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逆水行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金陵王气黯然收

第一百二十二章 金陵王气黯然收

        清晨,旭日东升,建康沐浴着晨曦,朱雀航北朱雀御道,路中间搭起一座高台,许多面色各异的建康百姓,怀着不同的心思,围在高台旁边。

        御道两侧,有身着黑色戎服的周兵排成人墙,保持着道路通畅,道路上缓缓行驶着一辆辆马车,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每辆马车都装载了许多箱子,大小不同,颜色不同,待得马车抵达高台边后,许多身着黑色戎服的周兵围上来,将车上木箱抬下,然后抬上高台。

        高台上已经堆积了一些木箱,有的木箱已经被打开,有周兵从箱子里拿出各式各样的借据,借着纸皮大喇叭高声念着借契上的内容。

        先,是债主的名字,然后,是借债者的名字,至于本、利自然是不念的。

        反复念三次之后,有军吏记下相关内容,然后将这张借契揉成一团,扔到台下点起的火堆之中。

        一张张借契变成一团团废纸,然后落入火堆,变成灰烬随风飞舞,而锁在无数家庭身上的枷锁,也随之灰飞烟灭。

        围观百姓们侧耳倾听,待得听到台上士兵念借契念到自己的名字,然后亲眼看着那张借据被人投入火堆,许多人激动得泪流满面。

        利滚利的高息借贷,是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一旦沾上,几辈子都还不完,最后除了全家老小给债主做牛做马,没有别的选择。

        而现在,噩梦终于醒了。

        让他们从噩梦中醒来的人,是传闻中如狼似虎的北虏,是刚刚击败官军、控制建康全城的周军。

        官军败北的时候,大家还以为建康城接下来会腥风血雨、血流成河,未曾料对方今日召集大家,真的是要当众烧毁借契。

        一开始大家还将信将疑,待得亲眼目睹一张张借契被当众烧毁,越来越多的人激动起来。

        而因为欠下高利贷无法偿还,而无奈与债主签下的卖身契,也被周兵一张张拿起,念出内容,随后投入熊熊烈火之中。

        升腾的火焰,仿佛在百姓之中蔓延,所有人的情绪,都如同大火一般燃烧起来。

        没了借契、卖身契,如获新生。

        许多人当场跪地,双手合十感谢佛祖保佑,但更多的人心中念的不是“多谢佛祖保佑”,而是“多谢独脚铜人”。

        独脚铜人何许人也?是周国的什么“冰王”,对于建康百姓来说,冰王的名号,可没有‘独脚铜人’响亮。

        当年那个祸害陈国的独脚铜人,原本只是什么“宇文冷”,如今变成“宇文冰”,而现在,就是这位带着援军抵达建康,最后击败了官军,俘虏了文武百官,控制了建康全城。

        传闻之中嗜吃人肉、无恶不作的独脚铜人抵达建康,不但一口人肉未吃,还释放了许多陈军俘虏,放粮食布帛救济百姓,这让许多人错愕不已。

        而独脚铜人的爪牙...手下,挨家挨户上门了解情况,问借了什么“高利贷”,说是要“为民做主”,当时许多人都不信,如今看着一张张借契消失在熊熊烈火之中,激动万分。

        借契没了,卖身契没了,那些敲骨吸髓的胥吏,那些仗势欺人的恶仆,也被周兵抓起来,押着游街然后一刀砍了。

        无数建康百姓,在心中歌颂着独脚铜人的恩泽,他们起初还以为是个魔头入了建康,未曾料竟然来的是一位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此时此刻,不止朱雀御道上这处地点,城中还有许多地点,都有周兵聚集百姓,当众烧毁借契、卖身契,无数建康百姓感激得涕泪横流。

        “大家听我说,大家听我说!”

        高台上,有军吏高声喊着,围观百姓侧耳倾听。

        “天兵平定建康,不是来祸害大家,是要让大家都有一口饭吃,有一件衣物御寒,是要让大家有冤有处申,是要让大家安安稳稳过日子!”

        说到这里,军吏展开文告,高声念起来:

        “大王有令!至今日起,建康城中贱民、杂户、军户,悉数放良!”

        “官奴婢如愿为天兵效命,同样放良!”

        欢呼声如潮而起,回荡在建康城上空,打了不知多少转,转到台城,转到皇宫,转到太极殿内。

        太极殿外是无数披坚执锐的周兵,太极殿内,除了同样披坚执锐的士兵,还挤着陈国的文武官员。

        这些被俘的文武官员们,听着殿外传来的动静,神色各异,有的默然,有的叹气,有的东张西望,有的低头看脚尖。

        鼻青脸肿的豫章王陈叔英,站在玉阶下,自从兵败被俘现在,依旧浑浑噩噩。

        前日他莫名其妙就被打败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周军骑兵,不仅把他的兵打得抱头鼠窜,还趁势席卷城东,把齐聚青溪的文武百官一勺烩。

        他没想到自己败得这么窝囊,不仅没能收复台城,连半边建康都守不住。巨大的打击,使得陈叔英萎靡不振。

        “大王到!”

        一声大喝,引得殿内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殿门处出现几个人影,为一人身着铠甲,手按佩刀走了进来。

        此人样貌平平无奇,年纪不到三十,一眼看去,仿佛寻常将领,然而大家都知道,这位的身份可不一般。

        宇文温缓缓走着,看着前方玉阶上的御座,那一瞬间他有些恍惚。

        我来了,我看到了!

        六朝国都,江南烟雨,三百年乱世,即将烟消云散!

        “王濬楼船下益州...”

        拾阶而上的宇文温,忽然念起唐诗《西塞山怀古》来,当然,这个时代这诗是不可能出现的,一旁的陈国文武官员听到后一愣。

        “金陵王气黯然收...”

        宇文温继续拾阶而上,步伐丝毫不乱,陈国文武们听着他边走边“作诗”,不由得愕然:一边走一边即兴作诗?

        “千寻铁锁沉江底...”

        “一片降幡出石头。”

        第四句诗念完,宇文温正好来到御座前,他转过身,站在御座边,看着阶下黑压压一群陈国文武官员,看着灰头土脸的陈叔英。

        “寡人,大周宗室、豳王温,奉天子之命挥师南下,平定江南!”

        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陈国文武官员,没人敢和他对视,待得开场白说完,宇文温直接切入主题:

        “诸位,降幡何在!”

  https://www.mxguan.com/book/2992/81815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