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2章

        我生怕他又跟刚才一样骂我,忙伸手就去捉那只比我还不听话的白猫,手却是一紧,阴龙的蛇信紧紧的缠着我,黑眼圈里的豆丁眼死死的盯着冰柜里面。

        “喵!”白猫的虽说变小了,爪子的威力倒还保持着喵星人的本性,不一会就将冰柜里面所有的草娃娃给扯得稀烂,似乎这样子还没有满足它做为一个喵星人所拥有的破坏欲,竟然还跑到另一个冰柜旁边朝着我又是一声轻唤。

        我自从在学校那棵柳树的树蛊之下被那只死猫吓过之后,我对喵星人这种生物就再也生不起什么怜爱之心,但这只白猫也不需要怜爱,而且它还有着魏厨子这样一个大靠山。我只得认命的又将另一个冰柜下的抽屉给拉开。

        又是一通喵星人式的毁灭,我想着呆会是不是要放火连人家的冰柜也烧了,不过看着这些放着血的冰柜,我以想象这地方的创始者估计还是那位**赔了性命的卢老板。

        也只恨那时我们被怀化学院那车祸事件给吸走了注意力,忘了问卢家大嫂卢老板藏血袋的冰柜在哪了,才让这间房间在卢家又藏了这么多年,还让人养了这么多吃死人肉的七星狗仔,也不知道养着是不是准备自己吃的呢还是准备用来看家防老货僵尸的?

        “喵!”

        我们的白猫女王还没有破坏欲还没有被满足。又跑到另一个冰柜前朝我轻叫着,这会似乎它四只小爪子开始轻轻的颤抖着。似乎再叫一句就会倒地一般。

        “阳妹仔,你快点!什么愣!”果然我稍一迟疑,这白猫女王威力巨大的靠山就开始作用了。

        我忙一鼓作气将所有的冰柜抽屉都给拉开了,让这搞破坏的喵星人扯个够。

        自己却慢慢的去打量着那下面一层被扯开的草娃娃,忍着恶心看了一会,感觉颜色是那种褐色,也不是魏厨子所说的骨黄色,当下大胆的拿起一个草娃娃一看,却见那些褐色的木渣子里面的掉出来几颗草籽还很漂亮,一颗颗圆润饱满带着淡淡的紫光,旁边的小胚牙似乎还在生长,水嫩嫩的让人忍不住的伸手去碰一下。

        “喵!喵!”

        我伸着手正想朝那一个小胚芽就听到白猫急急的叫了几声,只得叹气的扭头道:“我不是全给你拉开了吗?”

        就见白猫嘴里衔着一个巴掌大小的草娃娃,只不过这个草娃娃的脸跟我有着七入分像,而且还穿只牛仔裤。

        我当下心里一急。忙将那一颗草籽握在手心里,飞快的过去接住白猫嘴里的草娃娃。

        魏燕这个专门当鬼质的鬼差啊,这会被冻得连鬼色都没有了。在我手心里不停的打着颤抖。

        “将她放在你胸口的膻中穴吸你点阴气就好了!”魏厨子看白痴一般的看着我,然后抱着大红朝外面走去道;“这房子就是那天晚上求着帮忙的那家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背着魏厨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将已经变成巴掌大的纸人魏燕朝着膻中穴塞去。

        魏厨子伸脚踢了踢那些死黑狗,似乎十分不满意的道:“你手里的那一颗种子你不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忙将差点从指缝里掉出来的草籽给握得死死的,慌忙扭头看着魏厨子道:“这个你也认得?”

        “你拿着这些草籽去给那些跟那天那个女娃娃一样的人吃,这就是解那种蛊的解药!”魏厨子半抱着大红,朝我道:“将这些都捡起来吧,再放把火将这里给烧了,要不只要留下点东西就祸害无穷!”

        “嘶!”阴龙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却又慢慢变细跃到了我身上,伸着蛇信舔了舔我的脸。

        我看着只能装那只巴掌大小的白猫的手袋,最后只得认命的将那块遮天红布给拿了出来。

        这倒也还要感谢净尘了,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从袁威那里要回了这块遮天红布,至少装东西方便。

        我将所有的冰柜里的草娃娃不管有没有被白猫给撕得稀巴烂全部都塞到了红布里面,反正不管有用没用带回去再说。

        “喵!”白猫见我装着东西,十分自觉的朝我喵了一声就跳回了那个手袋里,还十分惬意的将尾巴留在外面不停的晃来晃去。

        我提着遮天红布打成了包,扯着包结就跟着魏厨子朝外面走去。

        奇怪的是为什么卢总和卢经理都没有在?而且还是被我们连家都抄的情况之下。

        “嘶!”阴龙似乎有点什么舍不得,对着一只黑狗一卷蛇信就将它吞了下去。

        “吐出来!”我看着分明,而且只感觉肩膀上就是一重,急着我掐着阴龙的脖子就大吼道:“你怎么能吃这个!快吐出来!”

