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 > 第207章 找事

第207章 找事


  谁知,崔氏根本不依。

  她在这条主街摆摊十几年,还从来没这么丢脸过,那边好几个认出她的人已经在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了。

  她若是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以后还怎么在这主街上见人?

  “毫儿,不行,今日这事我一定要那个臭丫头给我个说法。她让人把我摔伤了,必须赔我银子,赔一百两银子。”

  一些看热闹的人闻言,惊讶她的狮子大开口。

  一百两,都能买好几十个她这样的婆子了,她哪里值一百两银子啊?

  屋子里的穆清媱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转身出了柜台。

  “你们可要给我作主啊,这名媱庄的丫头欺负我这个婆子,她让人对我这个老人家动手,我这哪经得住她的折腾啊?老天啊......”

  郁毫觉得丢脸,原本要扶崔氏起来的胳膊也渐渐松开,脸色难看的站在旁边。

  看到走出大门的穆清媱,郁毫眼神轻闪,眼中有恼怒划过,一丝狠意也藏在眼底深处。

  穆清媱神情淡漠的看着坐在地上拍着大腿抹黑她的崔氏,她那完全的泼妇无赖样子,让人看的作呕。

  崔氏看到出来的穆清媱,指着她对围观的人道,“就是这个丫头,就是这个丫头。”

  “连她娘见了我都要喊一声婶子,这丫头竟然直接让人对我动手!”

  “原本我老婆子还好心的想要让她嫁给我这要考科举的孙子,她不识好歹......”

  穆清媱看着周围不明是非的人,有一些没说什么,就静静看着。

  有一些听着崔氏的话,开始埋怨穆清媱对老人动手。

  “这有钱了也不能这样啊。”

  “翻脸不认人,觉得自己钱多了吧?”

  “那也没办法,人家现在就是有那个资本。”

  穆清媱听着那些话,再看看崔氏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抬脚,渐渐走近坐在地上的崔氏......

  “你,你做什么?”崔氏看到穆清媱走近,脸上闪过慌张,身子还往后仰,生怕穆清媱对她如何似的。

  穆清媱冷哼,微微弯腰,周围的人也都闭上嘴巴看着。

  “前段时间在街上,你遇到我爹娘,认出他们。那个时候,我可记得,你那瞧不上他们的神情。”

  “后来不到半个月,你应该是打听到我们现在有了自己的庄子,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媒婆去我们庄子提亲。”

  “你敢说,你不是因为我们现在有银子了,所以才生出这样的心思?”

  周围人闻言,神色慢慢变化。

  穆清媱看崔氏脸上闪过心虚的表情,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道,“我娘拒绝了你们提亲,你出口就说我娘的不是。”

  “把你们赶出庄子,并且也说了以后再也不让你进我们庄子。”

  “怎么?庄子进不去,就看准时机在这边等我出现吗?”

  “你说的那些和你孙子相处之类的,全部都是屁话!”

  “我娘和你原本就不熟悉,加上之前二十多年没见过了,你还死皮赖脸的找上来,说着那些恬不知耻的话,在这恶心谁呢?”

  “还有,本姑娘就算眼瞎了也不会看上你这个只想着吃软饭的孙子。现在,老娘明确的告诉你,我穆清媱看不上你孙子,更不会和他有任何关系!”

  “以后你再敢来我面前说这些无赖的话,本姑娘就真的把你的腰给打断!”

  刚刚漫寒说了,根本没有用力,她几乎是把两人放到门外。

  那崔氏不过是故意在大家面前演戏,在漫寒松开手的时候故意倒在地上。

  如此不要脸的行为,她还好意思将过错推到自己身上?

  只可惜,崔氏想错了!

