾车驾过去才站起身,拍拍满头满身的尘土正要上马跟上李承乾的车驾,却听见身的芳池州都督府别驾卢湘怒声道:“‘同子参乘,袁丝变色’连太史公刑余之人尚且以阉竖与人主同乘为丑,当今皇太子竟然与内侍同乘……”

  卢湘是范阳卢氏嫡支子弟,贞观二年十七岁时即举明经科,李世民十分喜爱他所以还不到三十岁就提拔他为从四品的下督都府别驾,只是在北地几年没有功勋,所以也就没有再得到提升的机会。

  卢湘平日里就十分看不起郑贺的为人,郑贺也因为自己出身不好没有什么文化所以事事都迁就着卢湘,因此芳池州都督府很多事情都是由卢湘作主。

  卢湘对于刚才郑贺看见李承乾的车驾老远就下跪已经让他十分的不满,本以为李承乾会礼贤下士亲自下车来搀起他们,没想到李承乾连车都没停过去了。

  所以听出说话的人是个内侍时卢湘心里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若非是长史柳经及时拉住他,卢湘当场就要上前拦停李承乾车驾进谏。

  所谓的‘同子参乘,袁丝变色’语出司马迁《报任安书》,是说从前汉文帝时宦官赵谈与文帝同乘一辆车,袁盎看见了立即怒容满面地上前进谏。

  这是把他自己比作了汉朝大臣袁盎。

  郑贺听见连忙回头双手乱摇道:“卢别驾慎言呐!”

  卢湘见郑贺来劝越发大声道:“就是陛下在此我卢湘也敢直谏,何况只一个太子?”

  郑贺一见劝不住,还有东宫的骑士已经有人往这边看,慌忙摆着手让柳经把卢湘拉走。

  李承乾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车驾一直没有停下,走到中午时郑贺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午饭,李承乾的大军也没停下来吃。

  如此长时间的行军就看出东宫六率平时训练的好处了,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一天行军三十里已经不容易了,按李承乾这样的行军速度一天完全可以走上五十里。

  骑马跟在后面的郑贺看着东宫六率这么赶路,将士们一点疲态都没有,心里对李承乾不下车的那么一点点的不爽也没就有了。

  大军是按照李承乾要求申时准时到达的百泉县城的,薛仁贵已经在城外搭建好了的营寨。

  李承乾的车驾直接就进了薛仁贵的大营。

  郑贺为了巴结李承乾在城里什么酒宴歌舞美人都准备好,一见李承乾进了军营忙也跟到军营里求见。

  “郑都督——,太子殿下有令,今日赶路辛苦需要休息,一切接风之事全免。郑都督出城迎接三十里也辛苦了,早点回去歇息吧!”

  刘葵在路就听说郑贺身边有人对他有意见,自然不会对这伙人有什么好脸色,传完话转身就进了大帐。

  只留下郑贺一行人站在大帐前发愣。

  郑贺到了此时再迟顿也明白了,李承乾这是在给他脸色看。

  可是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太子爷,只得怏怏地带着芳池州都督府的文武官员回城。

  李承乾一进了中军大帐略活动一下腿脚便把薛仁贵叫进去。

  “仁贵细封氏的情况,你对孤王细说说。”李承乾看着薛仁贵认真地道。

  “遵旨!”

  薛仁贵应一声便开始讲述,原来这一处细封氏只是党项羌细封氏的一个小部落,全族男女老少总共有一万多人,平常除了放牧也种些粮食,他们祖辈在百泉县生活,到今天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这里的野利氏是前隋大业末年才迁来此地,但是因为野利氏人多势众,朝廷就下旨芳池州的党项羌人悉由野利氏管束。

  近些年野利氏替征收税赋时,年年都会多收此地各部羌人的牛马。

  他们向芳池州都督府申说,都督府只说这是党项羌人之事由野利氏管,然后野利氏就会变本加厉。

  因此与细封氏一样在百泉县生活百余年的费听氏和米擒氏羌人都迁往更北边去了。

  如今百泉县境内除细封氏,其他小部族的羌人都已经投靠野利氏了。

  这几天李承乾也了解一些党项羌的情况。羌族是一个从汉朝就跟中国打交道民族,接触汉文化较早也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他们汉化的程度也比较好的。