        “它是蛇,吃这个有什么不行!”魏厨子在冰箱外听着,朝我大吼道:“你是人还不是照样吃死猪肉!”

        好吧!

        对于这植物人的逻辑我也是没办法理解的,出了冰箱,从厨房出了一大桶食用油,我直接扔了进去,然后手指一引给点燃,拉着魏厨子死活都要多楼梯下去。

        那些符号我一定一弄清楚,就算这次魏厨子不清楚,有他问大红总会比我们这些旁人问来得好一些。

        魏厨子看了半天,只是摇头道:“这人没读幼儿园吧?怎么字都画得这么难看?还黑色和红色乱用,老师没跟他说写作业只能用黑色笔吗?”

        我听着当真差点从楼梯上栽了下去,不过也幸好魏厨子这么一说,我才隐隐的现,好像黑字和红字看上去交差在一块,如果将黑色挑出来,似乎还有着另一层含义,忙将手袋里的白猫给拎出来,掏出最底下的手机,对着墙上的符号就用力拍了几张,带回去给师公这位老不死看也好,反正他不是还要解神村那两墙壁画的迷吗?这个就给他一块解着玩了,也不多这一点!

        还不行,我们不是还有千年鬼差婉柔姐吗!

        “喵!”白猫抗议的朝我挠了两下小爪子,我忙将它给塞进手袋里,想不通这个小手袋有这么舒服吗?

        出了卢家宅子,我这才现他家宅子的四周都是锁着门的,一点生气也没有。

        刚好这时电话响了,刚一接通就听到师叔大吼道:“你又死哪去了?打了你这么多个电话都不接,你想急死我们啊?”

        被骂得我就是一愣,忙将我们来卢家的情况跟师叔说了,就听到他大骂道:“怪不得这龟儿子最后这么不,你快回来,这龟儿子被我们给逮到了!”

        我忙朝魏厨子一招手,开着车就朝着丁宅跑去,开到太平桥时,

        后面竟然跟着两辆交警大队的车。

        我只管将油门一路踩到底,到了中坡山的丁宅的地界时,那两辆警车竟然自觉的开了回去。

        到了丁宅,我摸站膻中穴上的魏燕心里稍稍安定了一点,又拎了拎手里的遮天红布,算算这两天下来我也不算没有收获啊!

        “你这妹佗,死哪去了!大家都快急疯了!”师叔一见我回来,对着我的头就重重的来了两下,朝我道:“快进来……进来……”

        师叔话音一落,瞄着后面魏厨子抱在怀里的大红就开始语无伦次了,我忙跳起来将他的眼睛捂住道:“她被人下蛊了!”

        “什么蛊这么厉害,连她这种睡不醒的都有用?是不是那种……那种……”说到这里,师叔两眼立马猥琐的瞄着魏厨子的背影,拉着我到一边道上:“你老实告诉我,魏厨子有没有将大红给嘿嘿!”

        我瞪了他一眼,果然是本性难移,师叔这几年成了真正的大叔之后,果然就跟大叔一般的开始猥琐了。

        对于他的问题我就当作没听到,踩着步子大步的跟着魏厨子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就吓了一大跳,在丁夫人的房间里,坐满了人,连师公、王婉柔、苗老汉、小白、长生大家都在,脸色却都沉得以。

        我看着那阵仗,吓得我连呼吸都放轻了,朝师公低低的点了个头道:“师公!”

        “跪下!”

        我那声师公刚叫完,声带的颤动都还没有停下来,就听到师公沉喝一声道。

        这什么情况?

        我以前只有藏阴地时被师父这样喝过一句,那还是因为我受了伤,师父这是给心疼的。

        这次师公是什么情况?

