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30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

030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


  姑娘屋里点了七盏莲花灯,真的很亮,照着她们的影子在窗上留下婀娜的剪影。

  窗外是大片竹林摇曳,石闲看的有些心悸,姑娘却看的津津有味。

  姑娘一身绿衣。

  石闲一身红衣。

  红配绿真的是很难看的搭配,不过说到底还是要看人,此时的风景已经当得上春风城第二了。

  至于第一,正努力的为喜欢的人煎药呢。

  “四闲,过来帮帮我,我胳膊酸了。”绿衣姑娘说道。

  石闲无奈接过眉笔,望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说道:“淮竹你又调了那么多胭脂?”

  被唤做淮竹的姑娘点点头,说道:“换了些浅色的,想要试试。”

  “你不是已经有很多胭脂了?”

  “我想要更好的。”

  石闲忍不住说道:“你已经是最好的了。”

  淮竹摇摇头说道:“还不够。”

  石闲也学着她摇头,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这姑娘想要什么,她虽然也在乎自己的样貌,但是也不会像淮竹那般仿若入了魔,不过她的优点就是不会想要强行去改变别人的想法,便专心的给淮竹画着眉。

  不一会,兴许是淮竹姑娘觉得有些安静,便说道:“四闲你这个时辰来我这,是有事吧。”

  石闲说道:“当然,你以为我愿意我来你这啊,阴森森的,而且外面还有那些……”

  淮竹姑娘噗嗤一笑,又说道:“对不起我没忍住,我懂的,他们很可怕对不对。”

  “你知道还不撤了?”

  “我说了不算。”

  四闲放下眉笔,满意的点点头,便说道:“好了,我说正事。”

  “你说,我听着。”

  “你在春风城是不是有医馆的门路?”

  二人聊天时淮竹有提过几次。

  淮竹姑娘想了想,说道:“算有……吧。”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石闲最不喜欢听到模棱两可的答案。

  “有。”

  “那好,我这边有一个姑娘想学一些医理,不太方便拜师,一些简单的方子就可以了,能不能办。”石闲果断问道。

  淮竹姑娘点点头,说道:“能,我当是什么事情,位置在琴楼那条街的尽头,然后……拿这块玉佩就可以进去了。”

  石闲见她答应的利索,便是笑得很开心,至于说进个医馆还要信物,她也不甚在意。

  淮竹姑娘问道:“那么,是谁那么大面子让四闲你专门跑一趟,让我猜猜,肯定又是那位杜十娘。”

  “不是。”

  “不是?”淮竹姑娘瞪大了眼睛。

  “杜七,你可能没听说过,是十娘捡回来的姑娘,她被师先生收了做药童。”石闲简单说了一下。

  淮竹姑娘想到了之前在包子铺时候与杜七的对视,心想原来是她。

  她说道:“那不还是和杜十娘有关吗?”

  石闲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淮竹姑娘又说道:“居然是师先生,那杜七姑娘真是好福气。”

  石闲眼睛弯弯,道:“是吧。”

  淮竹姑娘道:“学医也不错,只是我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什么。”

  淮竹姑娘认真的说道:“她是我见过第二个穿青色可以那般好看的姑娘。”

  石闲看着她疑惑的问道:“光好看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淮竹姑娘没有回答她,因为很不好回答。

  她们都知道,好看能当饭吃,只是这碗饭好不好吃……就看个人理解了。

  至少石闲是觉得不好吃的,所以淮竹姑娘很识趣的没有将心里话说出口。

  气氛有些僵硬,淮竹姑娘便主动开口说道:“四闲你的问题我给你解决了,那我的呢?你帮我上上胭脂,我看看效果。”

  石闲没好气的说道:“你那么喜欢做胭脂,自己又懒得上妆,怎么不找一个人帮着,这诺大的院子不是少一个侍女?”

  淮竹姑娘摇摇头,说道:“那些人手笨,哪里比的上咱们自己人,每次去花月楼我都要忙活很久呢。”

  石闲心道也是。

  正巧的,一阵凉风吹过来,石闲一个哆嗦,便是清醒了一些,她忽然兴奋起来。

  “淮竹,你刚说什么?”

  “啊?我没说什么啊。”

  石闲说道:“如果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帮着你上妆,你会愿意吗?”

  淮竹姑娘没有犹豫,说道:“当然愿意了,只是春风城有这般细腻心思的不多,就只有咱们这些了解胭脂色和搭配,大家各忙各的,哪有空理会别人,再说了店里勾心斗角的你也不是不了解,我见着心烦,倒是有想过那些赎了身的人,可要么年纪大了要么跟不上现在的改变,总归是没有合适的人。”

  人老珠黄的,哪里比得上石闲赏心悦目。

  “我有个想法,你帮我出出主意。”石闲说道。

  “恩,你讲。”

  窗外竹影摇曳,姑娘的声音越来越大,不久之后,连淮竹姑娘也觉得这个点子可行。

  她无奈的想。

  到最后,果然还是杜十娘更加的重要。

  ……

  ……

  晚上,浴室中,杜十娘正享受着自家姑娘的服务,显然杜七已经很努力的去调整自己的力度,尽力的让十娘感觉到舒适,而努力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杜十娘眯着眼睛,像是放大版的杜七。

  杜七说道:“十娘你偏过身子,我要冲水了。”

  “嗯。”杜十娘点点头,捂住自己的脸。

  “哗……”

  清水带着发膏的泡沫落下,杜十娘忽的问道:“妮子,这药布几天一换来着。”

  杜七想了想,说道:“那先生说是三天,不过一开始要久一些。”

  “那我不能洗脸,而且一直捂着不会有事情吗?”

  杜七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先生应该不会骗我。”

  杜十娘心道傻姑娘,先生当然不会骗你,而她也只是随口一问,三天一换就三天一换,也不算什么。

  主要是她有些好奇自己的脸怎么样了,可又不太想看,最重要的是,即便是脸部从未受过伤的杜十娘此时也察觉到了些许怪异。

  因为真的就不疼,眼睛虽然有些许影响视线,但总的来说问题不大。

  一旁的杜七掐着时间,然后快速的洗干净杜十娘的头发,起身说道:“十娘我出去一下,药应该已经煎好了。”

  “你等等!”

  杜十娘唤了一声并没有什么作用,有些无奈。

  这妮子,这个样子就出门,也不怕染了风寒。

  定要好好说说她。


  (https://www.mxguan.com/book/25413/4716988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