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向日生 > 第五十五章 举世清而万事明

第五十五章 举世清而万事明


  清明小时还不叫清明。

  他从黑暗冰冷的极寒之地来,睁开眼看到的便只有一片黑暗。他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

  他在虚空之中缈缈徘徊数千年,而于他来说,却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感受。他就如此漂泊彷徨,直到有一双手将他从那片冰冷里拉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问道。

  年月太久远,清明已经记不得那人的样貌了,但却能清晰地记住那人身上传来的温暖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生长在极寒之地的缘故,清明对于任何温暖的事物都十分的敏感。

  他的年龄尚小,五官尚未成型,口尚不能言。

  那人见他不说话,也没再问,只是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不远处有一处很明显的明暗交界线,界限的那边是一片光明无际。

  他跟着那人一直往前走,直到从黑暗中出去,完完全全地站在了光明下。

  他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世界,每一处景色都能清清楚楚地被看见,各种各样的颜色,那些都是他在黑暗之中所想象不到的。

  小清明抬着小脑袋四处打量,头顶有一大片的蓝色,还零零星星的飘着几朵云。那片天空中,有一团小小的火焰在燃烧。

  清明抬首指着那团小小的火焰,嘴里“咿咿呀呀”的发出孩童的声音。

  “那是太阳”。

  “快要落下的太阳”。

  清明从那人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惋惜和没由来的苍凉,似乎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洗礼,才能发出的穿透生命的声音。

  “咿?”

  “呵!没关系的”,那人轻笑一声。

  “太阳很快就又会升起了”。

  “你放心,以后阳光会永远伴随着你,你再也不用回到那个地方去了”。

  小清明没有听懂那人的话,但是他心里却莫名的心安。

  二人又这样前行了好久好久,所到之处,尸骸遍地、寸草不生。

  这个世界上似乎除了他们已经没有别的人了。

  直到有一天,那人告诉他,自己就要离开了。

  “人在世上,总得有个名字的”,那人用手掌轻缓地抚摸着他的头顶,像是母亲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

  “你看这宇宙荒凉浑浊,人不人、圣不圣,天地将倾,光明将熄。你若是不讨厌,以后就叫清明吧!”

  举世清而万事明。

  就在那人走的那一天,清明发现天上的太阳变得更大更明亮了。

  夕何是从梦里醒过来的,但做的什么梦她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只是醒来的时候却是满脸的泪痕。

  柳儿端来洗脸水,又端上早点。

  “怎么这么早就把早点端上来了?”,夕何整理边衣襟边问道。

  “小姐难道忘了今日要同老夫人她们一同去寺庙拜佛祈福吗?”

  夕何这才恍然大悟,因这几日夏府出了许多事,所以老夫人才想要去寺庙祈福,求个平安。

  早餐是一碗白粥配上一张胡饼,因为要去寺庙,所以不能吃得太油腻。

  夕何受昨日做梦的影响,现在心里还是闷闷的,她拿着筷子有以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的白米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今日很不对劲”,元明站在一旁替夕何斟了杯茶,放到她手边。

  “哦”。

  “是出了什么事吗?”

  元明一大早就发现夕何很不对劲了,脸色不知比平常差了好多倍。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柳儿进屋来,看见元明在一旁站得端端正正,翻了个白眼,道:“要坐就坐,别站着碍我的眼!”

  元明被柳儿吼得有些懵,然后就被夕何拉着坐下了。

  “他是我的人,你以后再敢这么吼他,就是不给我面子!”

  柳儿不服气的瘪了瘪嘴,生气的“哼”了一声,然后端着洗脸水出去了。

  “你告诉柳儿了?”,元明舔了舔嘴唇,有些不安。

  “那丫头尖着呢,就算我不说她也会知道的”。

  “哦……”

  这次轮到元明无话可说了。

  “对了,今日佛祖传话来,让我去西天取和那邪物有关的东西,可能会晚些回来”。

  “那可不行!”,不知什么时候柳儿又进来了,把洗脸盆一放,没好气的开口道。

  “为什么?”,元明不解。

  “老夫人说了,夏府所有人都必须一起前去祈福”。

  夕何扯了扯元明的袖子,趴在他耳边私语道:“要不再把他们的记忆抹掉?”

  元明摇摇头,道:“这倒不用,出了夏府后的范围太大了,我的法术不能覆盖那么大的范围;而且去西天很方便,路上随便找个时间偷偷溜走就行了”。

  夕何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柳儿看见那两人当着自己的面说悄悄话,把自己当空气似得,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然后一个人气呼呼地出去了。

  “对了,我还没问你关于清明的事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当初怀疑他和邪物有关,便随着他去了江南。结果不出我所料,他走之后夏府的邪气就散去了”。

  “而且……”,元明顿了顿,担忧地看向夕何,道:“那邪物应该与你有关”。

  “为什么?”,夕何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那邪物扯上关联。

  “你还记得之前向你提亲的那位孙德谦、孙公子吗?”

  夕何心中一惊,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元明接着道:“是那邪物……不,现在该叫他清明了”。

  “都是他从中作梗那门亲事才不了了之的。现在那孙公子现在已经疯疯癫癫,如同痴儿,其状之惨,简直不忍直视”。

  夕何闻言心中难免自责难受。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良心岂能安?

  元明将手放在夕何手背上,宽慰道:“你不必太过自责,此事错不在你”。

  夕何把手从元明手中抽出来,转身背对着他,道:“话虽如此,但……”。

  元明知道她不会轻易原谅自己,只能小心宽慰她。可他还没开口,柳儿就又进来了。

  这次柳儿学乖了,权当自己眼瞎,没看见他们在做什么。

  “小姐你快点,老夫人她们快出发了”。

  夕何从没觉得柳儿像今日这般烦人过,真想把她丢出去!

  当然,这也是元明心里想的。


  (https://www.mxguan.com/book/23190/774660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