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龙神杀手异闻录 > 65.滨顿别一战(下)

65.滨顿别一战(下)

        他再一次放出“飞行虫”时,赤羽离他的距离已不到1o米。

        她从后背抽出血红的龙翼,一个转身把“飞行虫”扇到一边。“飞行虫”因为劈头而来的重击被弄的晕头转向,滚落到海中,只留下一抹青烟。赤羽两步上前,一腿劈上去。阿佐向后一步稳住身子,伸出手硬生生地接下她的腿,紧接着马上从她的身体侧面窜过去,从腰间抽出匕。赤羽又是一个转身,飞起腿一下踢掉佐手上的匕,侧过身用肘部撞向他。阿佐的度远不如赤羽。就在他还没来的及从手腕的疼痛中缓过来时,赤羽已经来到跟前。他的瞳孔缩了缩。

        她意识到不对。

        赤羽猛然抽回身子,接着狂风展开龙翼,顺着风势向天空逃亡。就是那么一秒钟之内的事情。火星由地面升起,随着爆炸声,伴随着烧焦味的烟雾包围了佐。

        “这家伙,居然连自己都一起炸吗……”赤羽落到地上,用手捂住脸。她眯了眯眼,这个pBk的走狗真是不好对付。

        杀手早见过不少逞强的人类,却还没见过这么逞强的人类。就算是钢铁之躯的机器人呢或是拥有铁一般甲壳的龙,恐怕也逃不过炸药毫不留情的洗礼。然而,这个人类居然打算以同归于尽的方式让敌人远离自己。

        很细微的……

        烟雾中传出细微的声音。

        那种声音在她耳畔萦绕,久久不离去,声音反而越来越响,渐渐转变成震耳欲聋的噪声。

        她转过头——“飞行虫”直接在她的正前方1米不到处自爆。

        赤羽完全没反应过来。

        这一回,毫无防备的——她被炸飞出去。在空中滑翔了好一段后,她的身体在地面上摩擦着,直至最后身体撞到后面的楼房。烟尘四起,楼房墙壁上开始出现裂痕,往整个墙身蔓延出去。

        赤羽吐出一口血。

        她坐在地上,一只手臂嵌进墙壁里面去,鲜血染红了她全身的衣服。她缓缓抬起头,几丝鲜血从头顶滑落,顺着脸颊,掠过带着伤疤的左眼,血渍亮晶晶的,在火光下闪烁着寒光。她颤抖着从废墟中抽出满是鲜血手臂,手臂上弥漫开白眼,随后,伤口开始渐渐愈合,直到最后伤口完全消失。

        阿佐就站在远处。

        他的皮肤上呈现出显而易见的爆炸留下的伤痕。

        他眯起眼。

        如果没有计算错,赤羽本正面撞到墙壁的应该是后背。但是那样,会导致她的脊椎骨断裂,这还是最轻的伤。而她却用一条手臂阻止了这一切的生。这一切,只是为了确认赤羽一世现在的实力。无论是从战术还是体术实力来看,赤羽永远是站在无数杀手的前列的,还有这可怕的恢复力……

        然而,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他从口袋里拿出“飞行虫”,对准赤羽的方向扔出去。

        “飞行虫”打开它的“翅膀”,奋力朝赤羽冲去。而赤羽只是一笑。“飞行虫”突然刹住车,着了魔一般地朝另一个方向冲过去。佐惊讶地看向那个方向,空中正燃烧着一棵足球打消的火球。而当“飞行虫”冲进火球内部,它并没有爆炸,而是在几千度的高温中融化了,一点渣也不剩。

        ““I1  vo1o  di  Vermi“  I1  nemico  è  1a  base  di  Rinet  Vita  I1  netfrarossi,  giusto?un  semp1ice  esempio  è  1a  differenza  tra  i1  netemico  e  a1tri  oggetti.(‘飞行虫’搜索敌人的依据就是生命体出的红外线,对吧?简单来说就是靠热量来区别敌人和其他物体。)”她舔了舔嘴角的血迹,“In  questo  caso,  La  Fiamma  che  puo  emettere  La  stessa  quantita  di  Raggi  infrarossi  anche  o,  piuttosto,  di  netdi  1a  tua  “verme  dI  VoLo“  o  andiamo  a  me,  qui  e  poI  neto  spreco.(这样的话,火焰也能够出等量的红外线——或者说,热量。所以你的‘飞行虫’还是省省吧,在我这里再怎么用都是浪费。)”

        阿佐看了看她,“IL  tuo  Ita1iano...non  e  &#o39;mo1to  standard.(你的意大利语……很不标准。)”

        赤羽舔舐着自己手上的血,讥讽地望着阿佐:“mi  dispiace,  dopo  tutto,è  raramente  uti1izzato.(不好意思,毕竟平时很少用到。)”

