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婚然天成:陆先生的小幸运 > 103暖暖,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吗?(一更)

103暖暖,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吗?(一更)

  背景图的后面搭了一个小化妆间,此时韩经开正坐在那里让工作人员化着妆。

  他也没想到,生物制药的广告会这么早就开始拍。

  门外闹哄哄的,是王哥在吩咐摄像机,和动作组准备好,并和导演商量下待会从哪个角度拍。

  这次,他们计划拍摄一个小短片作为宣传片,宣传片内容主要讲的是一个医学博士如何利用自身所学,然后应用到临床上,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的故事。

  于是,当韩经开穿着白大褂被一群人包围着站在背景墙上时,秦暖才知道原来生物制药的代言人是韩经开。

  韩经开保持了他一贯的作风,没有露脸,只是一个俯身的动作,对着摄像头站在电镜下看照片……

  秦暖站在原地,看着导演一遍一遍地说着他想要的效果,然后韩经开在理解的基础上又演绎了出来。

  秦暖看了一会儿后,也不得不承认,韩经开像是天生就适合站在镜头下,他的镜头感很强。

  更别说一张迷倒万千女性的脸,还有天价难买的嗓音,那可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嗓子……

  怪不得网络上有很多他的粉丝,因为韩经开的音乐而喜欢上他这个人,天天争着吵着要给他生猴子。

  她的身边就有一个现成的,魏安安迷恋经时绝对到了痴狂的地步。

  不过,魏安安还不知道韩经开就是经时。

  可能是拍摄的状态不太对,不一会儿,导演便让大家休息。

  导演正和韩经开说着拍摄需要注意的角度问题和这个医学博士应该给出的表情。

  咣当一声,是玻璃的声音,可能因为那快玻璃本来就放的不是很安稳,所以眼看着马上就要落地。

  韩经开瞄了一眼,不想却一眼便看到了站在玻璃正前方的秦暖。

  偏偏秦暖因为站在后面,看不到玻璃,习惯性地回头去看是什么声响……

  韩经开眼疾手快,忽然来到秦暖身后拉了她一把。

  玻璃……砰的一声落地,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秦暖回头看着满地的玻璃,有些就在她脚边。

  她显然还在惊恐之中,睁大的眸子还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刚刚她与死神好像擦肩而过了一次……

  谁知道呢,刚刚那个玻璃足足有秦暖那么高,要不是韩经开注意到这边,眼疾手快把秦暖捞到了安全的地带,说不定她现在就躺在这里了。

  韩经开把秦暖放下,整个过程都很绅士。

  场地里不少工作人员都注意到这边,甚至那些刚刚亲眼看到的小姑娘都在小声讨论。

  但是都没多想,只当成了一个英雄救美,巧合的事。

  “刚刚好危险呐,那个小姐姐差一点就被玻璃砸中。”

  “你不觉得她好幸运嘛,如果是我的话,刚刚经时就抱我了,经时的怀抱呀,我也想拥有!”

  旁边的一个小姑娘也忍不住感叹:“我以前只看到过经时的侧脸,还是上次开演唱会经时带着面具的侧脸,那时我就觉得他好帅,没有想到真人还是这么帅!”

  另一个人也偷偷地看了经时一眼,说:“我好想拍张照片呀?拿去当屏保。”

  “喂,我们是要有节操的,经时说不希望有他的真人照流出去,所以我们都不要拍照呀!这就是我们对他的支持呐。”

  而这边的秦暖,从韩经开的怀里退出来之后,颇有些不自然地整了整耳边的碎发。

  然后她说:“谢谢你!”

  韩经开还穿着白大褂,整个人显的很清冷:“不用客气。”

  然后,两个人之间又恢复了安静,静悄悄地半晌没话说。

  秦暖正准备想说我先走了,不想韩经开却开口了,于是秦暖这句话又被吞进去了肚子里面。

  “你是以后都不准备和我说话了,就是因为我以前欺骗了你,没有告诉你我就是经时,那天还让你充当了幸运粉丝?暖暖,是这样吗?”

  秦暖被韩经开逼问的无所适从,硬着头皮说:“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我们以前的交情你全都忘记了,真的准备把我当成陌生人?”韩经开继续质问。

  秦暖这次倒是回答的很快:“没有,就是忽然觉得……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该和你说些什么。”

  秦暖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后才这样说。

  她已经……知道韩经开应该是喜欢她,但是这么尴尬的问题,她又不能当着韩经开的面说,“哦,因为你喜欢我,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然后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韩经开笑了一下,秦暖的意思他懂。他思索了一会儿,娓娓道来:“暖暖,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不要有负担。以前我们是朋友,你以后还能拿我当朋友。”

