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零九章 糯米酥

第一百零九章 糯米酥

  她故意放慢脚步,不知怎的,她今日想晚些回去,那皇宫是扼住一个人咽喉之处,她想逃脱,却逃不开。

  有时候,她真的很奇怪,她这么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是怎么忍受宫中那种无聊的生活的?

  不过,她又想到阿素姑姑、易萱等人,就觉得很是温暖,又想到魏夫子,觉得自己真是没少欺负他,也让她心里开怀不少,还有就是乔阿蛮、乔雅那个小屁孩,想一想,来这儿短短的几个月,她还真是遇到了不少可爱的人。

  乔庄在这边想得出神,不由笑了出来,桓尹有些奇怪地回头看着她,问道:

  “陛下,在笑什么?”

  乔庄摇了摇头,敛了神色,凑到他跟前道:“朕笑丞相你国色天香啊!”

  看她那狡黠的模样,桓尹心下好笑,微微俯身,凑到了她耳旁,乔庄闻着独属于他的味道,不由晃了心神。

  这姿态暧昧,她耳根子不由一红,桓尹看着她微红的耳垂,唇边溢满了笑意,然后轻声道:

  “不及陛下身姿妖娆。”

  乔庄白了他一眼,桓尹自然没看到,再抬起身时,却见乔庄哼了一声,说道:

  “你就是个衣冠禽兽!”

  “多谢陛下谬赞!”

  尼玛?

  还真当我夸你啊?不过这个衣冠禽兽在古代好像还真是夸赞,不过她心里知道就行了,可千万不能告诉桓尹,要不然小命休矣。

  乔庄觉得,有时候比不要脸,还真的比不过桓尹,桓尹压根不在意她说什么,也不在意对面之人会不会听了他的话而跳脚,只是一脸柔和地看着她,问道:

  “陛下,你的生辰是何时?”

  他这话问的有些突然,但却是真心想要问的,是因为发上的桃木簪,又或许仅仅只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

  乔庄闻言,身子一僵,她似乎都要忘了,她并不是真正的九殿下,她有属于自己的生辰。

  回答桓尹时,她的声音有些闷,只道:“十月二十八。”

  十月二十八?

  嗯,姑且算个好日子,不过那时候临安会有些冷,他想,他可以送给她天山狐裘,便不会怕冷了。

  乔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虽很想在与他谈谈九殿下一事,但又怕扰了如今二人这般和谐的氛围,便动了动嘴唇,不再多言。

  桓尹说:“陛下,可想尝一尝糯米酥?”

  乔庄觉得桓尹这人太过跳脱,有些不明所以,瞧了他一眼,却见那人抿唇一笑,然后拉起她的衣袖往另一边走去。

  临安城里有不少街道,主街是临安大街,再晚也是灯火通明,十分热闹,但桓尹带她来的这处却是僻静得很。

  桓尹带她来到一个很小的摊铺,然后对着摊主道:

  “两份糯米酥。”

  她很难想象,像桓尹这般人物,也会在这种地方买东西,按理说,桓尹就如高在天端的云,可望不可触,这么想着,乔庄调侃道:

  “真想不到,咱们大楚如此尊贵之人,也喜欢这小摊上的东西。”

  桓尹却不理会她的调侃,从老板那儿接过递给了她一份,对她道:

  “这临安城有不少糯米酥,但没有一家比得过这儿。”

  乔庄接过去,就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果真很香,就连宫里的御厨做得那些山珍海味都没有这个好吃。

  乔庄觉得,桓尹这个人让人看不透,他似乎本是就是个迷,他生来高贵,为何会喜欢这街边吃食?

  又觉得,桓尹这个人虽然洁癖了些,性子有些傲娇加腹黑,但大抵还是个好人,怕也是为了体验百姓疾苦,所以来尝尝?

  乔庄不问,桓尹也不说,这味道一如十几年前,他已经有很久没吃过了,却不曾忘记过这个味道。

  “把这个摊主送进宫当御厨吧。”乔庄吃着,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

  桓尹摇头看着她那模样,但心中却觉得,就连这般,眼前的女子也是美的。

  他说:“陛下若是太过喜欢吃了,臣怕那摊主会猝死。”

  乔庄皱眉看着桓尹,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却听得他道:

  “陛下这般能吃,怕那摊主要从早忙到晚了。”

  乔庄:“……”

  说白了,这人就是拐着弯地骂自己能吃,她扯了扯唇角,呵呵笑道:

  “朕这样叫能吃的话,那是丞相你见识浅薄,你见过一桌一百零八道菜吗?”

  桓尹摇了摇头,只道:“陛下说过的,要节俭一些。”

  乔庄:“……”

  乔庄有些泄气,但随即又张牙舞爪起来,对他道:“丞相,你有钱吧?你有很多钱是吧?就算你没钱,你们桓家也有钱是吧?”

  桓尹挑了一边眉毛,对她这突如其来的话有些不明所以,只听她继续道:

  “人家文渊侯都给国库捐银子了,大理寺卿他们明日也得捐,你也得捐啊,以身作则嘛。”

  桓尹有些无奈,敢情这是拿人家银子拿上瘾了?

  “丞相,朕和你打个商量,明日早朝,他们都拿了银子,你也得做个表率,为淮幽捐点儿银两。”

  桓尹只笑着点头,“既是为陛下做事,臣自当愿意。”

  乔庄点点头,表示十分满意,又看向他问道:“你说,明日卫国公会上朝吗?”

