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踢出

第三百九十六章 踢出

  “姚悦同学,你愿意接受这项工作吗?尽管这是一项无薪的工作,要花费你的一些时间,但我相信,这份工作能够带给你不同的体验……”弗兰奇是如此的和颜悦色,胖胖的脸上仿佛挂了枫糖一样,甜美的像是一只增肥的大脸盘猛虎似的。

  姚悦不明所以然的看向周围。

  校长和系主任的脸上散发着温和的笑,仓教授和实验室助教的脸上散发着怪异而讨好的笑,学生们的脸上散发的却是震惊和羡慕。

  光是管理两万元的经费一项,就足够大家震惊许久,对于平均月生活费20元的学生们来说,两万元的价值需要思考许久才能算出来。

  放在大学生月生活费1000元的时代,这笔经费等同于100万元。

  一名文弱秀气的女生,掌管两万元或者百万元的经费,完全可以作为校园传说继承下去了。

  杨锐的表情倒是没什么特殊,有点理所当然似的,让人看不穿,也猜不透。

  吕芝的直脑筋在这种时候最有用,她想也不想的捅捅姚悦,低声道:“还不赶快答应。”

  姚悦这才如梦初醒,道:“好的,我接受。”

  “太好了。”弗兰奇似乎真的很高兴,拍手道:“我宣布,捷利康河东实验室,正式成立。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看到捷利康河东实验室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成果,我本人也会敦促捷利康总部,继续投入资源于捷利康河东实验室……”

  此言一出,意味着场面话开始播放了,校长和系主任接连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感谢和重视。

  学生们也听的极为认真。

  别说是系主任了,重点大学的系主任都是学生们难得一见的。80年代的大学还好,总算学生们的人数还少,教授们还有点传道授业解惑的社会责任感,可即使如此,张延龄这种牛级教授除了开几堂专业课,等闲也不会出现在学生中。他的工作实在太忙,而在一寸光阴一寸金的科研领域,中国的牛级教授,面对的可是全世界领域的竞争。

  姚悦头脑一片混乱,不禁低着头,悄声道:“你们觉得,他们安排我,是不是杨锐的原因?”

  “肯定了。”吕芝大大咧咧的道:“资历年限和职位,你都不合适,唯一合适的,就是你给杨锐做过实验助手,杨锐喜欢你……”

  “你胡说什么呀。”姚悦脸色大红。

  吴姐则不能肯定的道:“你们说的也太玄乎了,两万块钱呢,不看仓教授高兴成什么样子了?”

  仓教授其实是憋的。植物学实验室和细胞学实验室合并成为捷利康河东实验室以后,正主任倪勇肯定要首先保证植物学实验室原有的项目和研究,捷利康虽然增添了20万元的设备,但他们进驻以后,占用的资源却是一定超过20万元的,换言之,原来的细胞学实验室的资源铁定是要被侵蚀了。

  资源被侵蚀,管理层级被降低,迫于校长和系主任的压力,仓教授还得强颜欢笑,要不是下过乡,住过牛棚,被剃过阴阳头,换一位贫下中农来,还真受不了这种罪。

  也就是仓教授这样的,才能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悲痛,露出“爽朗”的笑容。

  吕芝看事情都很直接,想的少,说的多,更是对想整姚悦的仓教授没好看,不屑的道:“老吴,你别看仓教授年纪大,他那点道行,没法和杨锐比,你知道吗?去年的时候,杨锐还在读高三,就从捷利康那里要来了一个实验室,比仓教授的实验室更大更好,那用的都是美元,不知道要花几万还是几十万美元,2万块的经费,能让仓教授高兴起来,真没放在杨锐眼里。”

  几十万美元是给杨锐的脸上贴金了,但西堡中学的实验室的确是花费了3万美元的,就高端性来说,比仓教授价值数十万的西堡实验室只好不差。

  吴姐没见过东西,自然不信,微笑道:“让你说的都神乎其神了。”

  “你还别不信,当初的西堡中学,学生一天吃一顿肉,都只要几毛钱。”吕芝用自己最熟悉的场景争辩起来。

  吴姐掩嘴笑了起来,显然是更不信了。

  吕芝直翻眼皮没办法,只好拉着姚悦道:“你来说。”

