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天命相师 > 第2086章 乐在苦中

第2086章 乐在苦中

        “我这一死,行家就算不面临分崩离析的境地,也是崛起无望了。”行老爷子脸上的神情非常郑重,“你们想永葆荣华富贵,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行家族人急切问道。

        “行家的希望只有一个,就是唐丁,以后你们遇到事情多向他请教。当然这件事还得看唐丁本人意思,我只是指点你们,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我走了,你们好自为之。”

        行老爷子说完,头一歪,就此逝去。

        老爷子刚刚去世,唐丁的电话响了,是陈尔打来的,他处理完了茶楼的事,询问唐丁在哪?唐丁把位置发给了陈尔。

        老爷子醒来的消息,刚传到了在院中等候的“太医”那里,太医赶到,老爷子正在说最后一句话,说完就死去了。太医不敢置信的又做了一番检查,结果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只是刚刚那回光返照似的五分钟,却让太医们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都在一条街上,陈尔赶到的很快,没过多一会儿,陈尔就来了,只是在行家的门口,被拦了下来。

        现在的行家,跟以前可不一样,老爷子刚刚去世,家里自然不允许不相干人等进入,如果是有名有姓的过来吊唁,那都会接到通知,比如在开追悼会的时候,也不会在家里。以老爷子的身份,肯定是要去八宝山的。

        唐丁去门口接了陈尔进来。

        陈尔看到这高门大院,有些犹豫不敢进。

        在京都,能住在国子监胡同,还能有这么大院子的,那来来往往的人,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能住的地方,这在前清,至少是王公贝勒或者二品以上大员才有资格住的,就算陈尔见惯了世面,但是看到这场景,还是有点慌。

        “师父,这是你家?”陈尔本以为师父唐丁就是个普通人家,绝没想到唐丁竟然住在这么高大上的院子里。

        “算是吧,这应该算是你师母的家。”

        “哦。”

        陈尔没有多问,住在这里,即便是高门大族,也不是普通人。

        “师父,用不用我帮什么忙?”

        “不用,你坐吧。”

        唐丁就如主人一般,招呼陈尔坐。

        陈尔一坐下,马上就有人奉上热茶,并恭敬的请喝茶。

        这当然是因为老爷子的最后留言,才让唐丁在行家的地位直线上升,就连行家家主行正气,看到唐丁带了人进来,也都过来招呼了一声。

        陈尔开始还疑惑,自己师父不过是个女婿,但是在家里的地位可不低?不过等陈尔从周围人耳中听到这家人竟然姓行的时候,那可真是大吃一惊了。

        京都姓行的人可不多,甚至可以说稀少,在高门大族中姓行的可就更少了,而且有一位,别说京都人,就算是全中国,也没人不知道。

        难道这里竟然是行家?

        行老爷子逝去,本来是不用唐丁操持什么事,自然应该有行家的嫡系子孙出面,有行家家主行正气主持。但是因为老爷子最后几分钟的话,让行正气丝毫不敢怠慢唐丁,有不少事,包括丧葬事宜,他都会来请教唐丁一声。

        尽管行正气并不愿这么做,让自己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来请教一个毛头小子,这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合适。但是有老爷子的临终遗言在前,行正气该做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当然,并不是行正气完全不重视唐丁,他也知道唐丁很厉害,一个人就打的整个叶家狼狈南逃,但是这样的人,做一杆枪合适,让他去打人、咬人,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老爷子却说以后行家让唐丁主事,当然,老爷子的原话并不是这个,只是话里话外都是这么个意思。

        行正气自然有些不服气,只是唐丁确实有些本事,跟上面的交情又不错,再加上老爷子的遗言在先,行正气也只好照做,省的被人说老爷子刚走,自己就拿老爷子的话当耳旁风。

        傍晚,唐丁送走了行老爷子和来接他的阴差,唐丁才算是完整的送走了老爷子。

        不过后来,还有老爷子的遗体告别,各界人士的深切缅怀,那都跟唐丁无关了,因为在八宝山的一切,都有办公厅和老干部处的专业人士负责,甚至行家人都不用靠前,一切自有安排,当然,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好,需要行家人出席的场合,还是必须配合的,这也是跟某些家族联络关系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行家人自然不会放过。

