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 > 第232章 赚一笔

第232章 赚一笔


  回大瀚的日子确定下来,就是后日。

  于是,一大早,穆清媱就找了件合身的男装,还是江湖术士一般的衣着。

  嘴角贴了两撇小胡子,脸颊微微抹黑,一副江湖骗子的既视感出。

  “王爷,怎么样?像不像江湖郎中?”

  晏梓临面无表情的脸上划过兴味,“你确定这样能骗过五皇子?”

  穆清媱将脸凑近晏梓临,声音压低,沉了几分,“你能认出是我吗?”

  “不能。”晏梓临摇头,“本王说的是,五皇子会不会觉得你这副装扮奇怪?”

  穆清媱抬起一跟手指摇了摇,“这你就不懂了,我装的高深莫测,让他辨别不了真假。只要我能准确的说出他的症状,五皇子只会深信不疑。”

  晏梓临挑眉,“你打算怎么进五皇子府?”

  “这个不用担心,我前两日就让漫寒和一个给五皇子府送菜的人打好关系了,昨日漫寒帮着送菜。故意说了自己家亲戚有奇怪的病,然后被我看好了。”

  “相信五皇子肯定听说了这件事,这会儿估计正在派人到处找我了呢。”

  晏梓临无语,“一个送菜的能接触到五皇子身边的人?”

  “当然是给他造出巧合,要不然我也不会现在就换衣服,一会儿指定能进入五皇子府。”

  “竟然瞒着本王做出那么多事情?”

  “嘿嘿,为了赚银子,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装扮。”穆清媱说着话,又照了照镜子,看着镜子中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样子的自己,满意的笑开。

  “漫寒呢?”晏梓临也不多说,任由穆清媱做想做的事。

  “估计马上就回来了。”穆清媱转身进了房间,然后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药箱和一个大条幅。

  晏梓临看着,这下更像江湖术士了。

  漫寒从外面回来,同样一身男装,脸上没有小胡子而已。

  “姑娘,咱们......”

  “咳咳!”

  “师傅,咱们可以出发了。”漫寒额上滑下几条黑线,无语。

  穆清媱满意的嗯了一声,“为师的另外一个徒弟呢?”

  话音刚落,一个暗卫飞身出来,声音僵硬,“师傅。”

  晏梓临看着,好笑,却什么也不说。

  穆清媱对晏梓临挥挥手,晏梓临走近,“做什么?”

  “王爷抱我出去,千万不要让人看到我这个样子。”

  她不可能打扮成这个样子大大方方的从行宫出去。

  晏梓临无条件支持,按照穆清媱说的做,抱起小人儿,避开行宫里的守卫出去。

  身后漫寒和护卫也都跟着,一行人很快到了行宫外一个僻静的地方。

  穆清媱从晏梓临身上下来,“王爷乖乖等着我赚银子回来。”

  “好。”晏梓临点头,看着穆清媱装模做样的拐出巷子,从大街上走过,还真像那么回事。

  待穆清媱走远,晏梓临飞身隐到暗处跟着。

  她要去的是一直想抓住她的五皇子府,不亲自跟着还真是不放心。

  穆清媱不知道晏梓临会跟来,她和漫寒以及一个暗卫朝着五皇子的后门而去。

  到了后门,敲响一个木板门,里面很快就出来两个人。

  一个明显就是看门的婆子,另外一个是跟在五皇子身边的护卫。

  他眼神严厉的扫了穆清媱几眼,“你就是那个神医?”

  敢自称神医,口气倒是不小。

  穆清媱心里暗暗冷哼,这个护卫和五皇子还真是像,都不是什么好人,身上带着一股阴沉的气息。

  “神医的名号都是病人喊的,实在当不得神医的称号。老夫的师傅曾言,救人不求名号与......”