  穆清媱可不是普通的女子,面对一个妇人的无耻,她自然是当场就揭穿,让大家看看究竟谁是谁非。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人也太厚脸皮了。”

  “这是为了过上好日子,不要脸的上杆子巴结人家。”

  “就是。以前还没发现这崔婆子是这样的人。”

  “那是因为你不值得人家露出真面目。”

  “说的也是......”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崔氏则是觉得脸皮燥热,打算就这么跟穆清媱撕破脸。

  而郁毫多少读过一些书,知道刚刚穆清媱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而且,他们本来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而来。

  现在不仅全都被穆清媱看穿,还被赶出来,他实在没脸呆下去。

  崔氏在穆清媱说完之后,久久无言,一时想不到该用什么话反驳。

  她真的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竟然会这般的豁的出去。

  “你,穆清媱,你胡说八道!我老婆子就是让你和我家孙儿好好相处,你不领情就罢了,还动手打我,你赶紧赔我银子,现在就赔!”

  崔氏看自己的打算被揭穿,有些恼羞成怒,抓着自己被摔的事不放。

  穆清媱闻言,眸底冷意泛出,缓缓的勾起嘴角,“赔银子啊......”

  “漫寒,伢行里买这么一个婆子大概需要几两银子?”

  漫寒上下打量了崔氏几眼,“她都五十多了,估计没什么主家会愿意买这样手脚不利索还蛮不讲理,净会丢人现眼的老婆子。”

  “不过,若是好好的装一下,说不定有人会买下。也就二两银子最多了。”

  漫寒话落,周围的人一阵哄笑,全都看着地上的崔氏。

  崔氏气的差点冒烟,指着穆清媱半天说不出话。

  郁毫脸色难看,只觉得丢脸至极!

  “你不要太过......”

  “漫寒,准备二两银子。既然她说了本姑娘打她,那我就让她真的被打。”

  那边郁毫的话直接被穆清媱打断。

  然后就看到穆清媱活动筋骨的样子。

  还有那话中的意思,打......

  “啊!”

  “哎呦~”

  “住手,你个死丫头住手!”

  “啊!我的腰......”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穆清媱动作干净利落的拉起崔氏的两个手腕。

  将她身子一翻,让她趴在地上。

  然后,一只脚踩在崔氏的腰后方,使劲提着她的两只胳膊。

  随着,腰间咔嚓一声,崔氏的嚎叫声震耳欲聋,大家都能看到崔氏的眼泪出来了,那是疼的。

  就这样,穆清媱还踢了踢她,然后甩开她的两只手,接过漫寒递过来的二两银子,扔到地上。

  又接过漫寒递过来的帕子,擦手。

  “大家都看到了,她说我打了她,我照做。赔偿也是按照最高的价格赔偿了,现在应该和我没关系了。”

  围观众人:“......”

  郁毫看着趴在地上小声呻吟的崔氏,不可置信的抬手指向穆清媱,嘴巴张张合合,就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但是,这么丢脸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经历,那种羞恼和不知所措清晰的写在脸上。

  穆清媱抬眸,眼神清清淡淡的看他一眼,随后看向地上的崔氏。

  “你若是也想和她一样,我不介意再出二两银子。”

  郁毫闻言,愣住!

  她,她......

  怎么就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些事情,而且还毫不怯场。

  “是自己滚还是我让人送你们滚?”穆清媱看着站在那边愣神的郁毫,声音发冷。

  郁毫一个激灵,看到抬脚的漫寒,立刻弯身,扶起崔氏,什么话也不说,更是不顾崔氏能不能使上劲,几乎是把人拖走。

  而半死不活的崔氏嘴里哼唧着,在被架起来之前还不忘把地上那二两银子捡起来。

  穆清媱不屑的翘了翘嘴角,围观的一些人看此也都笑起来,看着那边离开的祖孙两,议论几句。

  “让他们忙吧,咱们回酒楼。”穆清媱也没心情在这边呆下去了,吩咐一句就朝羲和酒楼而去。

  那边酒楼中,早就有人把这边的事情禀报给晏梓临。

  穆清媱进了后院房间,晏梓临看着穆清媱笑,“开心了吗?”

  “开心什么?”穆清媱不明所以。

  “你许久不动手,现在把人收拾了,难道不开心?”

  穆清媱撅嘴,走近晏梓临,“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暴躁的人?”