  姚悦被拽的没办法,点头道:“杨锐确实受捷利康的重视。”

  “他前两天送你回学校的车,也是和捷利康借的?”吴姐对那天的场景记忆犹新。现在的大学可没有什么富豪开车接送女学生的传闻,而今能开的上车的是绝少数人,不算公共交通的话,普通人甚至没机会坐车。,

  姚悦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吴姐啧啧两声,正想说什么,却是停了下来。

  姚悦和吕芝回过头去,却是见到杨锐走了过来。

  “姚悦,我带你认识一下以后的同事们。”杨锐大方的笑着,像是明星一样穿过自动分开的人群。

  而无论是穿着还是颜值,现在的杨锐都是超明星级的。

  “同事?”姚悦讶然。

  “一起工作的就是同事,你在河东大学的课堂上是学生,在捷利康河东实验室,就是工作人员了。”杨锐一边解释,一边向周围微笑。

  姚悦懵懵懂懂的点了头,又说:“我才是大三,工作的话,不会太影响学习吧。”

  杨锐哑然。放在日后,大学生们那里在乎工作是不是影响学习,他们恨不得大一就开始工作,如同没有读大学的同学那样赚钱,然后大四拿一张文凭作罢。

  不过,80年代人对学习的热情是超出正常水平的,杨锐也只好顺着她的话道:“工作不会消耗多少时间,你有时间就做,没时间再想其他办法……”

  “我可以帮忙。”吕芝举手报名。

  杨锐耸耸肩,道:“这是份无薪工作。”

  “午餐提供红烧肉就行了。”吕芝说着舔舔嘴唇,道:“二食堂的红烧肉就做的不错。”

  “好,中午请你们到二食堂吃饭。”杨锐对吕芝的印象倒不错。

  说话间,杨锐拉着姚悦,分别与捷利康的代表,河东大学的校长、生物系的主任,还有仓教授一一见面。

  其他人自然是以鼓励为主,到与仓教授见面的时候,即使以仓同志的脸皮,也是不由自主的变红了。

  就在几天前,他还当着杨锐的面,反对姚悦加入杨锐的团队,甚至因此将姚悦逼出了自己的实验室。

  谁能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仓教授自觉是了解杨锐的,他觉得,就杨锐的发展速度,到十年以后,应当会成为很厉害的学阀级人物,如果他愿意的话。

  十年时间不算长了,大学本科就要读四年,研究生还要读三年,博士又要三四年,加起来就是十年时间了,而这样的博士毕业生,想有所成就还有的是苦熬。

  用效率高一点的方式,杨锐用四年时间读完北大的本科,立即出国读研,三年以后拿着国外名校的硕士毕业证回来,倒是能省下博士的三年,但要是想拿phd的话,博士的三年依旧省不下来。

  他完全没有料到,大一的杨锐,竟然就能催动捷利康,随随便便就把自己从实验室里踢出来。

  “姚悦同学,好好做,祝你一切顺利。”仓教授恨不得捂着眼睛说话,但他是睁着眼睛的,真诚的眼神,带着老年人特有的智慧。

  “谢谢仓教授。”姚悦就没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了,表情还颇有些尴尬。

  仓教授却像是失忆了一样,呵呵的笑着,说:“放轻松,你的能力是很出色的,我很早就看出了这一点,要不然,怎么能调你到我的实验室来呢,当然,以后也请你继续支持我们实验室,支持细胞实验室同学们的工作……”

  “仓教授,以后就没有细胞实验室了。”见他要打同学牌,杨锐立即给拦住了。

  “对对对,没有细胞实验室了,现在是捷利康河东实验室,细胞实验组。”仓教授的笑容真实了一些,他对目前的进度还满意,只要姚悦或许讨厌他,但只要姚悦对实验室的同学有一分香火情,他就还是有机会争取到资源。

  杨锐与仓教授却是没有丝毫的香火情,落手也毫不留情的道:“捷利康的项目,除了需要设备和场地以外,其实也很需要人员的帮忙,这样吧,姚悦你挑些人,进入捷利康的项目组,让捷利康的人做一些培训,以后方便做远程合作。”