  “好了!你那些话就别说了,跟我来吧。若是敢耍什么花招,今日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护卫的语气直接带上威胁,眼神冷冷的在三人身上扫过。

  穆清媱眸子眯了眯,表面依旧的高深莫测,“老夫行医这么多年,习惯了,习惯了,走吧。”

  那护卫蹙眉,却没说什么,转身带着三人朝主殿走。

  穆清媱姿态还算悠闲,看看风景,瞅瞅暖亭。

  漫寒和跟着的暗卫则是按照穆清媱说的,微微低着头,心下却提高了防备。

  一路进到大殿,五皇子坐在主位上,看着进门的三人,将手上的茶杯放下,废话也不多说,“把脉吧。”

  五皇子前段时间也请太医把过脉,但是太医说没有什么异常。

  之后他说了情况,太医也制了药膏给他。

  而抹上去之后,刺痛变成刺痒,更难受。

  也让人找了不少的江湖郎中,全都摇头。

  但是每日忍受着那种感觉,五皇子的心情已经快要到极限。

  所以,在听说什么神医之类的,五皇子也不管是不是真,让人带过来试试。

  穆清媱看着那边桌子上准备好的脉枕,微微挑眉。

  “老夫把脉从不接触病患,取老夫的红线过来。”穆清媱下巴微扬,伸出一只手。

  那边漫寒从药箱拿出一根红线递给穆清媱。

  穆清媱自己扯住一头,另外一边递给五皇子身边的护卫,“系在你家主子左手手腕。”

  那护卫蹙眉,却也照着做。

  待一切弄好,穆清媱眯着眼睛,手指在细线上放了片刻,好像非常认真的在把脉。

  五皇子眼底的阴霾若隐若现。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穆清媱拿线的手松开了,抬手捋了一下嘴上的两撇小胡子。

  “五皇子是在二十天以前中了毒粉吧?脉象看似正常,其中却夹杂着躁动。老夫若是没有说错,五皇子现在浑身有刺痛感,并且时强时弱。”

  五皇子原本的不耐,随着穆清媱的话消散。再看向穆清媱的时候,神色平和了许多。

  “你有办法治好本皇子的病?”

  穆清媱淡淡点头,“有是有。不过,有些麻烦。”

  五皇子眸子微眯,眼底狠色划过,“需要多少银子?”

  麻烦,不就是多要银子的意思吗?

  穆清媱注意到五皇子的眼神,一点儿也不在意,“老夫好几年不出手,出手就不低于十万两。五皇子这病症有些麻烦,老夫就收你二十万两好了。”

  闻言,五皇子的脸都要黑了,眼底杀意显。

  二十万两,他还真敢开口。

  穆清媱感觉到五皇子的气息变了,依然保持淡定。

  “五皇子中的毒粉,是不低于十种毒药掺杂在一起组成的。前一个月只是轻微的疼痛,后面每个月都会递增。”

  “并且,五皇子不能接触任何其他药物,否则会感觉刺痒或者疼痛加剧等情况。”

  “到了三个月以后,五皇子若是还不服下解药,说不定会发生严重的变化。甚至有可能致命!”

  穆清媱怎么严重怎么说,五皇子的脸色也随着越变越难看。

  他心里明白穆清媱说的都是真的。

  而且之前那么多大夫都看不出他身体有什么问题,这次终于有人能看出来,并且把情况说的一点不差。

  若是两个月,三个月后......

  “五皇子的性命,二十万两应该不多吧。”穆清媱看五皇子脸色变换不定,对漫寒伸手。

  漫寒拿出一个瓷瓶放在穆清媱手上。

  “五皇子可闻一下老夫的药,暂时会让五皇子身体上的刺痛消失。”

  五皇子看着穆清媱递过来的药,缓缓站起身,眼睛直视着穆清媱,“你说这个可以缓解本皇子身上的刺痛?”

  “五皇子一试便知。”穆清媱将瓶盖打开,一股清香飘出,五皇子闻到,只觉得身体都轻便了许多,身上那股疼痛还真的缓解了不少的感觉。

  五皇子上前,“给本皇子。”

  穆清媱将瓶盖塞住,轻轻抛到五皇子手上,“这个也就管一个时辰,五皇子考虑好了的话就准备银子给老夫,老夫这就回去制作解药。”

  五皇子手上拿着瓷瓶,凑到鼻端,深深的吸了几下,瞬间就感觉身体轻松下来。

  “二十万两吗?”