  晏梓临轻笑着摇头,“不是。”

  而后,眼底划过冷意,“是那对祖孙欠打,敢把注意打到我的丫头身上。”

  也就是看他们是普通百姓,要不然晏梓临都想自己亲自动手收拾那些人了。

  “哼!我可不是好欺负的。上次那崔氏找我娘的时候我就看她不顺眼了。”

  穆清媱坐到晏梓临身边的椅子上,拿了一个杯子,伸到晏梓临跟前。

  晏梓临嘴角弯了弯,伸手拿起茶壶给穆清媱倒水。

  一杯水喝完,穆清媱放下杯子,“他们下次若是还敢找事,我就把他们扔到河里喂鱼。”

  晏梓临温柔的看着她,拿出帕子给她擦嘴角,“若有下次,本王替你出手。”

  敢觊觎他的丫头,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备。

  穆清媱闻言,眨眨眼睛,凑近晏梓临,“你吃醋了?”

  晏梓临眼帘微动,“......嗯。”

  “呵呵呵......”穆清媱笑声清脆,而后安抚晏梓临,“放心放心,你是本姑娘的人,我绝对不会始乱终弃的。”

  晏梓临闻言,无奈一笑,“你这丫头。”

  “嘿嘿,本来就是嘛,你是我的。”

  “是,本王是你的。”晏梓临只能顺着她的话说。

  “晏梓临,咱们现在出发去京城吧,我之前还答应了章太傅给他一幅画,明日刚好有时间画出来。”

  晏梓临看了看天色,“也好。”

  虽然到京城的时辰有些晚,但是丫头在身边,多晚都没关系。

  穆清媱站起身,自然的把手放到晏梓临的手中,“让人去叫古彦吧。”

  晏梓临拉着穆清媱出门,“他已经先离开了,说是去京城有事。”

  他还派人打探是什么事,可惜完全问不出来。

  那信函只有古彦一个人看过,上面的内容也只有他知道。

  下面的暗卫根本不可能从古彦口中问出什么。

  “已经走了?”穆清媱还真是惊讶了一下,“那咱们不管他了,让人准备些吃的,晚膳估计会在路上用了。”

  “对了,晏梓临,这么晚进京,到时候城门是不是都关了?”想到这里,穆清媱脚下步子停住。

  晏梓临也随着站住脚步,“不会。”

  就算关了城门,他也可以进去。

  “那就好,走吧。”穆清媱拉着晏梓临往前面大堂走。

  前面,方舟准备了一些路上吃的东西,马车也停在了酒楼门口。

  晏梓临和穆清媱坐上马车,一行人缓缓出城。

  两人在车上随意的说着说,轻松自在。

  马车不快不慢的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在天色刚黑下来的时候,一行人停在一个湖边,准备用晚膳。

  马车上带着小炉子和锅,食材和调料都准备的还算齐全。

  穆清媱简单做了一个炖菜,自己和晏梓临单独盛出一些端到马车上去吃,剩下的留给邢寒和跟着的暗卫等人。

  他们跟着穆清媱,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经常吃干粮。

  “哎呀,外面好冷,天气真的冷下来了。”穆清媱坐到马车中,闻着饭菜的香味,淡淡幸福感升起。

  比起刚开始到这个世界连饭都吃不起的状态,现在即便在野外还能有肉吃。

  那种生活安逸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尤其,庄子里的事情一切顺利,她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身边还有这个王爷陪着。

  想着这些,穆清媱的小脸上渐渐的生起浅淡的笑容,心情也随着高兴。

  晏梓临看着,嘴角也忍不住勾起。

  他没有那么多的起起落落,体会不到穆清媱那种平淡生活中生出的淡淡幸福。

  不过,只要穆清媱开心,晏梓临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快吃饭,若是觉得冷,本王再让人加些炭火。”

  “不用,我就是看着外面的湖面和月色显得清冷,马车里是暖和的。”穆清媱拿起筷子,给晏梓临夹菜。

  晏梓临也给穆清媱夹了一些,“多吃点。”

  “嗯。晏梓临,和你在一起真好。”即便是现在这样简单的日子也让人觉得温馨。

  “那等本王处理好所有事情,带你到处走走。”

  穆清媱眼睛一亮,“好啊,我还真想到处看看。”

  “吃饭。”

  看着穆清媱晶亮的小脸,晏梓临心中想着要加快脚步了。

  “嗯。”