  仓教授的笑脸顿时僵住了。

  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姚悦把关系好的同学都塞进捷利康的项目以后,他的细胞实验组不光人手少了,再寻找支持也是不可能了。

  始终关注着他们的学生们则激动起来,生物系的学生,谁不知道捷利康的水平比河东大学高三个档次都不止,这样的培训,可比在仓教授的实验室里有前途的多。

  不管熟悉不熟悉,对此有兴趣的学生,都涌到了姚悦身边来。

  姚悦顿时显的有些为难,她以前可没做过选谁不选谁的题目。

  杨锐笑笑道:“想怎么选就怎么选,这边的项目不难,再说有捷利康的培训,这里的学生能力都足够,你就选方便自己配合的同学。恩,这次选择也不是唯一性的,以后还是可以调换的。”

  姚悦就此心领神会,直接将相熟的同学的名字记了下来。

  杨锐回过头来,和弗兰奇握了一下手,口中则道:“这边的准备也完成了,先做些工厂化实验吧,就用西捷制药厂吧,那边的人我也熟。”

  不用较近的捷利康天津制药厂,而用西捷制药厂,自然是因为杨锐在西捷制药厂有股份,这边做技改以后,也能提高杨锐的分红。

  弗兰奇颇有些惊奇的道:“实验准备都做完了?什么时候做的?”

  “前几天就让华锐实验室的团队做了些定向实验,结果不错。”杨锐有脑袋的论文,挑两篇正确的还是很容易的。

  而具体的工厂化生产的技术,经过二三十年的发酵以后,其实也变成了大众化的产品,就像是青霉素链霉素之类的药品,五六十年代还是严格保密的高新技术,到了80年代,也变成了中国的乡镇药厂都能生产的小玩意儿。

  唯一需要杨锐费点心思的,也就是确定不同工厂在不同生产条件下的不同参数了,这种工作的性质,就和技术下乡差不多,无非是掌握了原理试来试去罢了,不懂的人觉得高深莫测,懂的人只觉得浪费时间。

  弗兰奇猜不到杨锐的秘密,只觉得惊喜万分,整张脸笑的像是汉堡似的,大声连说“good”。

  几位领导自然走过来凑趣的询问,也对杨锐的进度佩服不已。

  而徐文涛更是突发奇想,忽然用中文道:“杨锐,如果是合作项目的话,我们河东大学,是不是也能占一定的比例?”

  他没说股份还是分红什么的,无非是看杨锐年轻,想争取点利益。

  杨锐想都没想,用英语道:“实验室是捷利康河东实验室,你要问捷利康的人才行。”

  周围人七嘴八舌的,弗兰奇带了一个翻译,也翻译不过来,不过,杨锐一说英语,他就听明白了,立即警觉的用英语反驳起来,声音又大又尖锐。

  徐文涛焦头烂额,连忙解释自己是无心的。

  对于这项技术,捷利康亚洲区的总经理颇为重视,这是亚洲区的原生技术,生产也主要集中在亚洲区,而总经理重视,也就意味着弗兰奇非常的重视。

  弗兰奇自然不允许河东大学这种连渠道商都不算的家伙染指自己的生意,虽然接受了徐文涛的道歉,但还是喋喋不休的要求签署补充协议。

  徐文涛只好答应。

  沈平辉看的又好笑又佩服。他早就见识过杨锐在谈判中的坚韧了,这一次,倒是看到了不一样的举重若轻。

  再仔细想想,杨锐上一次就从捷利康手里掏走了百分之二三十的股份,这一次想来也是不少,否则,捷利康的人不会如此重视他。

  虽然不知道这次的股份具体能值多少钱,但堂堂河东大学的校长提一下,就要被弗兰奇要求签署补充协议,想来也是不少的。

  只不过,杨锐能拿到股份,河东大学的校长连提都不能提一下,也实在让人觉得难以适应。

  杨锐却对徐文涛等人的尴尬视若无睹,他现在既有钱又有学术地位,可以说是站稳了脚跟,一位不是本校的校长尴尬不尴尬,又有什么关系。

  ……

  (https://www.mxguan.com/book/38/631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