  就李承乾所见这些人虽然放牧但也都是建房定居,即便是同姓各部族之间也是互不统属,野利氏、细封氏在大唐的北方边地都有很多同姓的部落,都是各过各的。

  朝廷完全可以把他们当成普成百姓直接管束,而不是像现在把根本就不相统属的小部族交给大部族代管,反而培养了地方势力。

  当然在西边的拓拔氏(也就是后来西夏李氏的先祖)因为跟吐谷浑走的比较近,全族比较团结是一个二三十万人的大部族。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具备统一羌族建立国家的条件,是后来唐朝朝廷不断地对他们进行加封,才给了他们占领和管理西北地区的权威的。

  这事既然被李承乾遇上自然不会再给他们留下建国的基础。

  李承乾基本了解了情况便和薛仁贵一起出去巡营,等待早上就已经进城求见芳池州都督的细封朱觉。

  细封朱觉今年二十出头,刚刚接任了细封氏族长之位,但如果从外表看说他四十也有人相信。

  细封朱觉面相如此着急除西北的风霜外,还有就是他梗直忠厚的性子也功劳不小。

  七天前野利氏突然派人抢了他们正在放牧的牛羊,很多族人惧怕野利氏让他托人给野利氏送些礼物,用部族里的马匹把被野利氏抢走的牛羊换回来。

  但是梗直的细封朱觉认为野利氏能动手抢了他们的牛羊也能动手抢他们的马匹,为什么要同意交换呢?

  所以细封氏必须得告诉野利氏我有实力让你不能抢我的牛羊。

  于是细封朱觉派他弟弟和几个族里的老人带着部族里的所有的马匹躲到离此地百里外的草原上,他自己则带着族中的青壮来向野利氏展示细封氏的实力。

  后来败退遇上薛仁贵,细封朱觉一见薛仁贵带的兵穿都是他在长安城见过的精良铠甲,便认定这是一个能帮他们的人,于是便听从薛仁贵的安排来百泉县城求见郑贺。

  可是今天整个芳池州都督府的文武官员都要出城去迎接李承乾,谁有工夫管他的闲事,

  于是细封朱觉就带着几个从人在烈日炎炎的都督府门前坐了大半天,直到申时后才看见郑贺一行人垂头丧气地回来。

  细封朱觉看见郑贺等下马,连忙起身让到一边,等他们下了马才上前躬身抱拳道:“小人细封氏首领参见都督大人。”

  “嗯?”

  郑贺站住脚阴沉着脸斜他一眼。

  细封朱觉一怔不知该怎么说话了,还好他旁边的随从机灵忙赔着笑脸道:“督都大人我们是被野利氏欺负的没法活了,来求都督大人主持公道的。”

  郑贺闻言脸上神色一冷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淡淡地道:“此事卢别驾给问问。”

  细封朱觉虽然见郑贺态度冷淡但是到底给安排了人来处理,便连忙朝着他们的背影不断地躬身作辑。

  都督府的门房看了两眼一翻,心道:哪有这样行礼的,真是个蛮夷村夫。

  待他们走远,细封朱觉才想起来要去找卢别驾,忙走到门房面前拿出一块小羊脂玉石递过去,赔着笑脸抱拳道:“敢问这位官爷,那位卢别驾卢大人在哪里。”

  门房接了他的羊脂玉,在手里掂了掂,也不与他们说话,只是对着卢湘的公事房指指,让他们自己进去。

  细封朱觉见此忙带着人进去,此时卢湘正为着李承乾的事生气,哪有工夫理会郑贺的安排,见他们进来便冷着脸道:“混帐东西竟然告本族的首领来,来人把他们拿了送给野利氏处置。”

  https://www.mxguan.com/book/17645/4541589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