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六百五十章 黑幕

第六百五十章 黑幕

  “冯主任,西堡肉联厂的行为,是肆意干扰外资企业的运行。我们承认,延迟支付分红的确是我们的错,但事出有因,我们在国外代理公司尚未支付我们的分红,我们也愿意在理清账目以后,如期支付分红,这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是合同条款中有约定的。现在,西堡肉联厂借着自己的本地优势,发动工人进行罢工来逼迫我们给钱,这是有违商业道德的行为,冯主任,咱们国内一直在说优待外资企业,招商引资,现在,捷利康作为第一家在华投资的外资医药企业,遇到这样的困境,岂不是让人齿冷?”张生站在冯主任面前,显的慷慨激昂。

  原本,他认为解决工人罢工是比较简单的问题,毕竟,工人们的要求并不高,捷利康对于支付几个月的工资,实在没有什么感觉。

  即使是韦尔斯,在确定工人们没有工会组织以后,也认为罢工问题更容易解决。

  毕竟,英国罢工虽多,解决的也多,要想进行一场成功的罢工,不亚于举行一场成功的选举。

  然而,张生同志至今都未能让西捷工厂的大门洞开。

  两人也只能将主意打到冯主任身上。

  比起混不吝的工人阶级,做领导的冯主任说话做事就得有理有据了。

  他心下埋怨自己鬼迷了心窍,跑来做这个调查组长,口中道:“我们是调查组,先要调查问题嘛,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看,我们现在并没有出结论,你就不要先着急了……”

  “西堡肉联厂干扰我们的工厂运行是事实吧,这还需要调查吗?”

  “当然需要。现在究竟是西堡肉联厂干扰你们的工厂运行,还是工人因为工资的原因而采取了不合作的手段,这个就是我们需要调查的地方。”冯主任在踢皮球方面还是有天赋的,毕竟是有同学在体委的男人。

  张生年纪轻轻,真没法和冯主任这样的球场高手竞技,一晃眼就被他给忽悠了过去,情况再次变成了如何解决工人罢工的问题。

  好容易送走了张生,冯主任热情的脸也拉了下来,像是结了冰似的回到会议室,道:“老李太过分了!”

  “治他。”呆烦了的不止冯主任一个人,调查组里的几个年轻人都跳了出来,喊道:“查他的账,不信他们没问题!”

  “溪县和西堡镇官官相护,我们直接从平江调警察过来,几十个工人就把人家外资的厂子给关停了,让外国人一听,我们招商局的工作就不用做了!”这位是招商局派过来的。

  早两年间,商业局和招商局就是一家的,也是改革开放了,业务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化,才渐渐的分开来的,就像是邮电局最后分成了邮政和电信,城建委又分出了建委和城管委一样。

  在84年,不管是分出来的还是没分出来的,体制内的联系都是很密切的。

  冯主任身为商业局的人,也是要考虑招商局的利益。

  再加上捷利康通过省政府传导下来的压力,让冯主任的表情越来越狰狞。

  “老李老糊涂了,就想守着他那点东西养老了,不能便宜了这个老东西。”冯主任呲着牙,道:“上次不是查说,西联厂和西捷厂的工人都发钱了?顺着钱走,我就不信,他们能把钱给我冲走了。”

  冯主任发话,年轻人们都高兴了,一个两个的道:“我们现在就去叫人来问话。”

  “我看不要局限于干部,西联厂的干部很奸诈,我们从工人开始问。”调查组问话是很严肃的事,单独的问话,单独记录,所有对话都有法律效应,除了问话的人是调查组成员以外,一应手续过程,都与公安局的审讯很像。

  冯主任微微点头,道:“他们就算是有所准备了,也能问出点东西来,恩,从花名册上选人,不要西联厂准备的人。”

  “好的。”年轻人们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会议室墙的另一边,李章镇听的冷汗直流。