        阿佐向前了一步,转了转手中的匕。

        “Va1e  a  dire  net  netto  corpo  a  corpo…(也就是说,接下来,是肉搏战……)”他淡淡道。

        赤羽露出了以往那种充满挑衅而又性质浓厚的笑,微微露出尖锐的虎牙。

        她的皮肤开始变得凹凸不平,黄色的肤色渐渐泛红,最后冒出锐利的尖刺,变成龙王那坚硬的皮肤。

        面对这种不管眼前是什么总之就是一通乱炸的家伙,应该先对自己进行一下保护措施。

        佐把刀刃转向眼前这个跃跃欲试的怪物。她身上血红色的铠甲,在水中就像跳动的血管,中心连接的,是一个焦黑腐烂的心脏。

        赤羽把拳头砸下来,佐如往常一样,灵巧地朝一边躲去,却忘记了赤羽现在的形态。她手臂上的倒刺狠狠刺进他的肉里,他的脸上留下一条条带着锯齿的血痕,像是被猫抓挠过的痕迹。佐后退了两步,赤羽毫不犹豫地跟上来,提起膝盖。这一次,佐抬起腿,瞅准了赤羽没有倒刺的脚踝,架住了赤羽。这一下不仅挡住了赤羽的攻击,还让赤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如果这时候轻举妄动,很有可能会被手里拿着刀的佐秒杀。

        不过,如果靠得这么近的话……

        赤羽闭了一下眼,再次睁开眼时,她的瞳孔中闪烁着紫红色的光。

        佐猛地松开赤羽,把刀横着砍向她,这一招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赤羽明白目的已达到,于是顺势躲过刀锋,跳到安全距离。佐捂住眼睛,喘了口气。她再一次露出了胜利的笑,仿佛在嘲笑佐的不谨慎。她再一次主动进攻,故意打向佐耳边的空气。佐知道这一击不会对他产生伤害,于是看准赤羽的腿踢上去。把赤羽扫到的可能性几乎微妙,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双手都离下半身很远的情况下,可能性还是很高的。然而,他还是疏忽了。一个有些粗糙但是没有倒刺的东西挡住了他的腿,并像蛇一样顺着他的腿攀上来。

        “Beh...(嗯……)”

        赤羽凑近他的脸,“TI  dimentichi  di  me  neta  coda?(你忘了我还有一条尾巴的吗?)”她嬉皮笑脸地说。

        没等佐反应,赤羽后撤了一步,而她的尾巴也快爬上佐的腿,真的如蟒蛇一般收紧,箍得他动弹不得。赤羽却丝毫不会受到尾巴的拘束。她半蹲下身,猛地一个转身扫腿踢向佐。佐架起双臂打算挡下,而就在这时,赤羽的尾巴突然松开。他也因为赤羽的重击被打飞到空中。火焰从赤羽的身上窜起来,并马上堆积到一起,融合的金红色火光形成了一个巨龙的头。热气扑面而来,他架起手臂抵挡迎风而上的火星和碎屑。他腾出右手到背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细细的长条形物体。

        巨龙张开嘴,猛地扑向他。

        这下逃不掉了。

        从未感受过的灼烧感漫上身来,他的身体完全被炽热的烈焰包围起来。一种穿肌透骨的刺痛感深入心中,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他捏碎了手中的终极武器。

        空中闪过一道金黄色的星光。

        火焰中用处一团团火红色的烈焰,接着,爆炸声随之而起。

        “医生,他怎么样了?应该没受重伤吧?”

        “你在说什么?!”那个医生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针织帽的少年,“一般的人这时候都会问我‘医生,他没死吧’,你怎么知道他没受重伤?”

        T-81眨了眨眼,“我不知道,但是他从来没受过多么重的伤。”

        “这一次也还好,”医生抓了抓脖子,“只是皮肤表面的烧伤挺严重的,有手腕骨折,不过没有内伤。做一个手术后,打打石膏,休息一下就没问题了。”

        “那就好。”

        “你是他的亲人吗?”

        “我是他的同事。”

        “同事?”

        “嗯……组织派我来探望他。”他脸憋得通红,医生只是疑惑地看着他。

        “那恐怕需要你等一会儿了。”

        “没关系。”

        言坐在医院走廊里的椅子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双腿在空中摆来摆去,这让他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坐在秋千上,因为身材矮小,脚永远是碰不到地面的。现在也有那以前的一种感觉,好像双脚永远碰不到医院那冰凉的瓷砖地面。走廊里黑乎乎的,虽然还到不了夜晚天空黑的程度,但是确实让人觉得身处没有亮光的长隧道中。他甚至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看向旁边的走廊——漆黑一片,谁也不知道那尽头是什么。

        他感到小时候那种大半夜想起床到与卧室隔着一个走廊的洗手间上厕所时的恐惧感。

        这时候,一个人影慢慢在黑暗中勾勒出轮廓。

        那个人穿着雪白的外衣和裤子,在黑暗中尤其显眼。他把头向后仰,用手摸着自己的后颈,像是因为长时间趴在办公桌上工作把自己的脖子折磨得酸痛不已,而在放松。可是脖子出的“咔咔”却很惊悚。

        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直走到自己面前。他看起来2o岁左右的样子,一头乌黑的头和佐很相像。

        言颤抖了一下:“前……前辈?”

  https://www.mxguan.com/book/8130/70847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