        “张阳!”这时连长生都沉沉的看着我,两眼十分不认同的盯着我,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

        我又瞄了一下王婉柔,却见她将头朝一边扭了扭,并不理会我递过去的眼神。

        我看着好像三堂会审一般坐着的众人,梗着腰愣愣的站在那里。

        长生竟然还朝我摇了摇,示意我快点跪下去。

        我眼睛跟着就是一酸,如果师父在的话只要我撒撒娇就以了。现在连长生都这样难为我。

        “阳妹仔!”师叔在后面推了推我的腰,低喝道:“老不死的真生气了,你先服个软!”

        “什么事情?”我沉沉的看着对面吹胡子瞪眼的老地主,吸了口气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妹佗!”师公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朝我大喝道:“你还知道问你做错了什么,你一个人在外面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出什么事啊?”

        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就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师叔刚才也不会这么轻松的跟我打机锋的呢,原来是说我到处乱跑,心里一下子就有底了,将手袋里的白猫递给长生抱着,飞快的掏出那只从净尘身上掏出来的食尸虫握在手里,然后抖了抖手里遮天红布结成的布包,朝师公道:“我跑得是大我收获!”

        “你还嘴硬,跟黑小子一个得性!”师公竟然还是黑着脸,朝我指了指后面道:“如果不是我们下手得快。你以为就你一个人还能从那栋房子里出来?”

        我瞪了一眼师叔,绝对是他跟师公说我去了卢家那栋房子,只得抿着嘴不再说话。

        “你看他也没有用!”师公朝我大吼一声,有点气不过来的道:“我们都是死了的,你怎么能到处乱跑!”

        “不是师叔说让魏燕假扮我的吗!”我嘟囔了下嘴,这老地主的气势还是很强哈,我竟然找不到半点理由来反驳他,只得轻声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啊!”

        “你!”师公气得连眉毛都翘起来了。只得摆手道:“你果然是黑小子教出来的好徒弟,跟他一个脾气。除了倔就是自以为是,做了什么好像所有人都要感谢你一样!”

        虽说这老地主总结师父的脾气很到位,但我心里还是不好受,但想想师父似乎对这位老地主还算尊敬,当初了这他还直接对袁威动了拳头,为了师父我也就叹了口气道:“那卢总你们抓到了!”

        “这死小子居然还摸到元家去了搞那些事情!”师公冷哼了一声,十分自得的道:“有我出手,这小子还跑得了!”

        我听着这老地主不会吹牛就会死的样子,两翻朝上一翻就忍不住想吐槽他。

        长生忙拉着我,生怕我口出不逊得罪了这位老地主,忙将我手里握着的食尸虫朝王婉柔一递道:“你看下这个虫子,是不是袁威体内出来的那种?”

        “食尸虫?”王婉柔这才吃惊的上前一步,接过长生手里的虫子,左右翻看了一下道:“这虫子怎么能死了尸体还在的?食尸虫必须住在**内,从里面开始吞噬恶灵。**一毁就会从体内爬出,一接触空气里面的肉就会化为飞灰,只剩一个四分五裂的壳子。”

        我飞快的将我去玉皇宫却被姚老道带着去看袁仕平的尸体。和开车去南岳却正好碰到净尘死去,跟祝融峰下那两重天的道场跟他们说了。

        师公瞄了我一眼,似乎对于这于这么快放过我了有点不大痛快,但又忍不住想去看王婉柔手里的那只食尸虫,只得朝我吹了一下胡子,然后转身就朝王婉柔伸过了手,只当我完全不存在一般。

        我见乐得又逃脱了一次三堂会审,忙拉着长生到后面看被他们抓到的卢总。

        结果跑到后面一看,哪还有个人样啊,全身的都朝后冒着淡黄色的血清,嘴里还不停的朝外面吞着一些白白的黏液……

        我只瞄了一眼,就忙将眼睛转开了,捂着嘴看着长生道:“这是卢总吗?怎么成这样了?”

        “他自己就成这样了!”长生看着也有点难受,拉着我朝后退了退道:“他能就是蛊王!”

        “啥?”我听着两眼一愣,这卢总是蛊王?

        这小子前几年我看着的时候,他还为了他老子诈死跑了给吓了个半死,怎么才这么几年就成了蛊王了?

        听着里面就好像很有故事的样子,忙拍着长生小声道:“快说说怎么在元家抓到他的?”

        长生看着我脸上兴奋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还是这么爱听故事啊!”

        挑了挑眉,示意他快讲,其实心里还是十分庆幸的,如果不是师父他们拖住了卢总,估计在卢家那栋死气沉沉的房子里我们还真出不。

  https://www.mxguan.com/book/6109/10822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