  西联厂分给调查组的房间墙壁,是全厂最薄的,不仅如此,因为有通风管道的原因,李章镇只要站在桌子上,就能清楚的听到隔壁的声音。

  放在十几二十年后,进行这种内部调查的调查组,鲜少有不仔细检查房间状况的,历史上,检查出窃听器的都不在少数。

  但在84年,一切重新开始的政府内,仍然掌握这种细致入微的技巧的人就少多了,冯主任等一行人都是商业局的干部领导,并没有相应的反侦察技巧,唯一的民警小何也是保护人身的作用多于保护信息。

  李章镇因为香港人的身份,即使被发现了也有回旋余地,因此,杨锐就派他每天守在锁了门的隔壁房间里。

  此事甚至没有通过李厂长,而是王元胜派了手下亲信安排的。

  这几层防火墙,真正冒着风险的就是王元胜的亲信,至于此人,杨锐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李章镇守在隔壁房间里,实际上很少听到有用的信息调查组这些天并没有多少进展。

  不过,今天的一条消息,就值得好几天的蹲守了。

  李章镇又听了几分钟,没有特别的消息以后,就小心翼翼的打开后门,骑上自行车狂蹬,到厂门口再换汽车,一路油门抵达西堡镇中学。

  这几天,学校已经放假了,杨锐一边给留在学校实验室的学生讲点东西,一边自己阅读脑海中的文献,偶尔需要验证试验的,实验室里的仪器也勉强能用。

  李章镇推门进来的时候,杨锐连忙放下手里的试管,并喊了一句:“浓硫酸啊。”

  “要人命呀。”李章镇气喘吁吁的给吓住了。

  “等会,天大的事也没自己的命重要。”杨锐知道李章镇来了一定是有事,三两下将手里的浓硫酸滴到了石灰石的桶里去。

  离子通道实验室或者华锐实验室都有专门的废液桶,能够收集这些不用的化学液体,西堡镇的学校实验室就只有基础的石灰石桶子了浓硫酸是不能直接倒进下水道或者埋入土里的,最简单的解释是,会爆炸。

  弄干净试验台,杨锐问:“有情况了?”

  “你说的d状况出现了。”李章镇下了车跑过来的,还有些气喘的道:“我本来想打电话告诉你,不过,还是面谈安全。”

  杨锐“恩”的一声,叹口气道:“看来是糊弄不过去了。”

  “怎么应付?”

  “怎么应付是西联厂的事,我们又控制不了西联厂。”杨锐说着犹豫道:“咱们商量的a策略,你还愿意执行吗?”

  李章镇脸色有点白:“一定要用?”

  “也不是一定,西联厂要是应付的好,也许能蒙混过关。a策略用不好,说不定反而要坏事。”杨锐看看李章镇,又道:“你决定吧,如果你愿意做,条件就按照咱们之前说的办,你不要做,那就算了。不管做不做,你这两天就买票回去吧。”

  李章镇内心挣扎了起来。

  杨锐所说的a策略,就是很直接的送礼策略。

  送礼对于医药企业来说,平常的像是吃饭一样,医药代表每天流连于各大医院,目的肯定不是单纯的请医生们吃顿饭。

  无数倒台的医药科长、副院长、院长们,肯定也不是因为吃了医药代表的一顿饭而东窗事发的。

  而在以严格著称的美国fda门口,拿着百万年薪,千万年薪的说客们,显然不是真的用嘴赚钱的,因为私人飞机旅游、高尔夫球年卡、高薪顾问、股票内部交易以及成箱的现金而锒铛入狱的fda官员能组建一个新的民族。

  “送礼是医药公司的必修课。”

  “不送礼,或者说,不公关的医药公司是活不下去的。”

  “你如果要想要在医药公司里做大做强,你总要经过这一轮培训。”

  “再光明的医药公司里,也总是少不了黑幕的,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李章镇的脑海里,响起杨锐拟定a策略时的话。

  虽然早有准备,但想想即将面临的风险,还是让李章镇的小腿微颤。

  ……

  (https://www.mxguan.com/book/38/6313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