  穆清媱点头,“老夫只收银票。”

  二皇子眼帘微微垂下,嘴角勾起不明显的弧度,“好,本皇子现在就让人去准备。”

  说完,抬手让护卫去办,看着穆清媱的视线幽深莫测。

  “不知神医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老夫今日刚到京城,看主街有一间不错的酒楼,一会儿准备住在那边。”

  五皇子轻笑,“神医要是不嫌弃,暂时住在本皇子的府上如何?”

  穆清媱心里道,不如何。

  住在五皇子府方便被你杀吗?她又不傻。

  淡淡摇头,“老夫自由散漫惯了,若是住在皇子府,说不定连药都治不好。”

  五皇子神色微变,心底轻哼,“如此,本皇子就不勉强了。”

  五皇子坐回主位,嘴角一直带着邪肆的弧度。

  穆清媱看着,也没再开口。

  反正她拿了银子就不会再出现了,五皇子想找也找不到这么个人了。

  大约两刻钟,五皇子身边的护卫回来,然后将一个锦盒递给穆清媱,眼神中阴狠闪过。

  穆清媱身子微侧,“徒儿,你查看一下。”

  漫寒应声,“是。”

  上前接过锦盒,漫寒数了数里面的二十万两银票,“师傅,没问题。”

  穆清媱点点头,“老夫明日这个时候上门给五皇子送药,这瓶神魂颠倒散,就当是老夫送给五皇子的。”

  五皇子拿着瓷瓶的手一抖。

  神魂颠倒散?

  他花了二十万两买药丸,难道他还想另外收一份银子?

  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这银子早晚还会回来。

  至于这个什么神医,要么为他所用,要么,死!

  见五皇子不说话,穆清媱嘴角隐晦的勾了勾,“五皇子再忍耐一日,明日这个时候老夫就会把解药送来。”

  五皇子点头,吩咐护卫送三人出去,顺便对那护卫使了个眼色。

  护卫淡淡点头,带着穆清媱几人从后门出去,然后在几人走远之后,让两个人飞身跟上。

  之所以直接给出二十万,五皇子也以为穆清媱三人是普通的江湖大夫罢了。

  而只要不出京城,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殊不知,跟出去的两个人,刚拐进一个胡同,迎面一把药洒到脸上,两人即刻倒地。

  穆清媱踢了踢地上不动弹的人,“还想跟踪老娘,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

  “漫寒,来纸笔。”穆清媱就着小药箱,刷刷的写下一个纸条,随手塞在地上一个人的怀里。

  “走吧。”

  穆清媱避过人群,在行宫附近的隐蔽胡同,正想让暗卫去找晏梓临,他人就出现了。

  “咦?好及时。”

  “那当然,本王感觉到你回来了,所以就出来了。”

  “切~你若是感觉到了,当初我也不用在山崖底下呆那么久。”

  穆清媱说着话,身子靠近晏梓临,主动抬手,“抱我。”

  晏梓临嘴角弯起,眼神柔和,但是,这张脸实在有些看不下去。

  拦腰将人儿抱起,“回去赶紧把这身衣服换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几个闪身,一行人回到了住的院子。

  穆清媱跑到里屋,呲牙咧嘴的将脸上的胡子撕下来,晏梓临看的轻笑。

  “本王就说让你不要粘那么紧。”

  “我那不是怕掉了吗?万一露馅了,我的银子可就没了。”

  说到银子,穆清媱将漫寒抱回来的盒子拿到晏梓临面前,“王爷快看,这是我今日挣得银钱。”

  晏梓临垂眸,“收获不小。”

  “那当然了。”穆清媱说着话,看漫寒端了水进来,将盒子塞给晏梓临,自己跑去洗脸。

  晏梓临查看了一下盒子,没什么问题,随手放在桌子上,转身坐到窗边的软椅上,“丫头明日还去给五皇子送药?”