        这些事情,唐丁就完全提不起兴趣了,因为他已经把老爷子给送走了,并且嘱咐了阴差,要好好关照一下。

        其实,就算不看唐丁的面子,阴差也不敢不拿老爷子当回事,毕竟老爷子以前可是戎马生涯,身居高位,尊贵显赫,这样的人,即便是死去,也有抹不去的气质和印记。这些阴差也得小心伺候着,就算到了十方阎罗城,被孟婆汤抹去了记忆,仍旧被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当然,那就是因为唐丁的关系了。

        当天,老爷子的遗体告别的所有工作被接手之后,唐丁就出了行家,行家事事都跟自己请教的态度,让唐丁有些不耐。

        如果是真心请教,唐丁看在都是亲人的份上,当然可以指点一下,但是这些人并不是真心请教,分明是听了老爷子的话,故意过来在自己眼前晃,讨自己欢心的。

        这样的讨欢心方法,唐丁不喜欢。

        与其这样,还不如到外面清静几天。当然,唐丁还不能走,因为行慕柳还要最后送别爷爷,参加完告别仪式。

        陈尔此时对唐丁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之前,他以为唐丁最多也就是个普通人家,但是没想到唐丁竟然还是行家的女婿,行家女婿这个身份,给了陈尔巨大的压力,当然,还有动力。

        动力是陈尔以唐丁为目标,他希望自己能够达到唐丁的高度,师父身份比自己尊贵无比,在成就上,更是让自己望尘莫及。

        陈尔的家族,虽然也算是政商两界,但是实际上,陈家只能算权贵家族的末流,而行家则不一样,行家虽然现在衰落了不少,但是至少也能算上二流家族,甚至是一流家族的末端,跟陈家这九流家族自然不一样。

        但是即便陈家这种九流家族,在普通人眼中也是无法攀越的高山。

        陈尔在京都海淀有一套不大的两室一厅,这是以前的老房子,后来陈尔父亲高升到了部里,部里又在西城分了套四室一厅的新房。

        后来陈尔正好在海淀上的大学,家里的老房子,就成了他的“校外宿舍”,固定炮房。

        进了屋后,到处乱七八糟,陈尔有些不好意思,简单的收拾了下,“师父,您先在这凑合着住吧,明天我再给你买床新被褥。”

        “用不着,咱们也在这住不了几天。”

        “啊?师父,咱们要去哪?国子监胡同的老宅吗?”

        “不,是华山那边的玄女谷,也是我们宗门所在地。”唐丁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忘了告诉你了,我们的门派名字叫隐仙派,在玄女谷隐仙派驻地,你还有不少师兄师姐,你可以过去跟他们一起练功。”

        唐丁看到陈尔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或者说有什么不方便吗?没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听到唐丁的话,陈尔眼中的犹豫之色尽去,“没有问题,我不后悔。”

        唐丁看到桌上的学生证,“你还是学生?”

        “嗯,今年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不过没关系,我可以休学。”陈尔怕唐丁误会自己刚入门就打退堂鼓,于是赶紧说道。

        “那你前几天怎么从西安回来?”

