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医神:民国男神是千金 > 第五十四章 旅馆有脏东西!

第五十四章 旅馆有脏东西!


  天刚亮,粟余恒就来找她,说楚暮叫她有事。

  走上二楼,她刚打开房门,男人沉冷的声线便传了过来,“收拾东西,去宣岳县。”

  车子一路同行,梁雨盼也在其中。

  宣岳县位于潮州城的边界,在汴州附近,两个县城离的很近,正好将她送回去。

  谁知到了宣岳县后,这位大小姐死皮烂脸,就是不走。

  宣岳县不比潮州城内,没有那么繁华。

  他们入住了华庭大饭店,里面有住宿。

  只是,池小兮一脚刚踏进华亭饭店,只觉一丝阴凉扑面而来。

  梁雨盼蹙眉打量着四周,低声呢喃,“暮哥哥,这家饭店怎么这么冷?”

  大厅明明架着火炉,但还是那么冷,那股冷就像是刺着骨头,阴凉。

  宣岳县的夜晚异常安静,一到入夜就跟一座空城一样。

  池小兮纠结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楚暮坐在办公桌上,粟余恒立在他身旁,不知两人在说什么。

  今天把整个县城跑遍了,除了华庭大饭店,其他住宿旅馆全都关门。

  更悲催的,房间只剩两间。

  于是一致决定下,他们三个男人住一间,梁雨盼住一间!

  赶了一天的路,池小兮打着哈欠,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中,她忽的脸上一凉,睁开眼眸,浑身猛的一僵。

  一张血脸呈现在她眼前,赤红的双眼瞪着她。

  许是看她太过平静,血脸忽的张开獠牙冲她咬来想要吓她。

  池小兮还未动手,手腕上的铜钱手串发出一丝暗色,血脸惊恐惨叫,一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幕让她怔愣了半晌都未回过神来。

  大半夜的冒出这么个恶心恐怖玩意,池小兮着实惊了一下。

  那边两人见池小兮猛地起身,粟余恒疑惑询问,“怎么了?”

  池小兮揉了揉眉心,“刚才看见个脏东西,看来这旅馆真不干净。”

  粟余恒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当即身躯有些僵硬。

  她起身倒了杯水大喝一口,抬眸看向办公的男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神情严谨清冷。

  想起隔壁的梁雨盼,池小兮升起一抹担忧,“粟余恒,要不你过去看看梁雨盼,这地方不太干净,她一个女孩子今晚只怕难熬。”

  男人清冷淡漠的嗓音突起响起,“她不会有事。”

  这么肯定?

  池小兮心里冷嗤一声,起身走到男人身侧,“能说下来宣岳县做什么吗?”

  男人批改着文件,薄唇冷淡的回了一句,“做你的老本行。”

  *

  月色稀薄,将萧瑟的街道凭添了一丝诡异。

  小巷的窄道内,一个男人骑着自行车,嘴里哼着歌。

  他忽然停下,双眼微眯看着前方慢慢出现的身影,嚎了一嗓子,“嘿,干嘛的?”

  那道身影似是飘着,骑车男人脸色一变,一时间忘了反应。

  看着像风一样忽然飘在眼前的人影,他惊恐大叫,丢下车子就要逃跑。

  人影掐住他的脖子,在男人惊恐的尖叫下,撕裂了他的胸膛。

  一夜无眠,第二日池小兮顶着一双乌黑的双眸,精神有些不济。

  她和粟余恒一人占了一个沙发。

  她睡得一点也不好,粟余恒睡得更不好。

  一整晚像防狼似的盯着她,生怕她扑上来……

  她真的很想告诉他,他不是她的菜。

  梁雨盼敲门进来,见她精神不错,似乎昨晚没遇到什么事。

  莫非是她想多了?

  梁雨盼见她目光一直盯着她,小脸闪现一抹可疑的红晕,语气故作凶巴巴的,“臭乞丐,看什么看。”

  对了,这才是嚣张跋扈的梁雨盼,这样她才习惯。

  楚暮行至跟前,冷眸深邃的扫了眼梁雨盼看池小兮的神色,薄唇挑起一抹若有无的弧度。

  房外响起“扣扣”敲门声,男人嗓音寒凉,“进来。”

  一道年轻身影走进来,永达恭敬的站在楚暮身前,神情掩饰不住的焦急惶恐,“楚爷,昨晚又死了一个人,这已经是第三个了,明先生现在气急攻心已经下不来床了,身体也差了很多。”

  男人神色沉冷,起身离开,“池小兮,跟上。”

  俪人街道18号,一座古朴的小四合院。

  楚暮进去,修长身形优雅蹲下,温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明叔。”

  明书华睁开浑浊不清的眸子,看向声音熟悉的男人,脸色登时一喜,“少爷,您终于来了。”

  他拉着楚暮的手,紧紧攥着,感觉掌心传来的触感,男人眸色陡然一沉。

  她还是第一次见男人这般柔情温润的模样。

  似乎在她的印象里,楚暮一直都是清冷凉薄的存在。

  池小兮敛眸走了进去,当看到炕上躺着的明叔时,脸色一沉。

  一张布满褶皱的脸上充满黑气,眉宇间的黑气更加凶腾,几乎将他的脸笼罩起来。

  这是大凶之兆!

  不出三日,必死无疑!

  楚暮起身,眸光深邃的扫了眼池小兮,“出来说。”

  院落中,男人单手插兜,眉眼凉薄沉冷,“明叔怎么样?”

  池小兮凝重道,“情况很不好,我看了他的面相,若是不解决,三日之内,必死无疑。”

  “可有办法解决?”

  “有,但比较麻烦。”

  男人面色冰冷,抬眸扫了眼灰蒙的天空,“先不要打草惊蛇。”

  临走前,池小兮在明叔掌心画了一道血符。

  永达送他们离开,池小兮脸色发沉,指尖捏着一张符纸自燃,在他眼前一晃。

  永达不解,疑惑询问,“四少爷,这是?”

  池小兮唇角微扬,“对你有好处,你和明叔朝夕相处,这符纸好去除你身上的晦气。”

  *

  因为杀人事件,宣岳县人心惶惶,街道上的人都变得寥寥无几。

  池小兮走在街上准备买些东西,后背被人猛地一拍。

  她回头惊讶,“风裔铭?”

  身后的男人穿着格子衬衫,背带裤,带着帽子,就是一个当下帅气的少年郎。

  他诧异挑眉,“还真是你。”

  话落他自来熟的勾上她的肩膀,“池小兮,我们是不是还挺有缘?”

  池小兮出声,“你怎么在这里?”

  “走商。”风裔铭垂眸,眸底略过一丝仇恨。

  ------题外话------

  小仙女们,下午还有一更~


  (https://www.mxguan.com/book/22352/307128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