  穆清媱将脸洗干净,恢复原来的样貌,笑的贼兮兮,“当然不,我让暗卫直接给他送到门口。”

  “不过,可惜了,看不到五皇子气到吐血的表情。”

  刚刚五皇子心里在想什么,穆清媱根本就不用多猜,转一下眼睛就知道。

  他想要自己给他解药,还想杀人把银子拿回去,殊不知,自己把他给摆了一道。

  晏梓临无所谓的勾勾嘴角,“丫头已经做好解药了?”

  “嗯,早就做好了。不过,在里面加了点东西。”

  晏梓临挑眉,“什么东西?”

  “嘿嘿,五皇子吃七天的药,这七日身上会散发出臭味。不过,他想好的话必须吃下去。”

  晏梓临宠溺一笑,“坏丫头。”

  现在发现,穆清媱越来越调皮了,不过也越来越可爱了。

  穆清媱将身上男子的厚重衣服脱下,搭在屏风上,转身走到晏梓临身边,直接坐到他腿上,身子一歪,仰头,眨眨眼睛。

  “王爷觉得我坏啊?”

  晏梓临眼神暗了暗,伸手环住穆清媱的腰身,低头,“什么样的丫头本王都喜欢。”

  “嘴真甜,晏梓临,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花言巧语了?”

  “本王对丫头一直都是这样?”

  “真的吗?”

  “自然。”

  “那让我仔细看看......”

  这边两人悠哉的谈情说爱,而五皇子在舒坦了一个时辰后,身上那股刺痛的感觉又渐渐回来。

  他烦躁的眯了眯眸子,语气沉下,“跟出去的人怎么还没消息?”

  “属下这就让人去查看。”护卫转身出门。

  没多久,三个人一起回来,直接跪在五皇子面前。

  “怎么回事?”五皇子语气难掩杀意。

  那个江湖郎中可是拿走了他二十万两,不说别的,那二十万两可是他五皇子府大部分的银钱。

  “回五皇子,属下两人刚进胡同就被下了药,然后直接不省人事。”

  “这是在属下怀里发现的纸条,殿下请看。”

  五皇子脸色难看的接过纸条:五皇子真不地道,这是不相信老夫啊。

  人就留下吧,解药明日送到。

  五皇子看完,冷哼,“废物!跟个人都能跟丢,本殿要你们何用?”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拉下去!”

  五皇子脸上杀意尽显,“明日本殿让你走不出这个院子。”

  只是,他打算的很好,穆清媱却没有现身。

  而给他的药也在翌日清晨送到皇子府的后门。

  是一大早守门的人听到敲门声响起,开门就看到地上放着一个锦盒,上面写着给五皇子。

  守门的人不敢耽搁,捧起锦盒去找了五皇子。

  看着那个熟悉的盒子,五皇子的神色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看。

  看着里面放置的一个瓷瓶还有一张随意折叠起来的纸条,五皇子拿起。

  上面说了需要吃的药量和吃药会产生的副作用。

  “浑身发臭!”五皇子看到这几个字,咬牙。

  昨日那个胆大妄为的人竟然没说这件事,现在传了纸条说这个情况,根本就是在糊弄他一般。

  而且,二十万两银票就换来这么一小瓶能让人浑身发臭的解药,五皇子怎么想怎么憋屈。

  但是,身体难受,他又不能不吃。

  手紧紧攥着小瓷瓶,“给本殿倒水。”

  下人应声而去,五皇子倒出两颗药丸,然后吃下去。

  嘴里散出一股苦味,没发现有臭味。

  但是,随着药丸下肚,五皇子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上的刺痛减轻,然后消失。

  再之后,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飘出,五皇子不得不相信纸条上的内容了。

  虽然这药丸确实管用,但是他七日都不能见人,这份屈辱,他不会轻易罢休。

  “来人,给本殿去找!就算翻遍整个京城也要把那个江湖郎中给找出来。”

  “可是殿下,您现在被皇上禁足,而那郎中说不定已经离开京城......”

  “去!”

  “......是。”



  ------题外话------

  谢谢凤舞送的票票哦,么么哒!


  (https://www.mxguan.com/book/27427/70703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