  两人在马车中简单吃饭,外面的炉火边,邢寒等人也围在周围用膳。

  炉子上是一大锅炖的肉和菜,一群人狼吞虎咽的抢着。

  在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远处有马车和马蹄声渐渐走近。

  邢寒等人正常吃饭,然后看向马车走来的方向,暗暗注意着。

  应该是过路的,走的也是和他们相同的方向。

  这里是官道,有马车经过也是正常的。

  只是因为车中坐着的是王爷,所以才稍微注意一下。

  那边一行人渐渐走近,走到他们所在的位置停了下来。

  两辆马车,十几个骑马的护卫。

  “好香啊。”最先下马车的一个女子闻到饭菜的味道,顺着火光看向邢寒几人所在的位置。

  “爹,我也饿了。”女子有十三四岁,长相是挺漂亮的,就是说话有些刁蛮的感觉。

  “哈哈哈,你这丫头,人家吃剩的饭菜有什么好的?你想吃的话就让他们再给咱们做一份。”一个身材微胖的大胡子中年男子随着出了马车。

  接着出来的是一个身材很胖的女人,看着邢寒等人这边,“闻着味道是不错。老爷,你给他们点银子,让他们做好了送过来吧。”

  他们其实是在赶路。

  不过,距离很远的位置自己女儿就说有香味。

  渐渐走近,几人透过窗户看到这边有火光。

  所以,马车才会在这边停下。

  “嗯。”

  漫寒一行人如常的吃着饭,听着那边三人对话,假装没有听到。

  他们没有指明自己一行人,那他们自然是当作不知道了。

  马车上的晏梓临和穆清媱也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但是两人都没有出声。

  对于这种不知道从哪跑来的小喽喽,他们根本不屑搭理。

  “喂,你们没听到本小姐的话吗?都说了让你们赶紧重新做出来给我们,怎么还坐在那吃,是不是不想要你们头上那颗脑袋了?”

  最先出马车的冯兰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呵斥出声。

  她看邢寒几人的穿着都是普通的棉布衣服,想着也就是一群江湖人或者做小生意的人停在这里用膳。

  而自己家后面跟着的都是穿着官服的护卫,那些人怎么如此没有眼力劲?

  难道就不怕她命人收拾他们?

  邢寒几人眼中划过寒光。

  漫寒眼神淡漠,抬眸,直直看向冯兰。

  “在跟我们说话?”

  “自然是在说你们,本小姐都说了多少遍了?”冯兰从马车下来,眼中划过不耐烦。

  大胡子中年男子冯永望和胖胖的女人程氏也被下人扶着下了马车。

  一家人朝邢寒几人这边走来。

  看着还冒着热乎气,里面已经没剩几块肉的锅里,冯兰闻着那香味,咽口口水。

  “你们说多少银子吧,给我们重新做一份。记得要把锅洗干净点,你们用过的东西本小姐嫌脏。”

  “漫寒,把那个聒噪的女人扔远点。”穆清媱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

  漫寒嘴角勾起,“是,姑娘。”

  应声的同时,漫寒放下碗筷站起身,在冯兰有恃无恐的瞪大眼睛下,漫寒伸手扯住冯兰的手腕,把人朝着他们的马车方向扔去。

  “啊啊啊!爹,娘,我好疼,我好疼,我的手流血了,爹,快让人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冯兰的声音不仅刁蛮无理,更透着阴狠。

  冯永望刚刚还没来得及下令,就看到自己女儿被扔回马车附近。

  脸上气恼,让程氏去看女儿的情况,他则是吩咐护卫把几人拿下。

  “快,快杀了他们,一群卑贱的小民,竟敢对我的宝贝女儿动手,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邢寒,把他们扔去官府关个几日。”晏梓临的声音淡淡传出,好心情消散大半。

  “是。”邢寒应声,站起身......

  就在两方人将要动手的时候,又一辆马车渐渐靠近,是从反方向过来的。

  马车很快停下,车上下来的还是一个熟人,施竹筱。

  施竹筱看到马车边的程氏和冯兰,“姨母,表妹?”

  怎么停在这个地方了?


  (https://www.mxguan.com/book/27427/712676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