        “学习太无趣了,正好趁着十一假期去旅游啊,吃好吃的,羊肉泡馍,肉夹馍。”

        “哦,是这样,我没想到你还是个学生。”唐丁并没有去读陈尔的心,现在的唐丁,已经没必要去读心了,这种了解人家心理所想的方式,唐丁并不喜欢,什么都知道了,就少了沟通的欲望了,就像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未来对他已经没有了意义。

        陈尔的着装打扮倒是一副学生样,连帽卫衣,运动裤,运动鞋,但是他的行事做派却一点不像学生,坐商务舱,泡吧,调戏空姐,开车到处溜达,跟警察称兄道弟,这分明就是一个玩世不恭且不缺钱的富家公子。

        不过现在,这富家公子的形象跟学生的形象,重合到了一块。

        敢情陈尔还是个没毕业的学生。

        “你恐怕不能休学,因为修道是个长期且艰苦的过程,你如果选择,就只能一门心思的修完,成了当然没问题,就算不成,也过去了很多年,你也没法再回来继续学业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退学。”

        “好,退学就退学,正好我也不想念了。”陈尔的确不想念书。任谁有他这样的家世,努力之心也会懈怠,不想读书很正常。

        陈尔的坚决,还真的出乎唐丁意料。

        其实,让陈尔保留学籍,也未尝不可,只是唐丁想试一试陈尔的道心有多坚定。大学四年就毕业,如今四年已经读了三年半,马上就要毕业,这对于谁来说,都不会轻易放弃,可是陈尔说放就放,让唐丁有些惊讶。

        “你真的考虑好了?如果你还有犹豫,我可以给你时间思考,反正咱们还得过几天才走。”

        老爷子的丧事,估计还要三四天,这是国葬,方方面面要考虑的东西太多,要请的人也多,善后的事宜也不少。

        所以,让陈尔考虑的时间还是充裕的。

        唐丁这也是对陈尔的考验,看他坚定的道心是否会被外物所影响。

        对于这种富家子弟,唐丁并不看好他们,就像拜他为师的京都周家的周星辰,他的道心就并不坚定,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是唐丁也并不去勉强他。修道这事,不是勉强就能成功的,那需要自己的真心向道,才能克服修道路上的孤单和寂寞,然后只要渡过了这个坎,那么才能真正体会到修道的乐趣,乐原来就在苦中。

        乐在苦中。

        没有苦,就体会不到乐。有了苦,才能更加珍惜乐。对于修道人来说,苦,才是真正的乐。

        但是能把苦作乐的,毕竟只是极少数,大部分人都熬不过苦这一关,更别说体会到乐了。

        “不用考虑了,我决定了,咱们随时可以走。”

        陈尔的坚决,有点出乎唐丁的意料了,唐丁也能感觉到陈尔并没有为讨自己欢心,就随口答应,他是真的想走。

        “嗯,好,其实也没那么急,毕竟这边还有事没有处理完,你这几天也可以先去跟同学们道个别,或许以后相见的机会就不多了。”

        唐丁想起自己似乎也没来得及跟同学们告别,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小遗憾。

        唐丁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当年他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探寻父母失踪的真相,找寻瑶池仙境的踪迹,后来,查到了线索,他毅然决然的就去寻找。

        这一点,陈尔身上也有唐丁的影子。

        “对了,你今天帮我处理茶楼事件的钱,给我个卡号,我让他们打给你。”唐丁想到陈尔是个学生,势必不会那么宽裕,别是借了别人的钱,帮了自己的忙。如果这次走了,或许陈尔还真不一定能回来了,学可以说退就退,但是借了人家的钱,可不能因为一走就了之,那是要让人戳脊梁骨的。

        “不用,不用,师父,没花多少钱,真的,那老板很好说话的。”陈尔见师父要跟自己提钱,他连忙摆手拒绝。

        “好说话?”唐丁想起那茶馆老板就差指着自己鼻子要钱的行为,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主,“我看他可不像个好说话的主。”

        “嘿嘿,师父,什么都瞒不过你,他的确不怎么好说话,不过我叫来了我的发小,他在读了公安大学后,就去做了警察,警察一来,这茶馆老板顿时萎了。”

        “那最后给了多钱?你有钱吗?”

        “三万,我有钱,师父放心。”

        (本章完)

  https://www.mxguan.com/book/6275/10842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