  以前,韩经开总觉得他要去争取,自己一直喜欢的人,无论结果怎么样,他都要去尝试。

  所以当第一次在夜色遇见陆云深的时候,韩沛跟他讲陆云深和秦暖是青梅竹马,当时他心里还是很不服气。

  于是,有了在演唱会上的那个幸运粉丝的抽奖活动,但是那天,他从秦暖的眼神里看到了抗拒。

  上次,他偶然开车路过,等绿灯的时候,他随意地瞥向窗外,却看到珠联璧合的陆云深和秦暖。

  两人坐在一家并不是很起眼的饭店里,他一直以为陆云深那种豪门大院里出来的孩子,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从小的教育理念使得他对于这样人多的地方有一种抗拒感。

  没有想到,陆云深穿着白衬衫黑西裤,与整个饭店格格不入,但还是陪着秦暖坐在这里,平静地用餐,眼神里没有一点抗拒和抱怨。

  那时,他就知道他还是与陆云深比不了。

  后来就是他去京大,去拜访他还在京大上学那会儿,一直带着他的一个老师。

  那天,在办公室正好碰到来给老师送伞的秦暖,那次他也很纠结,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秦暖。

  后来就是王哥和他谈生物制药代言人的事情,他没有犹豫答应了。

  签约的时候,他第二次见到了陆云深。本来他以为陆云深刁难一下他,毕竟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允许自己的情敌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但是,陆云深什么也没有做。

  男人快走的时候,他看着男人的背影问:“为什么最后敲定是我?”

  陆云深那时只是慢慢转过身,对他说:“因为你最适合,因为你可以把生物制药带火。”

  随着他慢慢去了解云开投行和中天医药合作的项目,他才知道原来这个项目的基地是在安城。

  安城,是秦暖老家。

  男人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必要再去争取了。因为有一个可能比他好几百倍的人早已守护了在她身边,而他只可能给秦暖带来困扰。

  最后,任凭他心里怎么痛,他也只能选择放手。

  就像现在,他故作轻松地问秦暖:“以后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就像他刚开始回国的时候,在轻语咖啡厅他也是这样问秦暖的。没有想到时隔一个月,他还是这样问秦暖。

  这段感情,注定是无疾而终。想到这里,韩经开自嘲一笑。

  秦暖忽然觉得韩经开嘴角的笑容有些刺眼,她点点头,回了一声嗯。

  韩经开刚想伸出手揉一揉秦暖的头顶,但又想了想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把手放下了。

  他问:“今天来投行见陆云深?”

  “嗯。”

  得到准确的回答,韩经开心里便是一阵焦急,矫正了自己的心态后,韩经开就像是把秦暖护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一样。

  此时,他的心底就对陆云深有点埋怨,怎么放秦暖一个人来这里,刚刚要不是有他在,秦暖就要发生事故了。

  现在想来,他还是一阵后怕。

  韩经开皱了皱了眉:“他没有陪你吗?”

  秦暖感受到韩经开语气里的不悦,她解释:“他开会去了,我在那儿坐着无聊,就出来走一走,对了你这是在拍广告?”

  秦暖觉得应该礼尚往来一下,毕竟刚刚是她说的还要做朋友,虽然她适应的不是很好。

  韩经开点点头,说:“估计今天都得一直在这儿拍,你先回去吧!”

  秦暖看了一眼周围,新的场景已经布好了,她便说:“快去吧,我一会儿就有,应该快到你们拍摄了。”

  韩经开看着准备的已经差不多的新场景,便转身离去,向那边走去。

  正当秦暖刚刚出了这个楼层,便在楼梯间接了陆云深打来的电话。

  “去哪里了?”

  秦暖看了眼楼层,选择实话实说:“在负一楼。”

  负一楼,投行这次被剧组用来拍生物制药的宣传片了,陆云深记得很清楚。

  “回来吧!”

  陆云深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挂完电话后,眼神幽幽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没过一会儿,秦暖便上来。

  推门而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站在身形硕长的站在窗前,双手插兜,目光盯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听到秦暖进来的声音,他才转过身来。

  秦暖看了一眼,可能因为男人刚刚开完会议,眼睛里还有一些红血丝,金丝眼镜还挂在鼻梁上。

  其实,秦暖最喜欢陆云深带着金丝眼镜,因为这个时候,陆云深整张脸的线条会显得柔和一点。

  男人开口:“刚刚见到在拍生物制药的广告了吗?”

  秦暖走到男人身边,拉着陆云深宽厚的手掌,让男人坐在沙发上。

  她站着,心疼地看着男人:“不要让自己太累了……你闭上眼睛。”

  男人乖乖地把眼睛避上。

  秦暖找到穴位,一下一下地按着陆云深的眉心。

  这个方法可以提神缓解疲累,还是上次在陆老爷子那里王楠跟她说的。

  边按男人的眉心,秦暖边问:“我见到韩经开了。”

  男人没说话,嗯了一声。

  秦暖想到上次因为她在经时演唱会上的事情,那次她和陆云深还好几天没有打电话。

  她说完后,男人这么平静,秦暖不免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你不吃醋?”