  因着卫凌“病重”,已有好些日子不曾上朝,不过出了卫彻这事,也不知道会不会惊动他。

  “天香楼的佳娘会去找他的。”

  乔庄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卫彻临走前,佳娘在他耳边说的话,恍然大悟道:

  “看来这个佳娘还真是不老实。”

  桓尹点点头,又道:“只是如今天香楼一关,这佳娘也便不会再久留了。”

  乔庄撇撇嘴,说道:“这佳娘,也是谣言祸首之一,还真真便宜了她。”

  “陛下不能动她。”

  乔庄也知道,要是动个佳娘,那是勾勾手指的事,只不过,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而且又是一个妓子,她着实没那个必要自降身份整治这个佳娘一番。

  不过,桓尹这话,倒是让她有些微酸,嗤道:“没想到丞相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主。”

  桓尹却不在意,只道:“佳娘是谁的人还未可知,应当放长线钓大鱼。”

  乔庄觉得脑子又成了一团浆糊,怎么这佳娘还有别的身份?

  看出乔庄的不解,桓尹解释道:“佳娘看似是卫家安排的人,用来给卫家收集各种情报,但实则恐非卫家之人。”

  乔庄知道,青楼这个地方看似人多口杂,但却是各种人都会去的地方,有很多交易和一些见不得光的事都在这里发生,所以卫家派个人在青楼里当眼线也正常,收集情报更是合情合理。

  只是,如果佳娘并非卫家之人,又是谁的人呢?

  她不禁脱口问道:“难不成是孙沪?”

  桓尹摇摇头,“不知。”

  桓尹都不知道?乔庄撇撇嘴,心中只觉得桓尹是想多了,可能人家佳娘就那么一个身份罢了。

  不过乔庄有些好奇,问道:“你说卫家用佳娘来换什么情报啊?他们卫家是个国公府,还有什么能查不到的?”

  桓尹却笑道:“卫家可以用佳娘来收集一些朝中大臣见不得光的事,然后为自己所用,卫家同孙家一样龌龊不堪。”

  桓尹语气很淡,但那个“龌龊不堪”却实实在在表现了他的想法,他是真的嫌弃孙家和卫家啊。

  这么一看,四大家族里,还算是桓家老实,少家清白。

  乔庄想到少家,不由得想到了少羽,想到少羽又想到了少晗玉,怎么突然想到了呢,还是今日从花柳那处出来时,碰到了少晗玉,那少晗玉看着她的目光丝毫不像看一个帝王,而是……

  她说不上来,总觉得少晗玉那尊敬之中带着些许的不屑,遂问桓尹道:

  “少晗玉怎么被顺义帝看上的?”

  桓尹不知乔庄怎的就突然提及了这个人,但提及后宫的男宠,他总是有些不爽的,遂冷笑一声,说道:

  “看来陛下很是关心那些男宠啊!”

  他突然觉得,当日杀的男宠还是少了些,有那么一两个,是真真的该杀的!

  桓尹这边还在觉得自己心太软,那边乔庄却是无语地看着他,想了想,便道:

  “朕突然想起,他是少家之人,他会不会是少家派来的奸细?”

  桓尹有些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原来她以为是奸细,如此这般甚好,于是便低声对她道:“既然如此,陛下还是小心为上,离他远一些。”

  说罢,似乎心情大好,桓尹嘴角噙着笑意向前走去,乔庄愣愣地看着他,摇了摇脑袋,感觉有些头大。

  当日桓尹血洗玉阶之时,就是为了杀尽宫中奸细,若是少晗玉是,他早就把少晗玉杀了,如果不是,他为何又要这么说?

  那个少晗玉到底在宫中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乔庄不想多想,便跟在桓尹身后向着宫中行去,纵使再不愿,也得回去那个红墙之内。

  桓尹将她送到宫门口便回了相府,只是这时乔庄才发现少了两个人,她竟然将白夜和乔阿蛮给弄丢了。

  待得白夜和乔阿蛮也到了宫门口之时,乔阿蛮嘻嘻笑道:

  “果然是郎有情,妾有意,九姐姐重色轻友,这就把我们给忘了!”

  乔庄:“……”

  白夜也悠悠道:“哎,可怜我们非那大楚俊逸第一风流丞相啊!”

  乔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们确定是在跟当今女帝说话?”

  乔阿蛮瞪大了眼睛,看着乔庄并没有簪簪子,叫道:

  “九姐姐,你的发簪呢?”

  乔庄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却发现什么都没摸到,这时才想起来发簪早被桓尹一拽给拉了下去。

  她鼓了鼓两颊,道:“桓尹那家伙还会顺手牵羊?”

  白夜突然想到了今日所看的男女之事,再上下打量了乔庄一眼,指着她,惊道:“你你你,陛下,你不会这就委身了丞相吧?”

  乔庄气得飞起一脚,“去你的委身!你去委身吧!”

  真不该带白夜去看那些事,给好好的单纯的孩子都给弄成这样了,今日的天香楼突击检查,倒是给白夜上了一个绘声绘色的课。

  乔庄挥了挥衣袖,转身就走,闷闷道:“不管你们了,我走了!”

  乔阿蛮在身后啧啧道:“瞧瞧,九姐姐也知道害羞了。”

  听着乔阿蛮的揶揄,乔庄险些摔倒,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脸颊热得厉害,果真是夏夜难耐,热得很哟!

  (https://www.mxguan.com/book/20876/318911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