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十万伏特电死你 > 160.第一百六十章

160.第一百六十章

        想到这儿,  他问:“所以在你器官衰竭的时候,是杰西卡帮你转移了伤害?”

        艾德蒙摇摇头:“没有。我的主治医生一直是兰伯特博士,他根据我的基因制造出同我一模一样,  器官高度适配的克|隆体,一旦我体内的器官开始衰竭,  兰伯特就将克|隆体体内的相同器官取出,  与我已经腐坏的那部分做交换。”

        “但杰西卡知道后很反对,  她说这种器官移植手术风险太大,  更何况我有时候一个月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两三回。”艾德蒙道:“所以她提出的方法是,  研究她的伤害转移能力,让我和我的克|隆体进行绑定,一旦我出现生命危险,  就会有一具克|隆体自动为我抵抗病魔。”

        “再后来,研究所来了一位可以随意改变年龄的男孩儿,  兰伯特破解了他的基因密码,于是我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他抬手在脸上比了比:“我今年五十五,能看出来吗?”

        叶文轩摇摇头,艾德蒙露出一抹笑:“我重新回到了二十岁时的模样,  身体的记忆也向后倒退三十五年,二十岁的我虽然也还生着病,但比五十五岁时可健康多了。”

        他偏头回忆了一下:“那次昆尼尔特别高兴,他请手下们一起聚餐,  席间他整整喝了五瓶酒,  回来以后吐了两个小时,  在马桶旁边睡了一夜。”

        叶文轩觉得不应该往下听了,越是交谈,他越无法将艾德蒙口中的尤金兄弟,同sp研究所的领这个身份联系起来。

        金青年今天说的话抵得上过去几天的总和,这无疑消耗掉了他太多精力,叶文轩将一只手轻轻贴在青年额上,一边轻轻问:“这么活着不累吗?”

        艾德蒙静默半晌,道:“很累。但他们一直在为此而努力,所以……我也要努力。”

        叶文轩:“可sp研究所最终还是因为罪恶深重而走向了灭亡,艾德蒙,你知道杰西卡最后的命运吗?”

        艾德蒙却摇摇头:“昆尼尔不告诉我,但我知道,那姑娘可能已经死了。”

        “我知道sp研究所这几年都在干什么。昆尼尔让所有人都瞒着我,他和我说这里是正规的医疗机构,但其实是他和几个人一起建起来的非法组织,我早知道的。”他叹了口气:“可没办法,他是我的弟弟。”

        “他是为了治愈我,才一步步走上了这条路。”

        “买卖人口,非法实验,教唆杀人,组建自己的私人部队。我看着他跌入深渊,却无法帮他脱离苦海,无法将他拉出泥沼,我无能,我也有罪。”

        说到这里,艾德蒙实质上已经不是对着叶文轩在说话了。他仿佛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索性将叶文轩当做了教堂的神父,低声告解自己的罪孽。

        “伟大的主啊……我愿意痛苦加身,坠入地狱,但……请宽恕昆尼尔的罪……”

        “愿他此生不再被亲属所困,不再遭受疾苦与背叛,不再……不再……”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叶文轩右手平贴在他额头处,掌中有细小电流顺着皮肤爬进艾德蒙的体内,开始一点点刺激调和他失衡的细胞组织。

        不能治愈他,却还是能减缓他的痛苦。

        “我可不是圣职人员。”叶文轩垂眸看着床上的青年,表情淡漠,微微哂道:“抱歉,你们的罪孽,我无权赦免。”

        开门的响动将叶文轩从之前的回忆里扯回神智,他微微侧目,看见昆尼尔抱着艾德蒙走出来,向这边略一点头。

        昆尼尔双目中布满血丝,面容非常憔悴,就连走路也有些踉跄。

        男人声音沙哑地对他说了声:“谢谢。”

        叶文轩看了看他怀里尚在昏迷的青年,心中犹豫片刻,还是没忍住,将两人在密歇根工厂的一番对话讲了出来。

        昆尼尔就站在那里听他讲,始终保持着沉默。

        末了,叶文轩问他:“他若死了,你有什么打算?”

        昆尼尔低垂着眼,不答。

        过了片刻,这位曾经的sp领才抬起双眼,看着他道:“谢谢你帮他治疗,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叶文轩:“所以,你的选择?”

        昆尼尔:“我的亲人不多,此生也只剩下这一个了。”

        “我会陪着他,无论生死。”

        叶文轩:“不要忘记,你仍然欠着我们许多承诺。”

        “不会忘的,我承诺过的事情,从不食言。”昆尼尔低声道:“请容许我将我的哥哥安置妥当,再抽身兑现诺言。”

        叶文轩:“可以。不过我会盯着你的,不要耍滑头。”

        此时距离sp覆灭也不过个把月的时间,两人的身份地位却已经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句“世事难料,造化弄人”。

        昆尼尔来得匆忙,回程却多了几分小心翼翼,他顾忌自己兄长的病情,出了酒店亲自坐进驾驶室开车,把带自己来的那位部下重新丢给了华国的警卫员。

        叶文轩从窗口看到这一幕,也只是摇摇头,暗叹昆尼尔这次是真的不想再打翻身仗了。

        他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随手将外面街道上几处美方派来的“暗哨”电趴在地,阻止他们去找昆尼尔的麻烦,这才拍了拍手,转身从房间里走出去。

        外面的走廊里没什么人,叶文轩左右看看,随口问守在走廊里的警卫员:“你们有看见邢渊和曹焕吗?”

        那警卫员站得笔直,先大喊一声“长好!”,而后才指了指楼上:“报告长!曹哥和邢先生上楼了!”