  秦暖的按摩正好结束,陆云深睁开眼睛。

  男人忽然伸出手猛地拉了一把站着的秦暖,秦暖顺势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陆云深抱着秦暖,一汪黑濯石一般的深邃的眼神望着秦暖:“今天见到韩经开了?”

  秦暖点头,便和陆云深说起今天她差一点被玻璃砸中的事情。

  “我今天差一点被玻璃砸住了,那块玻璃刚开始晃的时候,我正好回头去看,要不是韩经开拉了我一把,可能你现在都要在医院里看到我了。”

  男人捂住秦暖的喋喋不休的嘴唇:“别瞎说。”

  秦暖吐了吐舌头,不再继续说。

  陆云深还是不放心,让秦暖站了起来,然后把她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

  “诺,我没事,刚刚看完信了吧。”

  男人点点头,这次倒是要感谢韩经开了。

  陆云深认人很准,他想她大概也知道秦暖为什么后来和韩经开交好。

  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太像了。

  秦暖和韩经开都是那种看上去孤傲清冷,其实内心却恰恰相反,很柔软,但同时也渴望被关注。

  他们的防备心很重,不会轻易地去相信一个人吐露心事,但是一旦确认你为好友,那便是从心底真正的关怀你……

  这一点,陆云深看的很通透。

  秦暖手臂环在男人肩上,被男人禁锢在怀里。

  她忽然想到上次魏蔷找她和苏云说要和商家合作的事情。

  男人就在这里,这么好的资源秦暖觉得她应该把握住。

  “陆云深,你们这个基地要建在安城的话,是等到基地建好了直接搬过去还是……”

  秦暖有神地眼睛看着陆云深,等男人的回答。

  陆云深吮的一笑:“怎么几天不见,脑袋瓜便笨了?计划在安城那里建个医药大楼,这边会一直和中天合作,等到楼盘建好,中天一部分人和我们的一部分人就会过去……”

  秦暖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个楼盘大约多少年可以盖好:“那你们岂不是签了超过5年的合约。”

  陆云深点点头。

  秦暖狡黠一笑:“陆云深,你能不能给我走个后门呀!”

  男人佯装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背靠在了沙发上:“给你走什么后门?嗯?”

  后仰随意地靠在沙发上,可是秦暖本来就坐在陆云深大腿根部,随着男人向后的动作,秦暖的身子也一踉跄,向着男人跌去……

  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这一踉跄,秦暖的身子覆盖在陆云深的上方,嫣红的嘴唇很不合时宜地亲在了男人说话间上下滚动的喉结处。

  两人明显都是一愣,但是陆云深却感觉自己被秦暖这一撩拨,身体里自内向外散发着蓬勃的的欲望……

  如果要在以往的话,秦暖必然会像火箭一样飞速起身,然后脸红去烟霞般烂漫。

  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姿势的原因,秦暖还趴在陆云深身上,像八爪鱼一样紧紧贴着男人,感受着男人衬衫下坚硬的壁垒……

  秦暖泛着水意的眸子望着陆云深,蛊惑着男人:“给我走生物制药的后门。”

  听到这句话,陆云深笑了,笑意从嘴角一直蔓延到眼尾。

  他说:“暖暖,你是在贿赂我吗?”

  秦暖红着脸说:“这贿赂你要吗?”

  男人戏谑地说:“要看这贿赂是什么了。”

  男人话落,就像守株待兔一样,坐在原地,等着秦暖这只红兔子乖乖地钻进来。

  秦暖缓缓靠近陆云深,清凉地唇吻上陆云深的薄唇,像果冻一样。

  然后离开了。

  她低垂着眸子,还在为她刚刚大胆的动作感到羞愧,语气如莲:“贿赂你了。”

  陆云深低头,看着不敢看自己,眼神来回闪躲的女人,耳朵也被染上了粉嫩的颜色。

  “这才叫贿赂!”

  说完男人便薄唇压下,陆云深身上清冽的薄荷味充满秦暖整个口腔……



  ------题外话------

  二更阿居还在写,中午12点来看呐!

  推荐《特工重生:傅爷家有娇妻》

  “疼!”

  “我轻点儿。”

  男人对着她红肿起来的手心呼了呼气。“都说了别用自己的手去打人,现在知道疼了?”

  传闻,嗜血如魔心狠手辣的傅擎苍仅有一个缺点——眼拙。娶了帝都丑得惨绝人寰的女人,并宠得令世人羡慕。

  当有人私底议论:傅爷一定是满意余生的全部,才能如此心大地娶了她。

  傅爷一口否决:爷对她有一点不满意,忍耐力太差,一做运动就喊累。

  (PS:此次重生是灵魂附在身体上,契合程度不高会有副作用,比如女主的丑和弱。)

  https://www.mxguan.com/book/20915/31891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