        叶文轩再次被吓得一哆嗦:“……所以下次别再加那句‘长好’了谢谢,我又不是你们长。”

        遂踱步上楼,他一路走一路问,遇见的警卫员每个见了他都是站着军姿大喊“长”,如此经历了两三次,连那些不明缘由的外交官和助理们看了他,也凑热闹般调笑着喊一声“长好”。

        “……”叶文轩感觉再不找魏伟奇谈谈人生,他在这个出访团就要待不下去了。

        不过这么一闹腾,倒是将见到尤金兄弟后产生的郁闷情绪一扫而空,也算错有错招。

        叶文轩上了两层楼,迎面看见邢渊和曹焕从右侧走廊上的某个房间出来,两人刚动过手,鬓角微湿,衬衣最上面几颗扣子也崩开了,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膛。

        曹焕还想伸手去搭邢渊肩膀,被后者毫不留情一把拍掉。

        兵王啧了一声:“好歹是打过的交情,你就没感觉咱俩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邢渊:“哦。”

        邢渊:“真遗憾,没有。”

        曹焕:“别介,邢总身手不错啊,哪个部队出来的?”

        邢渊:“离我远点儿,谢谢。”

        叶文轩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方亦城的贴身保镖看着非常碍眼呢?

        另一边两人已经注意到他,邢渊走近了问:“昆尼尔走了?”

        叶文轩点点头:“连手下都不要了,像个丧家之犬,我担心艾德蒙若是死了,他可能会选择走更极端的路子。”

        邢渊一哂:“无所谓,昆尼尔已经翻不起风浪,随他去吧。”

        叶文轩这才去看曹焕:“曹先生不是方部长的保镖吗,这么长时间都不在部长身边,是不是有些失职了?”

        曹焕看了看他,再看看邢渊,嘴角露出丝笑容。

        “行了,我也不稀得在你俩面前当电灯泡,毕竟咱是来交朋友,也不是来结仇的。”他摊了摊双手,随口道:“不过看在大家都是同僚的面子上,你能不能帮我解开一个……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叶文轩:“什么?”

        曹焕道:“那天在部长房间里的是你吧。”

        叶文轩爽快承认,曹焕一脸探究地问:“我可以肯定,在我敲门时你还在屋里,方部长开门到我进去搜查,这中间的时间差不到半分钟,你是怎么逃脱的?”

        叶文轩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我觉得,大概需要你切实感受一下。”

        曹焕眉毛还没挑起来,叶文轩已经将他和身边的邢渊一起瞬移到了二楼某条走廊的拐角处。

        眼前景象瞬间变幻,曹焕神志还未回转,身体已经条件反射般向后一跃,一边贴着墙壁做警戒状。

        然而他刚一后退,正巧拐进另一条走廊,远处的周靖淇一眼看见他,高声道:“老曹,原来你跑这儿来了,快进来吃饭。”

        曹焕转头一看,果然看见周靖淇和几个队员站在中餐厅门口,一齐往他这边看来。

        叶文轩从后面拍了拍他,笑道:“走吧,曹警员。”

        曹焕如梦初醒。

        “原来如此。”他低声笑起来。

        三人走进餐厅,叶文轩和邢渊与周靖淇打了个招呼,转身去了靠窗的餐桌,剩下几位战士凑成一桌,周靖淇悄悄将头凑近曹焕:“哎,老曹,什么情况?你笑啥呢?”

        曹焕看看他,复又轻声道:“唉,我终于知道,那晚的‘高手’是怎么走脱的了。”

        周靖淇看看他又看看远处那俩人,简直百爪挠心:“果然是那个叶言是吧?快说说,他到底怎么避开咱们那么多兄弟的监视的?”

        曹焕不答,只摇头低笑。

        周靖淇:“哎窝草,你啥意思?你这还卖起关子来了?”

        曹焕摇头感叹:“你我与他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多说无益。”

        周靖淇惊奇道:“我竟然能从自恋的曹兵王嘴里听见这种话,可见叶言真的是个牛人,你和他打过了?”

        曹焕看了看远处那桌:“没,和他男人打了。”

        “那个海东青,我打不过。”他难得赞了人家一句,随后立刻又说:“不过他也揍不倒我,要不是叶言上楼我俩收了手,这一架怕是要打到两人一齐脱力为止。”

        周靖淇张大了嘴,实在说不清惊到自己的究竟是“叶言竟然交了个男朋友”还是“海东青竟然这么牛x”,反正他整个人都感觉非常魔幻了。

        曹焕:“别看了,小心人家过来打你,没我扛着你肯定被揍成猪头。”

        周靖淇不太信,不过还是收回视线,干咳两声:“咱们华国果然人才辈出……妈的,老子回去就把队里的训练计划表重新改一遍,周围的劲敌真特么多。”

        吃过饭后,方亦城让外交官们回去收拾行李,随时在自己的房间等待命令,他自己则与叶文轩和曹焕出了酒店,避开“暗哨”接见了几个人。

        回来后,方亦城召集上午来的几个人,锁上房间再次开起了会。

        “第一件事,国务卿赫伯特与我在隔壁街区的露天公园里见了一面,言语间的意思不止想要开启会谈,还想让我方的异能者随同前往。”方亦城坐下后便道:“听说‘烈火女’到现在还被捆在那道闪电旁边,白头鹰们似乎也毫无办法。”

        曹焕已经在现场见过一回,此时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其他几个人都转头去看叶文轩,邢渊则问:“他向您施压了吗?”

        周靖淇将烧开的热水慢慢注入茶壶,烫过一轮后,他将桌上几个茶杯全翻过来,抬手一一斟满。

        方亦城笑道:“他不知我们虚实,不敢轻举妄动。”

        邢渊道了声可惜:“若他先打破僵局,我们才好名正言顺打回去。”

  https://www.mxguan.com/book/9396/6908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